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傑指長期被跟踪 發聲明指與家人斷絕關係望不被騷擾

去年8月在內地因涉及嫖娼被行政拘捕15日的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今日凌晨透過個人facebook發表聲明,宣布與香港及內地家屬斷絕一切關係,希望他們不被騷擾,可以過平靜生活。

鄭文傑指現時身在英國情況安全。
鄭文傑指現時身在英國情況安全。
鄭文傑發表聲明與香港及內地家人斷絕關係。
鄭文傑發表聲明與香港及內地家人斷絕關係。

鄭文傑以中文及英文發表簡短聲明,「謹此與香港及內地家屬斷絕一切關係,本人之言人與他們全無關係。我衷心希望他們可以不被騷擾,過上平靜的生活。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對不起,願來生再續前緣。」

鄭文傑本月3日在英國倫敦接受《大紀元時報》專訪時提及,在內地接受審訊期間,有關人員明確表示得知他的家人狀況,又語帶威脅要他兼顧在內地的資產,故決定說出真相時,已斷絕與內地親人的聯絡,而與香港親人的聯絡亦非常有限,不會對他們說詳情或敏感的資料,形容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亦是一個代價,即使身在英國有思鄉情緒,但為了他們的安全都盡量少跟他們聯絡。

他在訪問中表示,現時以兩年短暫工作簽證身份留在英國,情況安全,沒有發現被人跟蹤,正與英國政府商討能否以一個長期身份留英。

他又提及,去年在香港及台灣均發現被人跟蹤,指去年824日獲釋後,英國領事館負責安全的單位人員曾提醒他要注意戴有手環的可疑人士。他指,獲釋返港後,有感香港情況並不安全,故計劃到台灣,但由於仍有失蹤人口案在身,擔心警方在機場會被攔截,故需要向警方銷案。

他聯絡負責案件的警員安排銷案,警員因擔心他被傳媒騷擾,遂約他在油麻地天主教學校外會面,再安排到安全地方辦理銷案手續。他指,當時乘的士到指定地點後,發現一名身穿白衣並戴有手環的可疑男子,其後他拒絕在場的便衣警員安排登上接載的輕型貨車,改而提出自行到油麻地警署辦手續,但在警署外又發現另一名戴手環可疑男子,故他相信二人是來自內地負責監視他的特工,以警告他不可在香港警方或香港政府的官方文件上,留下可疑或敏感的紀錄。最後他沒有向香港警方和盤托出失蹤期間所發生的事件,警方亦協助他完成銷案手續,令他如期離開台灣。

而在1120日他向英國廣播公司、華爾街日報、每日電訊報公開指在拘留期間被嚴刑逼供後,在台北發現再次被人跟蹤,當時他在台北信義區發現一名男子跟蹤他,他拍下該人照片,其後步入書店後約2小時,又再發現該人更換了裝束繼續跟蹤他,他再次拍下照片,並通知台灣陸委會,陸委會將事件轉交刑事警察局,並向他表示加強保護確保其安全。他其後得知台灣政府證實該名男子並非台灣人,故他相信該人是來自內地或香港,甚至可能是國安人員。

鄭文傑在訪問又表示,對外公開在拘留期間被嚴刑逼供及虐待情況是一個艱難決定,認為當初若內地將他釋放後不公布其罪名,或許他可以捂着良心說沒事發生過,但內地公開他的罪名,令他成為全世界最有名的嫖娼犯,故認為必須說出真相,公開國安這些逼害或違反人權行為,才能保障他的安全

被問及他曾在訪問中提及除了承認嫖娼片段外,亦預拍了一段「背叛祖國」的認罪片段,估計中共會在何時使用有關片段。他認為中共目前使用這片段的可能性很低,因外交部已明確指出這不是政治事件,否則是間接證實他所說是一件政治事件,亦會令到示威運動白熱化,更是直接向英國政府宣戰。

鄭文傑去年88日到深圳出席商務會議,當晚乘高鐵返港,其後失去聯絡,深圳警方指他嫖妓,行政拘留15日後將他釋放。

鄭文傑去年11月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表示,在拘留期間被嚴刑逼供,內地當局希望從他口中得知英國在香港示威活動的角色,向示威者提供甚麽支援。報道播出後,深圳羅湖警方隨即公開兩條有關鄭文傑出入會所及承認嫖娼的片段,鄭在片段中承認被拘留時拒絕通知家人,是因為感到羞愧。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