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民陣發起九龍大遊行,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之後,遊行仍然舉行。遊行之前尖沙咀的重慶大廈外面,出現了一個場景,多名少數族裔人士在重慶大廈外派水予示威者,更用廣東話高呼「大家都係香港人」,遊行者則回應道:「手足,多謝晒!」

原本置身事外的南亞裔市民及香港的穆斯林突然成為焦點,原因是發起遊行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日前突然在旺角遇襲受傷。而施襲的疑兇傳為南亞裔人士。一時間,有人在網上號召攻擊尖沙咀的清真寺,以及南亞裔人士較為集中的重慶大廈,令社會氣氛驟然變得緊張起來。

南亞裔市民以及本港的穆斯林信眾對事件高度警惕,不但公開地前往探望及慰問受傷的岑子杰,同時也做好自保工作。而最有效的自我保障,就是主動向參與遊行的示威者派贈飲用水,表明支持示威遊行。結果,有黑衣人出來保護重慶大廈,將他們視為「手足」,遊行過程中,暴徒們仍然一如過往那樣大肆破壞,縱火焚燒,多家中資商舖,以及選定的商戶遭受毀滅性地破壞,而重慶大廈完好無缺,清真寺亦沒有受到損壞。

另一邊廂,警方在10月20日的維護社會秩序,驅散違法遊行及暴力破壞的行動中,水炮車不小心以藍色液體射中尖沙咀清真寺的圍欄及大門,引出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為此,警方主動登門致歉,特首林鄭月娥也在翌日,由警務處長陪同,前往清真寺道歉,這才平息了一場新的風波。

整件事耐人尋味,黑衣暴徒借口岑子杰遭南亞裔襲擊,在網絡上揭言要向重慶大廈和清真寺發起攻擊,挑起事端的是黑衣暴徒,從事件的許多細節可以推測,黑色暴力運動正打算借此機會,挑撥香港社會的種族和宗教矛盾,想要藉此在香港社會製造更大的紛爭和混亂。

特區政府在應對和處理這一新的發展動向時,原本可以把握住主動,團結南亞裔和穆斯林信徒共同對抗黑色暴力,既化解危機,更加壯大了止暴制亂的力量。但結果正相反,政府不作為,南亞裔族群被迫向黑色暴力屈服,成了「手足」才得到黑暴的「網開一面」。事件向社會釋放出的是極為負面的信息。

同樣,特首和警務處長親身前往清真寺,就警方水炮車誤射清真寺一事作出道歉。雖然,特首和一哥確實有責任為警隊的失誤親身前往處理,化解不必要的誤會。但特首和一哥在道歉之餘,似乎少做了一件事,就是必須公開地向黑色暴力作出嚴厲譴責,向社會清楚說明,問題的根源在於為禍社會的黑色暴力的違法行動。不說清楚這個關鍵問題,再次向社會釋放錯誤信息。

回顧整個反修例風暴,政府在處理黑色暴力時已多次出現類似的失誤,將主動變成被動,將有理的止暴制亂,處理成不利的局面。主因是政府未能堅持正義,義正辭嚴地批評黑色暴力的不法行為,亦不能主持社會公義,嚴懲違法黑色暴力,維護和保護普通市民和商戶的合法權益。在政府的正義和公義缺位之下,作為手無寸鐵的普通市民,想要保護自己免受黑色暴力的傷害,恐怕只能向黑色暴力屈服了,這正是黑色暴力可以持續四個月之久的真實原因。

面對黑色暴力的瘋狂破壞,令市民不解的是,特首林鄭月娥為何仍然一再說軟話?10月20日遊行之前,特首的公開講話令人產生疑問,她表明沒有任何意圖,沒有任何計劃去做統一的記者登記,更不會做所謂的審核誰可以去採訪的工作。這是要保護在前線阻礙警方執法的假記者嗎?對於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最新的回應是倘監警會報告發表後仍存爭議政府會再想方法回應,這是否又是再次向黑暴讓步的表現?又說「不會盲撐每一位警務人員,每一個行動」,那麼到底是支持警方,還是不支持呢?

在黑色暴力面前,政府只有堅守住基本原則,站在正義和公理的一方,敢於維護市民權益,敢於維護法律的尊嚴,才有望止暴制亂。相反,向暴力屈服讓步,只會助長暴力,讓香港遭受更大的災害。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