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補牢】一國不受尊重 兩制人人想要 何漢權促政府四大局 認真推動《基本法》

一場又一場黑暴,敲響了管治的警鐘。自九七香港回歸,《基本法》已踏入頒布30周年。教育評議會主席何漢權對此感慨萬千:「市民一開始的重視程度,連飛髮舖都用基本法做舖頭名,叫基本髮。」多年來,一國的確立令兩制在香港如魚得水,但是慢慢、慢慢地,市民反而越來越掉以輕心,甚至出現人人要兩制,不要一國的情況。

經歷了2012年反國教、2014年非法佔中、2016年旺角磚頭暴動、2019年反修例風暴,何漢權認為,歸根究柢都是推廣《基本法》不力。對此,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民政事務局、保安局及教育局四局,均責無旁貸。他期望2047年後一國兩制不要變:「當時構想50年不變,如果運作得好,50年後又點解要變?」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

何漢權促政府四大局認真推動《基本法》
何漢權促政府四大局認真推動《基本法》

早前特首林鄭月娥內閣大換血,五局長履新,包括曾國衞出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出任民政事務局局長、薛永恒擔任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許正宇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以及聶德權調任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特首林鄭月娥提出對問責官員的要求,指明必須「深刻地認識一國兩制及貫徹落實《基本法》所有條文」。特首當時形容,換人是向前看,希望能夠帶領香港走出困境。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責任沉重 曾國衞應帶領香港重回正軌

入境處處長曾國衛獲任命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上任即表明未來工作的重點之一,是加強宣傳憲制、《憲法》與《基本法》。
入境處處長曾國衛獲任命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上任即表明未來工作的重點之一,是加強宣傳憲制、《憲法》與《基本法》。

過去不夠積極更缺警覺性
。「就我所知,過去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都有《基本法》推廣任務,但2019年社會動亂發生後,我覺得無論在警覺性、積極性,(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都要大大加強。」何漢權說,從2012反國教,到2014非法佔中79日;2016旺角磚頭暴動,再到2019更發展成全民運動,其實在2012年的時候,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已需要警覺,要開始控制,但當時沒有。往後每一次的動亂後都以為沒有更壞、更嚴重的情況發生,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實在「不夠積極」、「不夠警覺」。對於年輕人來說,他們會覺得《基本法》好像沒有甚麼作用,亦沒有甚麼相關的法律條文與自己有關係。

大原則:香港是中國一部分

早前林鄭月娥內閣大換血,五局長履新。包括曾國衞(右二)出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右一)為民政事務局局長、薛永恒(左二)為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許正宇(左一)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以及聶德權(左三)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
早前林鄭月娥內閣大換血,五局長履新。包括曾國衞(右二)出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右一)為民政事務局局長、薛永恒(左二)為創新及科技局局長、許正宇(左一)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以及聶德權(左三)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

回顧過去,何漢權如此總結:「可以說過去二十多年,大家對於兩制,個個都想要,但對於一國的認識、一國的存在、一國應該受到的尊重,我覺得大家比較掉以輕心。」他解釋,在《基本法》160條條文中,第1條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如果這個大原則拿捏得緊,而且認知全面,我覺得近幾年的港獨思潮等等,不應該發展到現在這個情況」。
入境處處長曾國衞獲任命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一上任即表明未來工作的重點之一,是加強宣傳憲制,包括《憲法》與《基本法》。何漢權認為,作為一個局長這是「對題」的,而且在眾多局中,應該要起帶頭作用:「對於《基本法》的解釋、制度實施,我覺得各個局要各自分工,取長補短。大家都重要,但是你話排隊頭,我覺得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做好連結中港實踐一國兩制


何漢權解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角色是「連結內地和香港,好好實踐一國兩制」。九七後中央給予香港很大、好高的自由度,一國,其實是對於兩制的鞏固,對於兩制的支持相當之大。例如,在一國確立下,香港有健全法律制度,區旗和國旗能夠同時升起,官方語文可以中、英並用。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的實體存在,與內地城市截然不同。可惜的是,後來大家以為「一國不用證明」,香港人並無珍惜《基本法》對「兩制的鞏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理應帶頭做好推廣工作,帶領香港重回正軌。

聚焦選舉層面及時撥亂反正

推動《基本法》,可以先聚焦在選舉層面,何漢權建議:「因為很多選舉,大大小小的選舉,對於參選人有無違反《基本法》,我覺得要及早說明,因為你不及早說明,對方犯錯了,會質疑你秋後算帳。」他認為,不但需要讓參選人士遵守,助選團、政黨政團都一樣。

另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更應該成立一個專責小組,以何漢權的說法,是要有計畫地定期檢視《基本法》在香港的推動情況:「《基本法》160條條文,如何在專責委員會裏面有設計、有推動、有檢視、再循環,在他(曾國衞)任內,最低限度未來兩年,對於如何推動《基本法》,要有具體的時間表及路線圖。」同時他希望,曾國衞進入這個政治熱廚房後,即使工作多繁重,都要兼顧好他「述志」時說的重視《基本法》,無論如何都要好好推廣,不要怕麻煩,不要覺得已經足夠。

民政事務局對《基本法》有虧欠 未來要對國家人民有交代

現年43歲的徐英偉為民政事務局局長,同樣來自民建聯,早於2008年加入政府,是首批政治助理,曾任近10年民政事務局局長政治助理。
現年43歲的徐英偉為民政事務局局長,同樣來自民建聯,早於2008年加入政府,是首批政治助理,曾任近10年民政事務局局長政治助理。

對於民政事務局在推動《基本法》上的角色,何漢權認為也是責無旁貸:「民政局如果用一個國家(體制)來講,就等於內政部,責任重大,不單單是推廣青少年認識《基本法》,老、中、青三代都要推廣。」但是,在何漢權的眼裏,過去民政事務局對推廣《基本法》是有「虧欠」的,不但文宣工作不足,就算是合作的推廣團體,亦需要重新檢視。

余英偉要溫書惡補《基本法》

「我自己看民政局,最近一兩年,我看不見比較做得能夠深入淺出宣傳《基本法》的文宣,告訴香港老百姓《基本法》的好處,起碼在宣傳方面,我看不到。民政局用了多少錢去推廣《基本法》?申請推動《基本法》活動的人或者團體,是否很普及?還是來來去去都是特定的團體?」何漢權認為這些都需要有所檢討和交代,不但要向香港居民交代,也要向特區政府、中央政府,以及全國23省4個直轄市自治區有所交代。

新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剛就任,即被記者「問書」,問他《基本法》有多少條,是否有信心按特首林鄭月娥所言,落實《基本法》所有條文,但他未有回答。記者之後繼續窮追猛打,問他是否不清楚《基本法》有多少條?徐英偉未有理會追問便離開。何漢權形容:「我覺得他這點要反省,要重新連夜溫書,如果他不溫書,下一次你很難怪記者(追問你)」。

聚焦歷史傳承講清來龍去脈

何漢權建議,民政局可以聚焦過去與香港息息相關的三條條約,從九七問題的由來到中英草簽,到《基本法》的實施,來龍去脈要深入淺出地告訴廣大市民,讓大眾輕易掌握。

「有時候不是叫你背書,關鍵是以小勝大。我覺得他真的有需要將過去民政事務局對於《基本法》推廣的虧欠,對於《基本法》的不積極、不普遍,重新檢討。」

保安局聯合警察維護法紀 《基本法》護港要講清楚

李家超出身警隊,獲擢升成保安局局長,屬公務員精英,今次政府大換血中,李家超有得留低。
李家超出身警隊,獲擢升成保安局局長,屬公務員精英,今次政府大換血中,李家超有得留低。

李家超出身警隊,獲擢升保安局局長,屬公務員精英,今次政府大換血中,李家超有得留低。何漢權認為,保安局的角色是透過警察執行秩序法紀。

「就我所知,過去都做得好好,各警區都做得好好,有個《少年警訊》都很正正經經去推廣,教導青少年守法,我覺得都是對的。」

反對派政客抹黑影響年輕人

對於反修例事件後警民關係到達冰點,甚至有示威者以言語侮辱警察的情況出現。何漢權認為,對大部分做得好好的警察很不公平。歸根究柢,最主要的原因是年輕人對於自己國家、自己身份認同上出現很大的迷惘,甚至反對、唾棄。

「我始終覺得,應該從根本入手,如果年輕人對於身份認同,對於香港、國家、世界的結合明白其不可分,我覺得沒有甚麼理由走向暴力,很多不必要的暴力亦不會發生。」
他又認為,年輕人受到很多激進政客、激進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影響,他們不斷抹黑,抹黑警隊、抹黑國家。何漢權建議,保安局需要加強宣傳工作:「另一個層次是,《基本法》160條中,有哪些是保障香港治安有關的,都需要大家集思廣益,共同努力。」

教育局滲透式推廣 楊潤雄果斷作為值得讚賞 


DSE歷史科爭議中,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竟然有近四成人答「利多於弊」,當局會審視為何考評局在多項措施下,仍會出現該題目,會調查是涉及制度或人事問題。
DSE歷史科爭議中,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示,竟然有近四成人答「利多於弊」,當局會審視為何考評局在多項措施下,仍會出現該題目,會調查是涉及制度或人事問題。

香港年輕人的問題,以致最近社會的亂局,是不是代表教育局對《基本法》的推廣教育做得有缺失?何漢權倒不這樣認為:「我公道說,在這一、兩年裏面,教育局對於《基本法》的滲入,滲透式的推廣,肉緊(緊張)了很多。」在何漢權看來,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表現令人滿意,有得留低有跡可尋。例如,在德育及公民教育範疇,就有教育局努力的痕跡。

「就我所知,德育推廣裏面,其實滲入了很多《基本法》的元素,就連我自己比較熟悉的範疇,中國歷史科也有提及《基本法》。」

新入職教師均需接受培訓

暴力蔓延校園,教育生病了。
暴力蔓延校園,教育生病了。

最近DSE歷史科爭議事件,當中涉及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尊嚴的試題,教育局馬上要求取消考題,楊潤雄更表示,沒有討論空間,答案只有弊而無利。何漢權認為,教育局局長對相關事件的行動果斷,值得支持和讚賞。
教育局的角色是面向學生、教師、家長的教育,何漢權認為非常重要。有鑑於最近有老師發表「黑警死全家」的言論,他建議新入職教師均需接受培訓課程,加強對《基本法》的認識,才能教育好學生。何漢權解釋:「始終面對學生是我們前線的老師,前線的校長。」

教育學生亦要教育家長

何漢權認為,推動《基本法》四局長責無旁貸。
何漢權認為,推動《基本法》四局長責無旁貸。

除了在學校,何漢權認為在家長層面亦應推動《基本法》,這是未來教育局需要加強的目標。
「其實香港好多家長都服膺學校的教導,聽學校講。」何漢權說,每間學校都有家教會,而且每一級都有家長會,學校應重視家長的教育,多和家長溝通。他建議每年兩次的家長日,以及派發學生成績表給家長的日子,學校都可以好好利用,作為與家長溝通的平台。
「學校可以選擇《基本法》中某一、兩條條文,製作成文宣小冊子,甚至網上短片,深入淺出告訴家長,吸引他們眼球和聽覺。」家長對《基本法》的意識高,回家一樣會好好教導子女。

獅子山下不能忘記東江水流

要成功推廣《基本法》,說到底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資源。何漢權希望,教育局可以 給學校一定資源,然後制定一個三年或五年的《基本法》落實推動計畫。他認為,如果學校有資源,可以請一些律師,又或者一些了解《基本法》的人來講課:「如果有一定資源,更可以外判製作精彩的教材提供給學校,不需要老師這麼辛苦。」若資源更充足,甚至可以由老師帶領學生去南京、北京等地,親身體驗國情。

何漢權語重心長地說:「我經常都會講,獅子山下不能忘記東江水流,即是內地和香港永遠都是一家。多回國內走走,一定能更深刻體會《基本法》對一國對兩制的保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