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困愁城】(2)疫情爆發後接獲400宗求助個案 向晴軒:勿抑壓情緒,提升抗逆能力!

提供危機支援服務的明愛向晴軒,轄下的「向晴熱線」自2月疫情爆發以來,接獲近400宗受新型肺炎疫情困擾的求助,當中40%因日常生活受影響而感到困擾,30%則面對經濟問題。該機構指,求助者面對的家庭衝突轉趨複雜,呼籲市民不要抑壓情緒,提升自我抗逆能力。

大批市民搶購日用品及食品作為防疫之用。
大批市民搶購日用品及食品作為防疫之用。

明愛向晴軒高級督導主任王翠珊表示,新型肺炎疫情持續在社區擴散,加上政府停學、停業、限聚令及隔離令等措施實施,對市民日常生活有不同程度影響,除了因減少外出,令整家人被逼困在狹小家中容易產生衝突外,社交生活受到限制,亦會令人持續緊張及焦慮,情緒抑鬱,影響精神健康。

求助者面對多項困擾

王翠珊(中)在求助個案中發現,不少會將情緒抑壓或「合理化」。
王翠珊(中)在求助個案中發現,不少會將情緒抑壓或「合理化」。

「向晴熱線」接獲400宗求助個案中,40%表示因日常生活受影響而感到困擾,當中最困擾的是不敢外出,其次是憂慮防疫或消毒用品不足,亦有擔心生活必須品或食物不足,以及安排照顧休學子女等問題。有30%求助是面對經濟問題;20%則擔心感染風險等。

王翠珊表示,二月起已有不少求助表示整家人「困獸鬥」,留在家中感到很辛苦,很多衝突發生。其後,政府開始限制社交、封場等,求助者情緒亦變得抑壓,但暫未察覺家庭暴力情況有所增加,反而家庭衝突問題則較以往複雜。

求助者面對3項或以上的問題困擾,王翠珊分析:「原本無疫情之下,求助者可能只是擔心經濟或入不敷支,但在疫情之下,又產生其他問題,例如不知何時有工返,或不能做回以前的工作。子女停學後,要跟進他們的學業進度,變成是多種問題。」

自我「合理化」嚴重抑壓情緒

由於未知疫情何時完結,王翠珊表示從求助個案中發現,求助者出現矛盾心態,一方面很理解目前疫情狀況及防疫需要,但情緒上卻難以接受。他們或會為「打這場仗」而凍結自己的情緒,故部分個案選擇忍耐,即是將情緒盡量抑壓:「他們因為『困獸鬥』不能外出,又會認為爭吵完又如何?明日又是這樣,所以抑壓得很緊要。」

另有部分則會將自己所面對的問題「合理化」,即是「個個都這樣,又不是只得我有問題」,因而沒有即時尋求協助。當他們情緒困擾較嚴重時,最終致電熱線求助,始發現問題早已出現。

未發現疫情下引發婚姻問題

至於婚姻問題,王翠珊指向晴軒的「婚外情問題支援服務」暫未發現在疫情之下引發的婚姻問題,但正觀察偷情模式在疫情下是否有所轉變,例如因未能見面而轉為在網上或社交媒體上交往等等。在疫情之下,向晴軒轄下的「家庭危機支援及避靜中心」因沒有醫療支援,不會隨便接收個案。

至於未來求助個案會否增加,王翠珊表示暫時難以預計,但從過往處理危機支援的經驗中,相信即使疫情逐漸緩和或受控後,會有更複雜的家庭問題出現,包括工作問題、子女學業問題等,她認為危機過後的個人抗逆力更加重要,「為何我們現時要做呼籲,希望市民現時不要抑壓情緒,就是希望之後不要有太多爆發,若現時能夠疏通到情緒問題,在情況慢慢復甦後,整個人的抗逆力亦會較好,但若現時抑壓得太緊要,便很擔心屆時會爆發。」

疫情過後料出現「過度消費」

王翠珊又預期,未來的求助個案主要是失業的一群,亦不排除在疫情受控後,有一群因抑壓得太久的市民會不自覺出現「過度消費」現象:「他們會不自覺地花很多錢去買東西、去旅行,填補之前長時間受疫情壓抑的時間,這是我們預算到的問題延續性及複雜性。」

現時每到假日市民一窩蜂地去行山或離島「抖下氣」,王翠珊認為這同樣是情緒受壓後的表現,因此呼籲市民在抗疫的同時亦要妥善照顧自己的情緒,尋找給予自己喘息的機會,例如與家人共同設立時間表,讓每人有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放空,會有助緩解家庭衝突。

3116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