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有年輕人竟因一時衝動在台灣殺害女友,亦有很多年輕人被利用走上非法暴力抗爭之路。退休警司林桂彬這樣告誡年輕人:「做犯法的事一定有後果,未必一定坐監,但是一定有後果。」林桂彬從事警務工作35年,處理過無數案件,不少都是轟動一時的大案奇案。他曾把「寶馬山雙屍案」和「老爺車放火案」的年輕犯人繩之於法,也看着葉繼歡從「小賊」變成「賊王」的成魔之路。

文:郭延桐

奇案警司林桂彬傳奇半生,《奇案警司》一書,裏面寫了他三十多年來做警察的親身經歷。 
奇案警司林桂彬傳奇半生,《奇案警司》一書,裏面寫了他三十多年來做警察的親身經歷。 

林Sir 55歲正式退休,警務生涯中他參與了應對偷渡潮、越南船民、中港走私等影響深遠的工作,這些他不但與港人一起經歷,更走在最前線,與香港風雨同路。

馬會俱樂部一直是名人聚腳地,不少政界、商界及演藝界人士都愛在這裏消遣。採訪當日,林Sir約《堅雜誌》記者在馬會見面。席間很多人跟他打招呼,傳媒前輩周融主動上前跟他寒暄。同場有一個穿校服的小女生在吃午飯,林Sir主動跟家長說,希望他獎勵女生吃甜品後再做功課:「現在讀書辛苦很多,競爭很大。」

林Sir手上拿着《奇案警司》一書,裏面寫了他三十多年來做警察的親身經歷:「我曾經去過很多學校做講座,無一百都有八、九十間,通常都是官立學校。」很多學生會問他做警察最辛苦是甚麼?怎樣受訓?讀書生活如何等等:「我認為對他們有用的,都會答。」

林sir小時候全家就在赤柱監獄旁的職員宿舍居住。
林sir小時候全家就在赤柱監獄旁的職員宿舍居住。

林Sir父親從前在赤柱監獄擔任文職工作,小時候全家就在赤柱監獄旁的職員宿舍居住,幾乎每天都見到囚犯:「我見到他們(囚犯)其實好慘,穿不好、吃不好,上廁所都有人看管,我當時就覺得以後不要坐監。」有時有些囚犯需要出來清潔沙灘:「他們穿着囚衣,被監獄處的人看管,不許周圍走,吃只有紅豆粥,見地下有煙頭就撿來抽。」生活過得很清苦很束縛,更別談自由。

由於家住赤柱,林Sir小時候每天都能看見藍藍的大海,而囚犯天天在監房,透過有鐵枝圍攏的窗,也能觀看同一片海洋,但二者感受確有天淵之別:「兩者分別在於有沒有真正自由,而自由是極之重要的東西。」對於年少的他來說,究竟甚麼是自由?林Sir回憶着:「當時住赤柱,赤柱很好玩,例如海灘、樹林,可以摘野果,可以玩的很多,如果讀書成績不理想,父母不給出去,就沒有了自由。」

「寶馬山雙屍案」衝動是致命傷

1985年的寶馬山雙屍案轟動一時。
1985年的寶馬山雙屍案轟動一時。

35年的警務生涯中,林Sir接觸過非常多年輕人犯罪的案件。以他的經驗之談,他覺得年輕人做事往往是一時衝動,「無想後果成為致命關鍵」。

「最令我印象難忘的是,發生在1985年4月的寶馬山雙屍案。」遇害人Nicola和Kenneth分別只有18和17歲,當日二人相約於寶馬山礦場附近讀書,而剛好遇到五個失業年輕人去寶馬山打發時間,有人見Nicola貌美而起了色心,強姦後更把二人虐打致死:「我相信,這五位年輕人犯下此案,一定不是有預謀的,他們只是一時衝動。」談及當年,林Sir感慨萬千:「退休了,案件被告亦應該已刑滿出獄,但浪費了十幾年人生最寶貴的時光,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為了一念之差,失去了生命中應有的自由。」

「老爺車謀殺案」年輕人被利用

1976年的老爺車謀殺案,當時5人死亡,多人受傷。
1976年的老爺車謀殺案,當時5人死亡,多人受傷。

林Sir坦言,接觸得最多的年輕人罪案是:「聽黑社會講去打人,原因未知就去做,大佬話要打人就去打,有時用武器去傷人,這些(案例)好多。」

另一件令林Sir印象深刻的案件,是發生在1976年2月的老爺車謀殺案。當時旺角長沙灣老爺車娛樂中心發生三級大火,5人死亡,多人受傷。原來是某黑社會大佬因故損了面子,叫年輕手下阿榮和阿強去放火。林警司說:「事實上,案中放火人阿榮本來與事件無關,但無法推辭黑社會大佬的吩咐,最終遭受法律制裁,入獄接受懲罰。年輕人思想單純,以為加入黑社會就是有面子,其實經常被大佬利用而已。」

拘捕葉繼歡見證賊王「成長」

賊王葉繼歡的案件可謂街知巷聞。
賊王葉繼歡的案件可謂街知巷聞。

林Sir1967年中學畢業後投考警務督察,正式踏上警察生涯。警務工作是他第一份工,也是唯一一份工。35年的警務生涯中,有28年駐守刑事偵緝部門,當中處理賊王葉繼歡的案件可謂街知巷聞,葉繼歡手持AK47等重型武器,十分鐘內橫掃五間金舖,亂槍掃射,視途人生命如草芥。

「大賊不是一出世就是大賊,大賊是由賊仔變的。」林警司表示:「葉繼歡初來香港時找不到工作,一開始只做小案,是小賊。後來心紅,才越做越大。覺得做手下不濟,不如自己做大佬,開始做大案,次數越來越多,用的暴力、槍械也加大,最後成了大賊。

「他(葉繼歡)一路成長,我也在警察部一路成長,我最後拉了他。」林Sir表示,從此以後,發現一個人的成長經歷與日後的人生路,絕對密不可分。

家長學校警察 協同處理問題學生

「年輕人如果可以跟家庭、學校和警察三方面配合得理想,就能夠令年輕人有正面、正派的人生觀,對於他們的未來,實在有很大幫助。」林Sir表示,年輕人成長,家庭、學校和警察都扮演重要角色。家庭生活固然舉足輕重,父母必須留意子女的身心發展;學校的責任亦十分重要,因為青少年在學校接觸到的朋輩,左右了他們的價值觀。至於警察,也要積極跟學校聯絡,協助處理問題學生。

回想當年,林Sir感恩父母的教育:「爸爸媽媽從小教育我,不對的事不要做,損友不要交,我們六兄弟姐妹都非常聽爸爸媽媽的話,有時其中一人做錯事,一個錯就會六人一起集體受罰,所以我們六兄弟姐妹會互相提醒大家,不要衝動犯錯。」他又認為,以前學校教育也比現在嚴厲:「我以前的老師都很惡,很嚴格,而我爸爸媽媽從來不會因為老師懲罰我而投訴學校。」林Sir表示,家庭和學校教育都非常重要,自己也是如此教育自己的兩個女兒和兩個孫女。

林sir當時剛過在警校畢業,正式穿上警察制服,從此警務工作是他第一份工,也是唯一一份工。
林sir當時剛過在警校畢業,正式穿上警察制服,從此警務工作是他第一份工,也是唯一一份工。
林sir在反走私特遣隊的日子
林sir在反走私特遣隊的日子
林sir在1988年獲前港督衛奕信頒發CPM勳銜
林sir在1988年獲前港督衛奕信頒發CPM勳銜
1589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