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為阻止新型肺炎疫情進一步蔓延,本港自2月8日起實施檢疫令,中港跨境交通幾近癱瘓,在沒有乘客的情況下,跨境客運業者叫苦連天。雖然近乎零收入,但仍要負擔龐大的維護成本。另外,港珠澳大橋雖仍然開放,但澳門日前宣布強制暫停賭場及相關業務運作半個月,令跨境巴士、出租車及穿梭巴士(金巴)的載客量亦大幅下降,部分公司甚至已停止運作,員工頓時「手停口停」。跨境客運業界日前向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發聯署信,促請政府向業界發放資助,助業界渡過寒冬。

港府實施檢疫令後,港珠澳大橋等客運關口人流稀少。(中通社)
港府實施檢疫令後,港珠澳大橋等客運關口人流稀少。(中通社)

該封聯署信指,業界希望政府即將成立100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部分用來援助業界,包括為每台持有A05(國際乘客服務批註)之車輛一筆過發放分別20萬元(大巴)或15萬元(小車)資助,以協助同業應付一些固定成本開支如供車費用、車輛維修保養、停車場費及相關從業員因封關致無法工作,收入驟減,由公司先行發放的生活補助金等。信中續指,跨境巴士在封關期間閒置,原已購買的保險白繳,希望政府能向每台大巴及小車分別一次性資助5,000元或4,000元。

蔡順基指,業界在反修例風波及新型肺炎摧殘下,幾乎「連根拔起」,經營極之困難。
蔡順基指,業界在反修例風波及新型肺炎摧殘下,幾乎「連根拔起」,經營極之困難。

永東直巴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蔡順基向《堅料網》表示,現時全港共有近4,000人從事跨境客運業務,當中過境巴士(大巴)有1,200多部,跨境出租車(小車)則有600多部,合共約1,900部。自文錦渡、沙頭角、落馬洲口岸先後封關後,跨境車的載客量已暴跌;自2月8日政府實施檢疫令後,更幾近全面停駛,其公司可謂「零收入」,司機紛紛「手停口停」。

蔡順基續指,去年反修例運動爆發以來,已嚴重衝擊業界收入,加上新型肺炎疫情影響下,業界現在已非「雪上加霜」,而是「連根拔起」。他透露,有個別公司向員工發通告,通知員工全面停薪留職,而永東直巴則以「先放大假、再輪值制」,然後以比例性支薪。據他所知,公司逾8成員工都同意安排。

若業界長期無工開、無糧出,蔡順基坦言,擔心有司機因此離職甚至轉工,屆時疫情減退後,再難以有足夠的跨境車司機即時投入服務:「因為這些司機都是受兩地政府規管,不是任何司機都可以做,如果重新聘請司機,重辦資料登記手續需要個多月。」他又指,信中要求的一次性撥款很簡單,因政府已備存跨境車牌等資料,希望政府在2月底前從速回應訴求:「如果4月先回應就無用了,我們都餓死啦。」

陳恒鑌表示,政府會積極回應業界的訴求。(RTHK)
陳恒鑌表示,政府會積極回應業界的訴求。(RTHK)

陳恒鑌建議立會傳閱文件 加快批款速度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副主席陳恒鑌表示,日前已收到業界的訴求,他認為業界要求合理。他透露,日前民建聯分別會見財政司及特首辦,已代業界反映訴求,形容回應相當正面。

不過在具體實行上,陳恒鑌直言有難度:「一次性的紓困措施要先上立法會財委會,到時如果泛民拉布就好麻煩;如果擺入財政預算案更慢,隨時要7、8月才落實推行。」他認為,最快的做法是以傳閱文件批款:「如果無人反對,可以立即批出撥款。」

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亦同意,政府應該將跨境客運業界的訴求,放入100億抗疫基金的考慮之列:「他們現在零收入,還要養司機和其他雜費開支,的確很艱難。跨境車司機想轉做本地車又不可行,因現時的士載客量都下降了5成。」至於資助金額,姚思榮認為可以調整,政府應該實事求是,去解決業界的燃眉之急。

金巴現時僅提供有限度服務,跨境客運業界收入大減。(中通社)
金巴現時僅提供有限度服務,跨境客運業界收入大減。(中通社)

金巴載客量暴跌 僅維持有限度服務

另外,港珠澳大橋雖仍然運作,但本港過往數宗確診新型肺炎個案,患者均經由港珠澳大橋來港,令有關的跨境客運營運更加艱難。港珠澳大橋主要穿梭巴士(金巴)自2月8日凌晨起只維持有限度服務,澳門線調整班次至約每30至60分鐘一班車,珠海線調整班次至每60分鐘一班車,並視乎乘客需求再調整服務,直至另行通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