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消息傳出,政府為解決長者院舍「人手荒」的問題,考慮的方向包括容許「外傭護老培訓試驗計劃」的外傭,轉職至安老院舍。雖然這一措施仍處於初步構思階段,但已經引起社會矚目,尤其是全港近四十萬中產家庭對此感到不安,擔心政府若真的執行這一政策,將令這些家庭陷入巨大的困擾之中。如消息屬實,政府解決安老院舍人手不足不力,竟然要將問題轉嫁給全港四十萬中產家庭,最終可能引起莫大民憤,甚至爆發管治危機,為政者宜三思,勿再「堅離地」。

社會福利署去年3推出「外傭護老培訓試驗計劃」,因反應熱烈,政府當局今年將計劃延續,並擴充培訓名額。有消息透露,政府當局初步構思可將這些受過培訓的外傭,轉職至安老院舍,以解安老院舍人手長期不足的問題。據透露,政府對有關構思雖是初步設想,但已於上(2)月開始向業界了解情況,探討可行性。

香港市民生活負擔重,生活壓力大,家中有長者或幼兒的家庭,很需要聘請外傭以解決生活所需。自1973年香港引入外傭開始,外傭已逐漸成為香港中產家庭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隨着內地以及東南亞的國家和地區經濟發展,香港家庭現時已經存在招聘外傭困難的問題,政府不但不協助中產家庭減少壓力,反而構思以高薪聘請在香港家庭服務的外傭,去解決安老院舍人手不足的問題,只能帶來兩種後果,一是外傭的工資立即飇升,二是外傭人手緊張,這兩種情況都將令香港數十萬家庭陷入極大的困擾之中,一方面是家庭負擔大幅提升,另一方面是有錢也請不到家庭傭工。

安老院舍人手長期不足,確實是政府需要落手解決的社會問題之一。不僅僅是安老院舍,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中,仍有許多範疇存在人手不足的問題,已經對經濟和民生發展帶來負面的影響。比如,建造業工人人手短缺,導致該行業需要以很高的薪金聘請本地工人,但仍然存在招聘困難的問題。香港的樓價不斷升高,建造業工人人手不足雖不能說是主要原因,但也是原因之一。又如,近期引起社會關注的醫護人手短缺的問題,小巴和的士司機人手短缺,許多司機年齡過高,以及基層服務業人手不足的問題等等,這些問題長期未得到解決,累積起來,至今已成為社會的一大隱憂,隨時可能觸發變成大的問題。

然而政府在面對這些問題時,未能正視,亦不敢觸碰一些敏感地帶,長期採取「拖」字訣,致使問題越滾越大,這些情況令人感到失望。

本地社會多個行業人手不足,最有效的解決辦法是輸入外勞。輸入外勞自然也會帶來新的社會問題,這需要政府能以適當的措施,平衡兩者之間的利弊。輸入外勞無疑會遭到來自勞工界,以及各不同行業的反對聲音,這也需要政府以政治手腕去平衡各行各業的利益關係。輸入外勞自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但是政府當局亦不能因此而畏難不行,猶豫不決,蹉跎歲月,到最後,竟然構思出用外傭替代安老院舍護工的辦法來,這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再者說,安老院舍人手不足還可以打外傭的主意,那麼其他行業呢?難道也要外傭去當建築工人、小巴司機嗎?

香港政府如果自己無能力解決輸入外勞的問題,大可參考其他國家和地區現成的做法。遠的不講,近如澳門,以及與香港競爭對手的新加坡,都有很好的處理輸入外勞的方案,高官們,如果實在想不出好的方案,大可照抄他山之石,怎麼也比打外傭主意、將問題轉嫁至四十萬中產家庭為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