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林鄭月娥提出建立「對話平台」解決目前的政治危機,她並會見社會不同人士,為建立「對話平台」做準備。從曾經參與會見的不同社會人士事後所透露的信息看,他們對目前建立「對話平台」並不十分樂觀,一部分希望先答應「五大訴求」的關鍵部分,即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另一部分內則認為與「暴徒」對話不會有效果,主張採取強硬態度。不論目前的政治危機最終以何種方式結局,建立政府與市民間的「對話平台」是十分重要,而且這種對話,不能只是擺姿態,作政治騷,而要達至有效溝通,這樣才能長遠地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

林鄭月娥近一段時期,不斷地與不同的社會人士會晤,商討解決目前的政治危機,構建「對話平台」,以及即將推出的《施政報告》內容。一部分人士在與特首會晤後,接受媒體的訪問,或出席媒體的節目,透露了部分談話的內容。總概而言,這些人士向特首提出的意見大致可以分為兩大類,第一類,希望特首可以答應「五大訴求」中的一部分,比如,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說,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回應市民訴求的最大公因數,有助改善當前困局。

第二類則仍堅持特首及特區政府採取強硬的取態,主張以更強硬態度對付示威者,包括大規模拘捕,他們認為「對話平台」只是浪費時間,因與「暴徒」對話不會有甚麼效果。

兩種意見的背後,反映出對時局的兩種不同的判斷。要求答應「五大訴求」關鍵部分的意見,實質上是曲線地認同了反修例運動,認為這場運動有其合理性和正當性,因而要求特區政府答應運動提出的「訴求」。而事實上,特區政府以「暫緩」、「停止」回應「撤回」修例,其實正正反映出政府對事件的判斷,正如特首所說,修例的初心是對的,只是在推動修例的過程中,政府犯了一些政治上的錯誤,因而,「暫緩」、「停止」作為回應,說明政府願意糾正犯錯的地方,但堅持正確的部分,這一點也得到港澳辦的認同。現在,有部分人士要求政府以「撤回」取代「暫緩」和「停止」,實質是連政府修例的初心也要否定。

其次,有關成立獨主調查委員會,反修例的示威者最初提出時,主要是針對警隊執法是否適當的問題,目標是要打擊警隊,同時為示威者脫罪。這一目的自然不能獲政府當局接納,也沒有談判的空間。後來,社會上有一些「有心人」,將調查委員會作出調整,改為全面香港特區存在的問題,這樣的調查,其實是將矛盾對準了特區政府,改為全面調查特區政府的施政缺失。可想而知,這樣的調查,是不可能減少矛盾和政治危機,相反,隨着調查的深入,將引發更大的矛盾和政治危機,政府當然亦不可能接納這樣的意見。

因而,要求答應「五大訴求」的關鍵部分,或者要求答應經過「有心人」調整後的某兩大訴求,其實質仍然是想借反修例運動,否定特區政府,讓政府在更大的政治壓力下,向某些利益集團作出妥協。這樣的要求自然是包藏禍心,別有所圖的。

另一方面,連建立「對話平台」亦反對的意見,同樣不可取。特區政府已承認在推動修例的過程中犯了錯誤,而這些錯誤如果細心總結一下就不難明白,核心的問題在於政府與社會大眾及民間的溝通不足,未能建立起在新的資訊環境下的有效溝通,於是出現了政府有政府講,民間有民間自己去猜度和理解的情況,因而產生市民與政府之間出現嚴重的缺乏互信的情況。這種情況更加為一小部分人,以及外國勢力所利用,引發出這場前所未見的政治風暴。

因而,從錯誤中吸取教訓,就是要思考如何建立起政府與民間的有效溝通的問題,特首提出建立「對話平台」,可說是找對了方向,但如何建立才是關鍵所在。支持香港的社會各界賢達人士,應該從協助政府建立與市民間的有效溝通着手,出謀獻策,這才是有利香港未來發展的正面做法。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