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有大型社會動亂,警察都要緊守崗位,但最後得到的卻是「黑警」罵名。退休警司林桂彬認為,「警察都是人」,警察也常常面臨兩難的局面,「警察都有同情心」。

林sir處理八十年代「黑工案」時,曾幫黑工買衣服、買鞋、買食物,甚至幫黑工把身上現金轉交給他們的親戚;處理1987年越南船民問題時林sir感到兩難無奈,「唯有憑良心而行,在兩個極端之間盡量找到平衡點」。

「林Sir!我認得你!」有一次,接載林Sir去東莞高爾夫球場的司機突然大聲說,林Sir 嚇了一跳,以為是尋仇,手心都出汗:「你不記得我的了,不過我真的認得你,你就是林桂彬!」原來1987年,林Sir 在非法偷渡情報科及水警偵緝處工作,這位東莞司機當年偷渡去了香港,在地盤做黑工被 林Sir 親手拘捕,司機說:「你拉我時我才剛到香港,飯都沒吃,你還請我吃叉燒飯!」

林sir身穿反走私特遣隊的制服。
林sir身穿反走私特遣隊的制服。

八十年代香港非法黑工非常多。當時很多內地人因為鄉下經濟不景,紛紛去香港在地盤當黑工,希望拿錢回家鄉養家。有無良香港判頭,待樓宇建成後的出糧日報警,不支付薪金。林Sir 表示,非常同情這些內地黑工,起訴他們時也特別矛盾:「有些人真是為環境所逼,當然他們做了不合法的事,我們要採取行動,但是我們可否有一點同情心。」

林Sir 描述,當時拘捕黑工的時候,有些人「連衫都無一件」:「當時我看到他們(黑工)無衫穿、無鞋穿,又沒吃東西。我們(警察)也沒有吃飯,我就買了十多隻糯米雞給他們吃,他們沒鞋子穿,我就買日本拖鞋給他們穿。」甚至他們身上僅有的金錢希望帶給自己親戚的,林Sir 都願意幫忙:「非法偷渡者遣返內地,身上的錢回大陸時一定會被充公。有些黑工希望把錢留給親戚,以免用被充公,這種情況下,我認為可以做到的就會幫忙。」

面對潦倒坎坷船民 心情十分矛盾

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有越南船民潮,船民是經濟難民,他們往往因為家鄉生活貧窮,船民沒有錢,為了生活偷渡到香港。林Sir 說,作為一個執法人員,那時候面對眾多越南船民,林Sir 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必須打擊這些非法入境行為,犯法必須負上後果是一定的,尤其我是執法者。另一方面,又對他們的境況十分同情。」

林Sir 形容,當時感受非常兩難、無奈:「執法者當然要尊重法治精神,進行有關的拘捕行動,然而作為一個普通人,有些無奈也難以避免,面對這些局面,只好憑良心而行,在兩個極端之間盡量找到平衡點。」

1589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