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2014年持續兩個多月的佔中運動,到去年年中爆發至今仍未平息的反修例運動,均有不少學生參與,近期不斷流傳僱主拒絕聘用個別大學畢業生,甚至連佔中年份畢業的人士也拒絕聘用。更有流傳僱主刻意將面試移師到深圳,以測試應徵者有否被列入入境「黑名單」。資深人事顧問指,部分僱主確實因應近月社會事件減少聘用大學生,雖然未有明顯拒絕聘用,但篩選時會更加謹慎,會特別留言其言行是否偏激。

反修例運動中不少參與者是青少年及大學生。
反修例運動中不少參與者是青少年及大學生。

環球管理諮詢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漢祥表示,僱主未有明顯拒聘個別大學畢業生,但因為近月的社會事件,確實有部分僱主減少聘用,幅度大約介乎5至10%。例如有大機構會減少聘請一至兩個見習管理職位,對僱主來說不會影響公司業務發展,但對畢業生來說空缺已經減少。

李漢祥指,有公司的人事部主管坦言未來招聘會更加謹慎,會花多些時間了解應徵者的背景,甚至主動了解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言論,因僱主一般希望聘請較為和平、理性、實事求是工作的人:「如果發現一啲好過分偏激、好仇恨嘅言論,或者你擺啲相係好挑釁性,真係會影響到自己嘅前途。」

除了社交媒體外,面試亦可能加插討論時事問題以觀察應徵者的言行。李漢祥指,不少公司在招聘時可能設有兩至三輪面試,其中一關會是小組面試:「作為一個面試官,根本唔使問一條政治性嘅問題,只要問一條好中立嘅問題,例如討論香港的前途,如果你係一啲好激進、好極端思想嘅青年人,傾傾下就自然會現形,僱主就睇到應該揀邊啲人。」

「請錯一人 影響全公司」

僱主在面試可能加插討論時事議題觀察應徵者的言行。
僱主在面試可能加插討論時事議題觀察應徵者的言行。

會否有年輕人為求獲得聘用,而掩飾自己政治取向?李漢祥卻認為這類年輕人反而懂得輕重之分,更是僱主最想招攬的對象:「你喬裝完全唔緊要,你咪由返工到放工都喬裝,僱主係完全接受得到嘅,只要你返工或者處理公司業務嘅時候,對客戶、對合作夥伴時就完全喬裝囉。」他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及理念,僱主亦並非要剝奪員工的政治權利,但若因為個人政治取向影響公司的人際關係;影響與合作夥伴的機會;甚或直接影響公司業務,僱主亦不想聘用甚至會解僱這類員工。

他指,僱主重視聘請的每個員工,因為「請錯一個人,可能影響公司10個同事、100個同事都唔出奇」,他相信僱主對於招聘青年或大學畢業生採用謹慎手法,至少會維持兩至三年。

社運青年價值觀可以修正

曾參與學生運動的學生可能較為激進,但動力很強。
曾參與學生運動的學生可能較為激進,但動力很強。

香港青年協會青年就業網絡單位主任張志偉表示,未有聽聞有公司拒絕聘用個別大學畢業生,但相信有個別機構在招聘時,會在社交媒體搜尋一下應徵者的背景:「睇下咩崗位啦,好重要嘅崗位,啲公司都會上社交網站度Search下,但一般前線、Junior(初級)嘅,相信未必會花啲咁嘅行政成本去做。」

張志偉指,據他所接觸曾參與運動的青年人,其實不少都「幾叻」:「即係講嘢Make Sense(合理)、分析能力高、識應變、有獨立能力同解難能力,其實公司係要呢啲人,你唔請呢啲請咩呢?」他認為,從外國經驗顯示,在大學時代參與過學生運動的學生可能較為激進,但他們的動力很強,公司亦較喜歡聘用這類學生,而當他們經過社會洗禮後,個人亦會較為圓滑,價值觀亦都會修正:「你見到我哋70年代嘅學生運動,而家好多都係社會嘅中流砥柱,特首(林鄭月娥)都有參與社會運動啦。」

2604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