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牽涉政治的案件不斷增加,市民對法官的判決亦常有爭議。本身修讀過法律的國藝娛樂文化集團主席冼國林直言:「司法機構都有張form(表格)畀市民投訴法官,所以法官絕對係可以接受批評!」他促請政府成立量刑標準委員會,訂立清晰而有約束性的量刑標準,以防有法官判案存在重大偏差。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冼國林早年在英國修讀法律研究文憑及學士學位,雖然讀畢後沒有成為律師,反而投身娛樂事業,但他在研究法律方面的熱情未有減退。他指出,法官須接受批評,絕對不是空口講白話,而是有根有據。

「Lord Denning喺1968年嘅Royal VS Commissioner of Police(案件)裏面已經講得好清楚,『我們永遠不會利用藐視法庭的司法權來維護我們自己的莊嚴,亦不會用此來壓制批評我們的聲音』。因為有個更重要的原則,就是言論自由。」

冼國林所講的Lord Denning(英國大法官丹寧男爵,已故),是英聯邦法系之下一個權威的法官,屬法律界普通法的「泰山北斗」,故此他的言論對法律界影響深遠。

冼國林認為現時很多法律界人士都搞錯了:「我最唔滿意大律師公會,佢哋話批評法官太嚴重的話,有機會構成藐視法庭,根本完全忘記Lord Denning講過啲乜!」他亦批評特首林鄭月娥曾指,法官不應受到批評,是不理解法律原則。

冼國林指出,在言論自由下,法官應接受適當批評。
冼國林指出,在言論自由下,法官應接受適當批評。

法官都會犯錯 公職人員應受監察

「法官係絕對可以接受批評,包括佢判案不公!」冼國林斬釘截鐵地說:「理論上法官有崇高地位,唔應該隨便去批評。但法官都係人,都會犯錯。任何公務員都可以批評啦,法官係咪公職人員?公職人員係咪應該受到監察?」

冼國林說,現時有些法官的判決實在很離譜,亦很可笑。他舉例,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涉嫌在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被控「煽惑他人集結」、「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其後獲准保釋但須守宵禁令,禁止在警總一帶出現。同時,法庭又批准黃之鋒到台灣、德國和美國交流,包括出席公開會議和演講。

Lord Denning是普通法地區的權威,其言論具重大影響力。
Lord Denning是普通法地區的權威,其言論具重大影響力。

黃之鋒獲准離港交流 宵禁令無意義

冼國林坦言:「你畀佢保釋仲要批准去外地,咁頒個宵禁令有乜意思?宵禁令本身就係限制佢人身自由,去外國演講交流唔係必要行程,可以延期,德國、美國又唔會一年後冧咗。所以法官咁決定,我真係諗唔到有乜理據。」

不過他強調:「我無講過投訴法官就可以推翻判決,如果個判決已經塵埃落定,即是在既定時間內無上訴嘅話,呢單就係鐵案,你投訴都無可能推翻判決。」他以踢足球作比喻:「就算球證判錯咗,即使完場後你作出上訴,亦唔能夠推翻賽果。但如果呢個球證接二連三都判錯,國際足協一定會重新評估呢個球證嘅判決能力。」

同樣地,假若同一個法官在多個案件的判決上,都不約而同有市民向他提出質疑的話,司法機構不能坐視不理,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應該重視民間聲音,作出檢討。

黃之鋒(右一)包圍警總被捕,獲法庭批准保釋及到外國交流,中為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中通社)
黃之鋒(右一)包圍警總被捕,獲法庭批准保釋及到外國交流,中為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中通社)

訂立量刑標準 解決刑期爭拗

冼國林期望,適當地批評法官,能夠令未來判決不公的情況得到改善。至於如何具體落實,他建議成立一個量刑標準檢討委員會,訂立清晰而有約束力的量刑指引,讓法官在同類型案件中尋找指引,特別是審理涉及公眾利益案件的時候。

「而家法庭嘅量刑指引係由上訴庭頒令,若果案件無上訴嘅話,就永遠都無量刑指引。所以應該有個委員會去訂立指引,好似販毒案咁,就有好清晰嘅量刑指引,(藏有)幾多毫克就判(監)幾多年,雖然法官都有一啲斟酌權,但點判都唔會太離譜。應該判刑8-10個月嘅,就絕對唔會判14日緩刑兩年,否則個法官要作出解釋,點解唔跟從個指引。」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

設立內部機制 法官每年接受評核

冼國林認為,訂立量刑指引其實能夠讓法官判決更公平、合理,減少爭拗,亦不會出現「輸打贏要」,或者偏幫「黃」或「藍」一方:「譬如燒國旗、侮辱國旗,呢啲(罪行)無乜爭拗性,初犯就最少入獄三個月,嚴重嘅就坐半年;重犯最嚴重可以坐三年。呢個量刑指引一出,個官就唔可以判得過輕或過重。」

他最後總結,若法官犯錯,司法機構應設立罰則作內部懲處:「警隊都係咁,譬如我係警司,覺得呢個警察每次拉人都好草率,我自然會對佢重新評估,但呢個唔需要對外公開。」他亦建議法官應每年接受評核:「有啲裁判官或者做咗好多年都無晉升,可能都做到麻目晒。其實全港只有約200個法官,要逐個做評核根本唔難。」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