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權益】(1)立法會表決終止強積金對沖機制 商界最後掙扎 8大工會聯手抗擊誓不罷休

強積金對沖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打工仔遭遣散或解僱時「唔見一橛」。問題爭抝多年,政府終於踏出一步,今年初將取消對沖的條例草案刊憲,並火速交立法會審議,有望在本屆政府完結前通過,成為特首林鄭月娥政績。但法案公諸於世即引發商界反對,認為疫情下政府倉促硬推草案,諮詢不足,社會忙於抗疫,不應討論重大法案。

2000年起,強積金供款累積過萬億,影響大部分市民荷包,對於取消對沖,社會討論多年,特區政府終決定在今年來個了結。然而調查發現,有多達48%被訪者根本不知道條例正在審議,更遑論原來取消對沖要到2025年才實施,「轉制日」前工作年資所得遣散費及長服金,仍會繼續以強積金作對沖,而政府更要額外撥款332億元,協助企業支付有關費用。

反對議案的商界立法會議員,似乎要「抗爭」到最後一刻,指新法案苦了下一代企業家,亦破壞勞資關係,但工會背景的議員則繼續堅持,指損害勞工權益的不公平情況長年存在,取消對沖刻不容緩,更直指商界「吚吚哦哦」是廢話,是「推搪拉布」,認為法案通過是「水到渠成」,勢在必行。

文﹕李向榮 圖﹕黃冠華

法案無追溯力可對沖直至轉制

強積金涉及數百萬計打工仔利益,但調查發現近半被訪者不知政府已提出取消對沖遣散費和長服金。
強積金涉及數百萬計打工仔利益,但調查發現近半被訪者不知政府已提出取消對沖遣散費和長服金。

今年2月11日,政府終於就取消強制性公積金(MPF)和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對沖問題踏出重要一步,在憲報刊登《2022年僱傭及退休計劃法例(抵銷安排)(修訂)條例草案》,並將之提交立法會審議。經過首讀及法案委員會討論階段後,法案在5月5日進入內文逐條審議階段,完成後法案便會恢服二讀及三讀表決。

政府表示,新法案修訂《僱傭條例》、《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等8條現行與「對沖」安排相關、或包含取消「對沖」安排後須修訂條款的法例和附屬法例。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將於指定日期(轉制日)後生效。轉制日後,僱主便不能再以強積金下的僱主強制性供款及累算權益,「對沖」僱員遣散費或長服金,但僱主的自願性供款及其累算權益,以及因應僱員服務年數的酬金,則可繼續「對沖」轉制前後的遣散費和長服金。

法案建議,取消「對沖」安排不具追溯力,如僱員在轉制日之前已經在職,轉制日前的遣散費和長服金,僱主仍可繼續「對沖」,唯轉制日後的金額則不可以。政府認為,這樣的安排有助減低轉制日前引發大規模裁員潮的風險。至於實施日期方面,政府表示會待2025年「積金易」網上平台推出後才會實施,但勞工處長孫玉菡及後補充,倘若平台未能如期上架,政府會有後備方案實施法例。

另外,政府為爭取商界支持,將預留332億港元,成立一個為期25年的計劃,資助商界因取消對沖而引發的額外開支,讓僱主可以按法定責任支付遣散費和長服金,但僱主在法例生效後,須額外支付僱員薪金的1%到新的「專項基金」。當局計劃在今年第二季,另向立法會提交專項儲蓄戶口計劃的條例草案。

忙於抗疫市民對變革一頭霧水

若取消強積金草案獲得通過,將成特首林鄭月娥政績。
若取消強積金草案獲得通過,將成特首林鄭月娥政績。

總括而言,新的法案有兩大重點,一是轉制日前的遣散費和長服金仍然對沖,二是政府會撥款332億港元補貼僱主,在轉制日後支付部分遣散費和長服金。強積金關乎全港打工仔的利益,但忙於抗疫的市民對今次的大變革,似乎仍是一頭霧水,甚至毫不知情。

香港民意研究所曾在4月1日至6日,就取消強積金對沖問題進行民意調查,4,382被訪者中,竟然有48%被訪者不知道立法會現正審議有關條例草案,更遑論332億元補貼一事。雖然有57%被訪者支持條例加入追溯期,令條例生效前僱主的強積金供款亦不得用作對沖,但條例草案並無此安排。另外,對於政府建議,取消對沖安排後,規定僱主要每月供款至特定戶口,用作日後支付長期服務金或遣散費,則有60%市民對此表示支持。

邵家輝:問十個人十個都不知道

邵家輝指一旦通過條例,會摧毁勞資關係,削弱香港的競爭力。
邵家輝指一旦通過條例,會摧毁勞資關係,削弱香港的競爭力。

一頭霧水的不單打工仔,其實不少僱主都是不知就裏。

「我口頭問業界朋友,我問十個人,十個都不知道(取消強積金對沖)計算方法,甚至有很多都不知道現在政府(以及立法會)正在討論中,有機會在短短兩、三個月內便通過一條對香港影響深遠的法例。」代表批發及零售界的立法會議員、自由黨邵家輝表示,在目前抗疫的大前提之下,商界對草案不知情,政府的做法對法例和整個香港來說,都不是好事。

邵家輝認為政府推出這個新法案,似是快刀斬亂麻,希望可以急急通過:「這個法案雖然已經討論了一段時間,但最新計算方式和建議,其實是在(今年)年初四才交至立法會。」農曆新年期間商界不營業,立法會議員根本無辦法通知商界,聽取他們的意見。邵家輝說政府提出法案的實際內容時間倉促,例如政府2月將法案刊憲後,3月19日立法會便召開第一次法案委員會,就應否推動條例作討論,更只相隔10日便進行第二次會議,時間太短議員根本無時間諮詢。

每次答問4分鐘議員無法跟進

勞工處長孫玉菡稱若法案獲通過,將會在2025 年實施。
勞工處長孫玉菡稱若法案獲通過,將會在2025 年實施。

「如果你有留意的話,其實立法會3月取消了大部分會議,除了關於疫情之外,其他都不會討論。但你見到(法案委員會)3月尾已經連開兩次會,而我們亦無機會諮詢商界代表。」邵家輝說,過去立法會審議這類「有分量」的法案,即使沒有「拉布」,都「分分鐘傾成年未傾完,因為是無限發言」,然而今次的法案委員會上,委員的發言並不踴躍,只有邵家輝一夫當關之勢。

今次法案委員會竟然設立每次4分鐘的提問(連官員答覆)時間,議員問完後政府官員匆匆答一下便完結, 無法跟進,邵家輝對此表示不滿:「現時立法會,像法案委員會和以往不同,以前我們暢所欲言,有問題逐樣傾,傾到你(政府官員)答不到我……現在的問題是……我唔識講,你們自己分析。」

1%專項基金戶口難解決問題

香港在疫下經濟蕭條,商界指不是合適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時機。
香港在疫下經濟蕭條,商界指不是合適討論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時機。

回到法案本身,最令邵家輝關心的是兩個問題,一是很多知道法案正在審議的業者,以為只需付出僱員1%的薪金到專項基金戶口,便可解決問題,相當輕鬆,但邵家輝認為是大錯特錯。他舉例,假設一間公司有10名員工,每人月入22,500元的話,10年累積下來的1%款項是27萬元,到了第10年,如果有一名同事離開,按法例要支付15萬元給該同事,當中政府亦負擔一部分:「但假設公司在第10年結束,長服金和遣散費總額是150萬元,按目前安排,政府首50萬會補貼20%,餘款補貼15%,扣除專項基金供款後,實際上僱主要(較對沖下)多支付98萬元。」

政府「退場機制」暗藏殺機

政府推行強積金之初,得到商界支持,圖為當年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帶頭宣傳。
政府推行強積金之初,得到商界支持,圖為當年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帶頭宣傳。

法案另一個「古惑位」在計劃第10至25年時的政府「退場機制」。第10年開始,政府會減少資助比例,到第25年便全數由僱主負擔。

「其實頭9年政府的支援是多的,政府說首三年首50萬元的費用,僱主只需要付每名員工3,000元『封頂』,第4至第6年好像是25,000元,之後是5萬,所以聽落好似幾舒服,亦是這個原因,所以今次無人出聲。」但邵家輝有不同意見,認為如果金額超過50萬的話,其實政府只會資助一半,即公司在第二年有20人離開的話,僱主要支付30萬元:「政府開會時其實沒有具體說明這一點,老闆都不知道。」

員工「博炒」說引發政壇熱議

立法會正在審議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條例草案。
立法會正在審議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條例草案。

近日在法案委員上邵家輝提出員工「博炒」說,成為政界話題,說法亦引來工會抨擊。邵家輝解釋他的理論:例如一位月薪22,500的同事,工作5年可享有75,000長期服務金,如果他自己辭職的話,就不能取得長期服務金:「但若老闆很不滿意同事的工作表現,要解僱他的話,同事反而可以得到長期服務金。」邵家輝認為,員工如果不滿工資水平,他們有可能考慮轉職,不排除「博炒」,領取長期服務金。

一枚硬幣有兩面,僱員可以「博炒」,僱主亦可因應「長期服務」的定義為5年,而以「四年合約」應對,避過支付長期服務金。

「我(老闆)以後合約寫4年,4年後不續約,因為按勞工法例,4年再4年延續的話,超過5年仍然是長期僱員。」邵家輝說,如此以後某些職位不會有延續,尤其是非專業職位,如果低技術同事希望在一家公司長期工作的話,機會更少:「你沒有機會得到老闆認同,已經會被掃走。」

引發勞資關係極大改變

香港目前強積金總額超過11,000億港元。
香港目前強積金總額超過11,000億港元。

邵家輝解釋為何商界會有人贊成,一是供款由原先的5%減至1%,感覺不肉痛,第二個原因是在退場機制下,首12年僱主負擔較輕:「現在關注法例的老闆,輕則5、60歲,如果法例2025年才實施,老闆今年60歲,12年後72歲,都退休啦。」邵家輝相信將來受影響的並不是現在作決定的人,而是目前30至40歲的創業年輕人。

邵家輝認為,政府目前的方案一旦通過,勞資關係將會有巨大改變:「之後上來的後生仔要面對巨額的遣散費和長服金,還要面對員工『博炒』問題,同時亦會有老闆想盡辦法要員工自行離職,勞資關係將陷谷底,成間公司『黑口黑面』,無法繼續向上,直接削弱香港競爭力。」

鄧家彪:「強積金對沖」有損勞工權益

鄧家彪指「轉制日」安排
是勞工界對通過條例的「最大折衷」。
鄧家彪指「轉制日」安排 是勞工界對通過條例的「最大折衷」。

取消強職金對沖,市民等到「頸都長」,政府表示如果法案得到立法會通過,將會在2025年實施,換言之市民要再等三年才真正受惠,而2025年「轉制日」前的年資所得到的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仍然會被強積金「對沖」。

「老實說,我們當然覺得慢,但現在的經濟極之惡劣,(政策)推得太快商界反彈亦很大。我是勞工界出身,我很關心這件事,我也是這樣評估。」工聯會九龍東立法會議員鄧家彪說,2025年可能是經濟復元之時,反而是一個好時機。

鄧家彪重申,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原本是僱主辭退員工時發給員工的補償,讓他們在離職至找到新工作期間生活有所保障,但「強積金對沖」之下,那筆錢竟然是員工自己的錢,這不公道,有損勞工權益。

事實上,因為強積金對沖,不少打工仔女都已經躺平,對強積金置之不理。至於勞資關係,鄧家彪認為現在情況已經被扭曲,因為長期服務金是員工「自己錢」,打工仔失去長期服務公司的意慾,老闆「炒人」也沒有成本,所以取消強積金對沖刻不容緩。對於邵家輝的「博炒」說,鄧家彪認為是一個「奇怪講法」。他反駁:「打工仔有幾多個5年?如果員工做滿5年,其實留在公司得到的和轉工再做5年差不多,僱員其實不會放棄長期效力一間公司,因為轉工意味着新的工作環境,工種是否適合自己等等,為長期服務金轉工是笨的選擇。」

取消強積金對沖水到渠成

鄧家彪指影響數百萬打工仔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法案是水到渠成。
鄧家彪指影響數百萬打工仔的取消強積金對沖法案是水到渠成。

2012年循勞工界功能組別晉身立法會的鄧家彪,認為市民長年對強積金關注不足:「我們爭取取消對沖的同時,也在爭取社會的關注和認識。」鄧家彪相信很多人不清楚強積金,因為對強積金無好感,不相信在退休時可以幫到忙,要管理強積金資產亦十分繁複。對於強積金「轉制日」的安排,鄧家彪形容是「最大折衷」:「你說不接受『劃線』,可以呀,但商界永遠不會同意。」

鄧家彪又指,其實政府為了得到商界支持,已經作出不少妥協改動,例如成立基金協助老闆,特別是中小企老闆,因為自2018年6月起,勞資顧問委員會就取消強積金對沖達成共識,到2022年政府提出條例草案,中間3年時間,政府正是和商界協商一個他們所能接受的財政資助方式:「所以說商界不知條例草案內容,根本就是推搪,是拉布。」

對於法案在法案委員會討論不像以往熱烈,鄧家彪指「為何自由黨和邵家輝會『吚吚哦哦』?以前不見他們『吚吚哦哦』?因為(法例)水到渠成嘛,他們始終是代表僱主利益。不會反枱,但會強烈表達『不是現在搞』、『方案不成熟』、『無聽我們意見』……其實都是廢話,你見我們不勞氣,是因為(取消強積金對沖)要來了!如果爭取了很久都見不到曙光,我們當然會大聲拉橫額搞記者會,現在我們無,原因很簡單,因為水到渠成。」

7977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