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副秘書馮永業涉嫌收受「賭王」姨你陳婉玉利益案續審,陳婉玉繼續自辯。辯方在庭上展示陳婉玉的記事冊,披露一段她與「賭王」何鴻燊談及港澳碼頭直升機場擴建計劃,指港聯行政總裁謝天賜心不在公司,並稱「羅致了一位過去在經濟及發展局做到好高級的人幫手」,有信心投得航權。

陳婉玉在記事冊上記錄與何鴻燊及女兒的對話。
陳婉玉在記事冊上記錄與何鴻燊及女兒的對話。
陳婉玉指女兒得知她與馮永業的關係後感到憤怒。
陳婉玉指女兒得知她與馮永業的關係後感到憤怒。

辯方在庭上呈上一本廉署在2016年從陳婉玉辦公室搜出的記事冊,當中記錄了2006年的公務內容,其中一段是與姐夫何鴻燊談及港澳碼頭直升機場擴建計劃。她承認,當時她並不知道政府出了標書,其後與何商討,並在記事冊內寫下何向她說:「羅致了一位過去在政府經濟局及民航局做到好高級的人幫手,知道去哪裏找合適的人,如何與政府交涉」,又指只要謝天賜不「搗蛋」,有信心投得航權,但何沒有向她披露該政府高級人士是誰。

陳又表示,何鴻燊向她提到:「他(謝天賜)Mad(瘋了),想我Bid(競投)不到,便將我的Info(資料)流出去,又或者從中作梗,使我請不到哪個人」,而何更批評謝天賜沒有心機工作,只想找好處;何又曾向她透露,謝天賜想將她踢出公司,因為知道她可向何直接匯報,令謝天賜不高興。

另外,陳婉玉作供時又提及,她與馮永業的關係於2016年4月經傳媒披露後女兒才得悉,指女兒感到「好嬲」,並自此之後對她態度變差,只在香港逼留數天便返回紐約,她亦於同年10飛往紐約向女兒解釋事件。

辯方向陳展示她另一本記事冊,當中寫有「我與Wilson(馮永業)之間的感情事,我自己是第三者,我自己都覺得不對,又怎樣向你說呢,他對我好照顧」。陳表示,因想向女兒解釋,為免與女兒見面時「講唔到我想講嘅說話」,故把說話寫下以提醒自己。

記事冊上又寫有「行bribe(行賄)」、「洗去證據」、「我handle(處理)唔到他(馮永業)」、「她(女兒)不信Wilson」及「告訴她(女兒)因東窗事發」等,陳解釋這是女兒與她的對話中,表示的憂慮及對馮的不信任,故她寫下希望告知心理醫生。她其後又寫下與心理醫生的談話內容,醫生建議她與女兒「解凍」,籲她勇敢與女兒傾談,讓女兒知道她與馮二人是「大家enjoy大家」。

馮永業的代表律師則問及陳婉玉,二人在2003年至2016年一起13年,如何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長時間維繫,陳指二人是真心相愛,以感情維繫,又肯定馮絕對沒有想過從她身上取得金錢利益,她亦從沒利用金錢利益來「哄」對方留在身邊。

陳又指,二人發展關係後,她一直沒有向對方談及公事,亦沒有透露自己是港聯的董事及股東,馮亦沒有向她透露政府有關定翼機航空或直升機政策的訊息。

由於主控官身體不適,案件押後至明日再由控方盤問陳婉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