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之於法】破壞何君堯議辦案 律政司兩度覆核被告刑期 上訴庭裁定判刑過輕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荃灣議員辦事處前年722日被大肆破壞,其中一名20歲男被告被判12個月感化令,原審裁判官早前接納控方申請,改判被告200小時社會服務令,但律政司認為刑罰過輕,向上訴庭提出刑期覆核,上訴庭昨日裁定原審法官原則性犯錯,判刑明顯過輕,擱置原有判刑,先索取被告教導師、勞教及更生中心報告,還押至421日判刑。

何君堯位於荃灣荃豐中心的議員辦事處,在2019年7月22日被大肆破壞。
何君堯位於荃灣荃豐中心的議員辦事處,在2019年7月22日被大肆破壞。

20歲被告朱沛恆,本身為港超足球隊青年軍成員,患有過度活躍症,在事件中是首先敲打何君堯議辦的玻璃牆,他早前承認一項刑事毀壞罪,原審裁判官溫紹明去年8月判處被告12個月感化令。律政司其後申請覆核刑期獲批,溫官改判被告200小時社會服務令。被告早前已賠償5萬元並接受4個月感化,但因疫情關係,暫未開始社會服務工作。

不過,律政司仍不滿刑期過輕,昨日向高等法院上訴庭申請覆核刑期,上訴庭聽取雙方陳詞後,認為溫官沒有認真處理案件的背景及處境,例如沒有特別考慮涉案日期及地點,裁定溫官原則犯錯,判刑明顯過輕,撤銷200小時社會服務令,將案件押後至4月21日判刑,以待索取更生中心、勞教中心、教導所報告,被告還押候判。

律政司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蕭啟業指,涉及社會背景的刑事毀壞案件,應以阻嚇、懲罰和保護公眾為依歸,被告的個人因素實屬微不足道。涉案商場人流多,現場環境狹窄,沒有人受傷只是僥倖,而和平集會一旦發生衝突,便會造成互相鼓勵及煽動的漣漪效應,令現場情緒高漲,吸引他人加入衝突,若何君堯議員或其助理或不同政見人士當時有到場,相信爆發衝突機會極高。

蕭啟業又指,示威者均蒙面撐傘,但事件中最終只成功拘捕兩人,涉案被破壞的玻璃牆維修費達3萬元,認為判以社會服務令並不適合,加上被告認罪後被判12個月感化令後,卻在一個月內涉嫌參與旺角「九龍大遊行」的非法集結,建議上訴庭改判拘留式刑罰,如更生中心、勞教中心、教導所等。

代表朱沛恆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指,被告患有過度活躍症、亞氏保加症、心博過慢症,指被告稱案發前並沒有打算作出破壞,只是因高漲氣氛而犯案,現向何君堯議員致歉,並承諾以後只會以合法途徑表達政見,建議上訴庭即使認為原審裁判官原則上犯錯,亦不應幵預判刑,而兩次覆核刑期過程令被告身心俱疲,認為如需加刑,可考慮社會服務令及感化令同時執行,例如施加宵禁令、需到警署報到等,平衡懲罰及更生需要,同時限制其人身自由。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