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的黑暴動亂的武戲尚未完全退場,立法會內又已揭開新的一場政爭文戲,反對派施展拉布策略,令立法會去年(2019年)10月復會至今,一直未能選出內會主席,意圖癱瘓立法會運作。本周,立法會首讀延長法定產假至14周的條例草案,令這場議會內的鬥爭再度激化起來,政府和工聯會為通過法案,提出繞過內會及法案委員會,交由事務委員會審議或直上大會,這一場景似曾相識,仿若半年前的反修例之亂再度重演。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政府和建制派應對反對派的倒行逆施,必須從失敗中汲取教訓,要有新的應對手法。

延長法定產假至14周的條例草案,期望能在7月本屆立法會完結前通過,政府出招動議將條例草案繞過內會,交付人力事務委員會處理。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批准政府動議,容許立法會辯論和表決。此外,工聯會立法會議員何啟明則提出,將法案直上大會,但遭梁君彥否決。反對派稱無法理解勞福局長羅致光提出的審議邏輯,並要求點算人數,會議最終在法定人數不足下流會。

透過拖延選出立法會的委員會主席,阻止法案審議,這種議會內的鬥爭手法似曾相識。去年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時,立法會組成法案委員會審議條文,反對派就是以阻止法案委員會選出主席、副主席的手法,阻止法案審議。結果,出現法案委員會「鬧雙胞」的鬧劇。最後內會通過解散法案委員會,將法案直送立法會大會審議,因而引發6月9日的大遊行,以及6月12日包圍立法會的衝突事件,此後就是持續了半年之久的反修例之亂。

延長法定產假至14周的法案,是一項純民生法案,沒有太大的社會爭議,多數市民都支持,但是,連這樣的無爭議的民生法案都能引發立法會內的爭鬥,可見社會的政治鬥爭遠未消停,黑暴雖已稍為退卻,但反對派在修訂《逃犯條例》爭議之後,正在籌劃製造新的爭拗,引發新一輪的政治鬥爭。

阻止延長法定產假法案無疑是有損民生的行為,而反對派的解釋是,為了令政府答應「五大訴求」,以及為了阻止「國歌法」及廿三條立法,不得已的做法。反對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表示,若容許草案繞過內會審議,會立下壞先例,包括他日23條立法亦可繞過內會。這些現象反映出,仍然在利用一部分市民對政府和建制派的不信任,以及利用市民對廿三條立法等具爭議性的政治議題的擔憂,意圖激發起社會的反政府反建制情緒。

在經歷了反修例之亂後,政府已經無力再推出任何具有爭議性的議題,但這並不表示反對派就沒有機會再次引發社會動亂。樹欲靜而風不息,政府和建制派不希望再有大的政治爭拗事件,但在社會充滿了不信任和對抗情緒的情況下,即使無爭議的議題,也有可能在反對派的操弄之下,變成重大的政治炸彈,政府和建制派不可不防。

有人也許會感到驚訝,難道反對派不擔心阻止無爭議的民生議題引起民意反彈?其實,持續了半年的反修例之亂,對社會經濟民生的破壞,對市民利益的損害之甚,相信沒有哪一項立法會內的議案可以與之相比,反修例之亂尚且未能阻止反對派,更何況其他的民生議案?建制派仍然以阻礙民生批評反對派,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效果。

反對派慣用的手法仍然是將所有責任都推給政府和建制派。在經歷過反修例之亂後,政府和建制派不能在同一個地方,連續跌倒兩次,需要就反對派在議會內的抗爭手法,以及議會內外的連動呼應手法進行研究,找出破解之策。

延長法定假期法案審議被阻,政府和建制派分別出招,政府建議交由事務委員會審議取代法案委員會,建制派則由急於立法的工聯會何啟明提出,將法案直上大會。兩種手法都是繞過內會和法案委員會。這麼做無疑可以加快法案的審議,但同時也必然會與議事規則產生衝突。最終的結果會怎樣呢?可能加快法案審議的目標不可能達成,反而會留下破壞議事規則的口實,讓反對派有藉口可以引爆另一枚議會內政治鬥爭的炸彈,牽連起新的政治風波。

原本無爭議的民生議案,至此很可能會演變為議會權爭,議事規則爭拗的政治爭拗,應該如何應對,政府和建制派都必須小心研判。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