(中通社)
(中通社)

 

特區政府宣布將修改《逃犯條例》草案於6月12日直接提上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辯論。正如政府所言,這決定是艱難的,對香港而言,並非最好的選擇,而導致這一結果,主要在於反對派的極力阻撓,破壞法案委員會的涂謹申和反對派議員須負上責任。而修例事件既已受反對派「告洋狀」影響,未來一段時間,香港社會須以更大的團結,抵禦來自美國為主的外部力量干擾。

修例直上立法會大會,是在立法會的法案委員會經過4次會議,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一直未能順利產生委員會主席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理性觀察整件事發展過程的市民,自會理解這是沒有辦法之下的辦法。將修例直接擺上立法會大會,確實令立法會未能就條例中的許多細節問題進行討論和審議,但相比於整個立法會的職能可能因反對派阻撓修例而癱瘓,兩害取其輕,倒不如將修例事宜直接上立法會大會,讓議會能脫離困局,履行職能。

過去一個多月來,反對派屢屢在修例的法案委員會「拉布」,甚至以暴力大打出手,破壞議會秩序,讓法案委員會無法正常運作,連會議尚無法正常舉行,又談何審議修例的具體內容?所以,在這次事件中,反對派須負全責,尤其是涂謹申須負上主要責任。

此外,在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之後,反對派多次到美歐國家尋外力干預阻撓修例,3月19日至30日,陳方安生、莫乃光、郭榮鏗前往美國會見美國政要,期間,陳方安生於3月22日獲美國副總統彭斯會面,並引述彭斯稱美國「非常關注香港人權及自由狀況」;5月4日至17日,李柱銘、吳靄儀、李卓人、羅冠聰等人組團前往加拿大和美國,而涂謹申在法案委員會4次會議開不成會後,亦離港赴美加入,期間,5月16日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見面,美國國務院並發聲明稱蓬佩奧關注香港特區修訂《逃犯條例》;5月12日至18日,陳方安生、郭榮鏗到訪德國,與聯邦議會副議長羅特及不同黨派議員會面。

可以預見,在下一階段修訂《逃犯條例》的進程中,除了反對派之外,香港極可能受到來自外部力量的干撓,直上大會仍將困難重重,如何抵禦外部壓力,將是下一階段的重點。

需要指出的是,反對派及社會上有些人士一直存在一種錯誤想法,以為香港特區政府可能會出於保持香港與美國及歐洲國家的良好關係,在受到外力影響之下作出讓步。其實,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與美國及其他國家之間的關係,是建立在中國與美國及其他國家的關係之上,港美關係、港歐關係是中美關係和中歐關係的一部分,香港特區政府不可能為了遷就外國和外部勢力,作出對中國外交不利,甚至傷害國家的決定。

從這一角度上看,能否處理好修訂《逃犯條例》之事,亦是關乎能否落實好「一國兩制」的大事。曾任保安局局長的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在接受《堅雜誌》專訪時就指出,反對派挾外部勢力之力,極力阻撓修訂《逃犯條例》,背後的原因之一,就是要破壞「一國兩制」,凡與「一國」有連繫的事、促進「一國」在香港的影響力的,都要反對,讓香港只有「兩制」無「一國」。

反對派引入外力阻撓修訂《逃犯條例》,就是要依靠外力削減中央在香港的影響力,要讓特區政府在外力之下屈服妥協,而削弱「一國」。因而,下一階段,來自美國及其他外部勢力的干擾必然會增加,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麥高文也已表明,會針對特首林鄭月娥有行動,亦會游說美國總統特朗普及美國政府,將香港人權及自由狀況加入中美貿易戰談判議程。

面對美國及外部勢力無所不用其極的干預,香港最強而有力的靠山、就是依靠國家的外交力量抵擋外部的干擾。商界及社會各界須認識到事件的性質,同心一意,完成修例,維護「一國兩制」,保護香港的利益。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