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院裁定警員執勤時不展示編號或以行動呼號代替 不符《香港人權法案》

香港記者協會早前聯同多名市民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指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在反修例示威執勤期間,未有展示警員編號屬違法違憲。高院裁定,警方執勤時不展示警員編號,及以行動呼號代替的方式,並不符合《香港人權法案》,判記協等人提出的司法覆核勝訴,又批評現行處理警察投訴的機制不符法案要求。

防暴警員去年在反修例示威執勤時,只顯示行動呼號。
防暴警員去年在反修例示威執勤時,只顯示行動呼號。
高院指防暴警員展示的行動呼號並非獨一無二。
高院指防暴警員展示的行動呼號並非獨一無二。

高院法官周家明在判詞指,郭卓堅和梁頌恒訴訟部分,只依賴個人參與示威活動現場證據,指沒法辨別警員身份,並不足以指證警員行為違反《基本法》,或有任何投訴沒有未經處理,故駁回兩人覆核申請。但就裁定執勤警員不展示編號違反《香港人權法案》,亦令監警會未能處理針對警方的投訴。

至於由記協和前通識教師楊子俊等人的司法覆核,質疑警務處在警員公開在反條例示威的「踏浪者行動」中,沒有清楚展示警員編號違反《基本法》的申請,法官批出司法覆核許可。郭卓堅和梁頌恒二人需支付訟費;警務處須支付記協和楊子俊、陳恭信、魯湛思、吳康聯,3案共5位申請人的訟費。

法官周家明在判詞指出,《香港人權法案》第3條的「不得施以酷刑或不人道處遇」條文,即使於緊急情況下,都屬「絕對」及「不容損害」,政府必須尊重,法庭亦需保護。判詞又指,當蒙面警員執勤時,他們更有需要讓人識別,令一旦受不法對待的受害者有效投訴及提出法律行動。

判詞指出,警方於處理反修例示威的「踏浪者行動」中,以行動呼號或於警員頭盔上的標示取代警員編號的做法,並不符合《香港人權法案》,指行動呼號並非獨一無二,不同警員輪替到同一部隊時,會使用同一編號。

判詞又指,過往曾經出現多名警員同時掛上同一行動呼號,亦有警員以其他物件遮擋行動呼號,甚至沒有佩戴行動呼號卡,而警務處處長並沒有有效方法令警員妥善掛上行動呼號,或處分沒有有效掛上行動呼號的警員,防暴警員頭盔的標示展示於頭盔後方,亦影響認證警員的效果。

判詞認為,保持投訴處理制度有效運作,比警員擔心「起底」更為重要,又認為展示警員編號不會直接披露警員身份,展示編號亦有助處理對警員的投訴,法庭有權判斷於審訊時,是否容許披露警員身份。

判詞又指,由投訴警察科處理警員投訴,並由監警會審視的投訴機制,不足以符合《香港人權法案》下,政府要建立獨立調查警員懷疑不當對待投訴機制的要求。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