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之逆隔離】徵用河套區方艙醫院萬張床位  「逆向隔離」突破困局 大增返內地名額

新冠疫情持續接近3年,香港與內地人民一直期盼的兩地通關終於有新進展。
日前行政長官李家超以視像會議形式,與廣東省等領導開會後表示,粵方支持港方建議的「逆向隔離」措施,由原來的港人在內地隔離,變為在本港設施內閉環隔離,再到內地進行居家健康監測。
李家超透露,「逆向隔離」初步選址在今年5月落成後從未使用過的落馬洲河套區方艙醫院,檢測標準會符合內地要求。他表示,方案細節仍有待落實,香港及內地政府已分別建立「專班」商討細節安排,港方專班由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帶領。
落馬洲河套區方艙醫院,可提供約4,500間獨立廚廁房間,逾1萬張床位。
有支持「逆向隔離」方案的立法會議員認為,現時尚有諸多細節須待落實,期望兩地政府一旦敲定具體細節後,隨時可付諸實行,毋須待疫情數字回落。亦有議員認為,可以由內地派出醫護及相關人員來港,管理方艙醫院及監督檢測流程,減輕本港醫療壓力,亦可增加內地與香港通關的信心。

文﹕潘翠華

健康驛站預約成功率僅一成

落馬洲河套區方艙醫院提供逾1 萬個床位,是理想的「逆向隔離」地點。
落馬洲河套區方艙醫院提供逾1 萬個床位,是理想的「逆向隔離」地點。
河套區方艙醫院有相關隔離設施,是一個好的基礎去實行「逆向隔離」。
河套區方艙醫院有相關隔離設施,是一個好的基礎去實行「逆向隔離」。

新一屆政府上任近兩個月,特首李家超在抗疫政策上奮力不懈,上月中率先實施「3+4」入境檢疫政策,即3日酒店隔離加4日「紅黃碼」醫學監測,廣受政商界及市民歡迎。然而香港何時才能與內地恢復通關,一直只聞樓梯響。

李家超本月(9月)1日與廣東省、廣州市及深圳市領導視像會議後,隨即有突破性進展,他表示,在會上提出「逆向隔離」的方案,建議獲得兩地政府支持,港深粵政府將成立「專班」研究「逆向隔離」細節,詳情有待進一步公布。

該方案建議市民可以先在港進行7天集中隔離,完成隔離期後,就以閉環管理方式,直接過關到內地進行3天居家健康監測,而隔離期間的檢測等各項標準,都必須符合內地要求。至於選址,李家超表示,河套區方艙醫院是作為「逆向隔離」的首選試點,因該處有相關隔離設施,是一個好的基礎去實行「逆向隔離」。

梁熙:方案是與內地通關的突破點

梁熙認為「逆向隔離」方案一旦敲定細節,隨時都可付諸實行。
梁熙認為「逆向隔離」方案一旦敲定細節,隨時都可付諸實行。

民建聯衞生事務發言人、立法會議員梁熙向《堅雜誌》表示,現時本港每日平均有1.6萬人爭奪2,000個深圳健康驛站預約名額,健康驛站採取「搖號」方式分配通關名額,單日「搖號」成功率在百分之十以下。

梁熙認為,「逆向隔離」是與內地通關的一個突破點,若方案得以落實,可立即大量增加通關名額,而河套區的隔離設施,可提供約4,500間獨立廚廁房間、逾1萬張床位,又鄰近內地邊界,港人可以隔離完立即過境到內地。他解釋,河套區方艙醫院落成至今未曾開放使用,該址原定用作興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相關設施既然遲早都要拆卸,故應該在拆卸之前好好利用。

有人擔心「逆向隔離」會佔用方艙空間,梁熙表示,本港現有9間方艙醫院,提供約50,000張床位,而目前已投入使用的只有兩間、提供約兩萬張病床。如今再借用1間,還剩餘6間方艙醫院未來可以提供兩萬張床位,供本港確診者使用,相信不會對醫療系統構成壓力。若床位真的不夠用,亦可隨時停止「逆向隔離」使用,在1至3星期內變回社區隔離設施,「絕不會成為壓垮疫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諸多細節待落實短期難推行

由內地援港興建的河套區方艙醫院於今年3 月動工,5 月落成,至今未
曾使用。
由內地援港興建的河套區方艙醫院於今年3 月動工,5 月落成,至今未 曾使用。

至於「逆向隔離」的檢測標準,梁熙相信必須按內地嚴格標準:「譬如隔離期間須頻密地接受核酸檢測,CT值亦要與內地一致。」現時內地要CT值高於40才算陰性,香港則CT值高於30便算陰性,梁熙建議,隔離時必須採用內地標準進行檢測。

不過梁熙認為,方案尚有很多細節有待商討,譬如管理人員、司機是否需要同樣「閉環」,不能離開驛站範圍,確保期間沒有傳播風險?隔離設施是否由兩地政府共同管理?抑或由內地全權管理?閉環所需費用由何方負責?這些問題都需要考慮周詳,相信不會在一、兩周內落實方案。

被問到何時落實「逆向隔離」才是好時機?梁熙坦言雙方傾好細節就是適合時機,而非視乎疫情嚴重性:「如果『逆向隔離』控制得好,就不存在流入病毒的可能。」至於有意見認為,可徵用酒店作為「逆向隔離」場地,梁熙並不同意,他認為「逆向隔離」最好集中、統一管理,才能避免防疫漏洞,增強內地信心。

陳恒鑌: 建議收取200至300元一晚

陳恒鑌指「逆向隔離」可有效堵截港人確診者流入內地。
陳恒鑌指「逆向隔離」可有效堵截港人確診者流入內地。

同樣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的陳恒鑌,接受《堅雜誌》訪問時表示,「逆向隔離」初步選址在河套區方艙醫院,若然未來運作順暢,可擴大使用其他方艙醫院如啟德、竹篙灣甚至酒店都可以,隔離方式和方法多樣性。運作初期,可先試行每日500個名額,日後再逐步加大名額。但他強調,實行前必須詳細考慮人手安排:「譬如是否由香港的紀律部隊、入境處人員調派人手?同時可考慮由國家衞健委派員監督、協助管理,採用符合國家要求的核酸檢測標準。」

陳恒鑌建議,「逆向隔離」申請入住者可先於入境處辦理臨時出境手續,然後進入隔離中心7天,如期間無確診,便由閉環的跨境直通巴士運送到內地作居家健康監測。相反,若果隔離期間確診,患者須留港接受治療或居家隔離。收費方面,他建議向入住市民收取食物成本及基本清潔費,估計約200至300元一晚:「跟內地健康驛站收費不會差很多。」

「逆向隔離」陳恒鑌認為好處繁多,包括不會對內地輸入病毒:「現時有港人回到內地才確診,可能會導致封區全民檢疫,影響到內地人生活。其次,一旦在內地確診,必須住院一段長時間才能離開,對確診者帶來不便,所以是一舉兩得。」

楊永杰: 設逆向隔離酒店照顧不同階層

楊永杰建議可加設酒店作「逆向隔離」予商界及經濟條件較佳者。
楊永杰建議可加設酒店作「逆向隔離」予商界及經濟條件較佳者。

九龍中立法會議員楊永杰相信「逆向隔離」能有效阻隔確診者進入內地,同時可減輕內地醫療系統壓力,屬雙贏方案。不過,他認為應將部分酒店徵用作隔離設施,照顧不同階層需要:「一些商界或經濟能力較佳人士,想住好些,酒店是可行選擇。」

楊永杰建議,方案最初試行可維持內地「7+3」要求,如運作順利,希望未來可將隔離日數縮減至「3+4」,即在港隔離3天,再到內地醫學觀察或居家隔離4天。

至於何時實施,楊永杰認為毋須等待香港疫情從高峰期回落:「現時香港和深圳同樣處於高峰期,這情況下通關反而不會增加風險和政治壓力。」

87271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