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首案】唐英傑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成 後日判刑

首宗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案件,24歲被告唐英傑去年71日駕駛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電單車,衝擊警方防線並撞傷3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及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案件早前已完成15日審訊,高等法院今日裁定被告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成,將於星期四處理求情和判刑。

唐英傑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惟案件現時未有聆訊排期。(中新社)
唐英傑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惟案件現時未有聆訊排期。(中新社)

案件由高等法院《港區國安法》指定法官彭寶琴、杜麗冰及陳嘉信審理,下午三時準時開庭,由法官杜麗冰口頭讀出簡單裁決,其餘詳細理由則頒下書面判詞交代。案件於下午三時零七分休庭。法官裁定唐英傑牽涉《香港國安法》的兩罪成立,唐英傑聞判冷靜,被押入囚室時向旁聽人士揮手。

在聆訊中,法官另要求辯方就《香港國安法》第21及24條言明的判刑準則,向法庭提交書面陳詞參考;辯方透露已為唐英傑準備了多封求情信,將會一併呈交而不在庭上一一讀出。控方則表示,將會申請法庭處理被告的停牌事宜、充公被告犯案時所駕的電單車等。

其中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指,被告在202071日在香港由東區海底隧道至灣仔謝斐道和柯布連道交界一帶,煽動他人組織、策劃實施或參與實施旨在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行為,不論是否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即將香港特別行政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或非法改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

至於恐怖活動罪方面,被告於同日同地為脅迫中央人民政府或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或威嚇公眾以圖實現政治主張,實施造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的恐怖活動,即針對人的嚴重暴力或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安全,引致3名警員受傷。

而恐怖活動罪的交替控罪「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罪」指,被告於202071日在香港灣仔謝斐道近柯布連道交界,在道路上危險駕駛汽車引致3名警員身體受嚴重傷害。

法官:國安法已實施 被告明知而宣揚「光時」

據書面判詞解釋,法官裁定唐英傑當日無視警方指示停車,反而加速衝向警方四條防線,屬蓄意舉動。

至於本案關鍵的主要爭議點,在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的意思,是否構成分裂國家罪。法官認為兩句說話應一併考慮;法官指出辯方專家的意見無助於法庭理解「光時」的意思,尤其是李立峯的評估問題最初並針對「光時」而設。

法官並指出,爭議關鍵不在於「光時」是否只有一種意思(分裂國家),而是其意思在本案是否能夠構成罪行。控辯雙方不爭議的是,「光時」帶有「將香港從中國分離出去」的意思;加上法官亦已考慮梁天琦原創「光時」口號時帶有港獨之意、辯方亦同意「光時」其中一種詮釋可演繹為港獨、辯方也同意「革命」有推翻政權之意。

而套用於本案的脈絡上,「光時」口號被印於旗上,案發日又有大量示威者於港島聚集,被告明知而卻沒有經最直接的路前往銅鑼灣一帶,反而攜「光時」旗在灣仔鬧市左穿右插,高調展示「光時」旗。法官指出,案發日七月一日本身有其象徵意義,一是香港回歸紀念日,二是國安法剛剛實施,而被告是明知而攜「光時」旗宣揚「光時」。

至於唐英傑的犯案動機方面,法官指考慮過案中證據,裁定唐選擇七月一日行動,有意圖吸引眾多市民注意。法官認為,如果他是無辜,斷不會向友人提及「安全點」一詞,唐也不會一次又一次衝擊作為執法象徵的警方防線,不接納唐英傑當日只因往銅鑼灣會合朋友才到現場。

至於被告的所作所為是否「嚴重危害社會安全」,法官裁定他衝擊警方防線等舉動,有散播恐慌的效果、破壞社會的安全和平,有市民目睹被告所為後更感到震驚。觀乎被告明知而刻意展示「光時」口號,法官裁定他的行為懷有政治訴求,目的是以威嚇手段,實現政治主張。基於相關分析,三位法官裁定唐英傑的煽動分裂國家及恐怖活動兩罪成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