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這份工作很難做,家人成為最大犧牲品。退休警司林桂彬憶述,35年的警務工作,「有返工時間無放工時間」,最長一次10天都沒有回家看過妻子,女兒生病也難以及時照顧。

退休後,他把精力全放在家庭,太太6年前患有腦退化症,記憶如金魚般短暫,脾氣行為也變得怪異:「我認為現在是去還返時間給她,應分的,我答應過她,要照顧她一生一世。」

採訪當日,林Sir 已經安排好活動給太太,帶她去按摩和剪髮:「我接受採訪前已經安排人照顧我太太,好好照顧她,如果沒有人照顧她,我就會跟你說,今日無法進行採訪,任何社交活動我都是這樣,先安排好我太太。」

6年前,林sir太太開始有腦退化症,林sir放下所有興趣愛好,全職照顧太太
6年前,林sir太太開始有腦退化症,林sir放下所有興趣愛好,全職照顧太太

林Sir 覺得自己非常幸運,有一個支持和體諒自己的太太:「不是人人都這樣幸運,很多警察的家人會給他們很大壓力,例如執行任務時幾日無法回家,有伙計跟我說老婆『詐晒型』,家庭壓力和工作壓力都爆煲。」

為了保護家人安全和任務不被洩露出去,林警司通常只會跟太太說三個字:「我做嘢。」
太太從來不知道他在執行甚麼任務:「因為查案的事情不應該跟別人說,透露了自己行動,可能不知不覺就已經出賣了你自己做的事,例如我做綁票案,如果讓太太知道最近有單綁票案,3日不能回家,如果太太向外透露了風聲,難保有人認識綁匪而洩漏風聲,那被綁架的人就非常危險了。」林Sir 感激太太一直支持和體諒:「從來無問過我具體的情況。」令他可以安心工作。

執行任務離家天 自覺愧對太太

結婚47年,林Sir 坦言:「小爭執一定有,例如任務未執行完,太太話女兒生病,抱怨我沒時間照顧。回家後太太不出聲幾日,我都覺得有點愧對太太。」

他憶述1976年發生的老爺車謀殺案,旺角長沙街樓宇發生三級大火,五人死亡,懷疑是黑社會縱火。為了查明真相,他入住了附近酒店查案,日以繼夜地查,當時壓力太大,酒店環境衞生又太差,身體生蛇,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成功破案:「整整10日都無返過屋企。」

一心一意 一生一世照顧

本來林Sir 退休後,熱衷打高爾夫球,直至六年前太太開始有腦退化症,林Sir 毅然放下所有興趣愛好,全職照顧太太:「我認為現在是我去還返時間給她,應分的,所以我六年前開始無打波,無周圍去旅遊,專心陪着老婆,照顧她。我希望,在她還可以享受的時間盡量陪她,同她享受餘下的人生。」

說着太太的病情,林Sir 眼泛淚光。他形容,有時候太太的行為變得怪異,會把衣櫃的衣服全部拿出來,於是他又要把衣服重新放進去,有時候情緒會變得不好,都要靠自己努力調節:「我不希望比太太早死,因為這樣我就無法照顧她。我答應過她,要照顧她一生一世,我希望可以承諾到她一生一世。」

15899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