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下,「染藍」的九龍清真寺有了利用的價值。開始有人用「We Connect」,中文叫「同行」,形容示威者與伊斯蘭信徒的共同進退關係,到底背後在打甚麼鬼主意?

在香港中文大學伊斯蘭文化研究中心任教的楊興文,出身於傳統穆斯林家庭,哥哥是灣仔愛群清真寺教長。他明言,這種企圖挑起宗教種族仇恨對抗港府的方式,是「不會成功的」,皆因伊斯蘭教真正的教義是,愛好和平、反對暴力。

他認為,現今香港年輕人過分強調自由,鮮有人信奉宗教,對於宗教的認知更是淺薄,出現信仰真空的狀況,情況令人擔憂。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

去年10月,水炮車的藍 色水柱一度射向九龍清真 寺的大閘,驅散示威者
去年10月,水炮車的藍 色水柱一度射向九龍清真 寺的大閘,驅散示威者

伊斯蘭文化協會會長楊興文稱,香港華人穆斯林約五萬人,來自印尼的教徒約十五萬,其餘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度、馬來西亞及中東的教徒約十萬人。

楊興文出身於「祖祖輩輩、世世代代都是穆斯林的家庭」。原籍山東省泰安地區,爸爸是清真寺教長,五兄弟姊妹,楊興文說:「我們兄弟四個,最細一個是妹妹,兄弟四人就有三個都是教長。」幾乎一家人都是伊斯蘭教的傳播者。

楊興文在敘利亞苦讀七年,修讀阿拉伯語和伊斯蘭經典著作,後來在哥哥楊興本(香港愛群清真寺暨林士德伊斯蘭中心教長)建議下,97年來到香港落地生根,見證香港人對伊斯蘭教認知的各種轉變,也見證了這場反修例運動的始末。

伊斯蘭文化協會會長楊興文表示,伊斯蘭教 愛和平,反對任何形式暴力。
伊斯蘭文化協會會長楊興文表示,伊斯蘭教 愛和平,反對任何形式暴力。

一向以來,香港人對伊斯蘭教的觀感都是負面的,戴頭巾、恐怖份子、嚴苛的教義。直至反修例風波的時候,伊斯蘭教才被重新提起。

話說在一次示威清場行動中,警方水炮車藍色水誤中九龍清真寺正門及大閘。翌日,特首與警務處一哥主動到清真寺,向穆斯林組織教長解釋及道歉。事件引發熱議,有人上綱上線,質疑警察染藍清真寺是公然侮辱宗教。

楊興文認為,警察完全沒有侮辱冒犯的意思,皆因當時有遊行示威,而清真寺剛好在馬路邊,當時清真寺門口有人,警察清場很合理:「很明顯不是故意針對清真寺。」楊興文質疑有人借此大造文章,居心叵測:「他們要挑起我們穆斯林的憤怒,讓穆斯林也不滿政府。」但楊興文認為,他們的挑撥是不會成功的。

伊斯蘭視扔汽油彈為犯罪行為

清真寺被染藍。
清真寺被染藍。

談到在示威中,有年輕人扔汽油彈襲擊警察、警署,楊興文生氣地說:「絕對反對,不允許的,在伊斯蘭看來屬於犯罪行為,會受到阿拉(真主)懲罰。」他解釋,在穆斯林教義裏,口和手都不可以傷害別人,就算是語言中傷、家庭暴力也不可以。

「任何形式的暴力我們都反對。」犯罪會得到懲罰。楊興文形容扔汽油彈在伊斯蘭看來屬於刑事犯罪,即使逃脫了現代社會的法律制裁,在信仰裏也逃脫不了懲罰:「比如在《古蘭經》寫的,你財產會損失,以後出來工作事業會不順利,身體會不健康,甚至精神會常常覺得煩惱。」

港青不願意信教 怕失去自由

楊興文在香港中文大學伊斯蘭文化研究中心任教,他看到一個現象,香港年輕人很少信教。

「第一是渠道比較少,第二是大家對宗教的認識相對比較淺薄,第三是很多年輕人以為宗教是對於人的一種約束,他們害怕失去自由。」楊興文覺得,這種理解不對,因為無論任何宗教,對於人都有積極正面作用。

可能基於以上的原因,修讀楊興文任教課程的學生也是屈指可數,他說:「很多人都是通過媒體,看到伊斯蘭的表面,例如帶有地區地域色彩的伊斯蘭,甚至媒體上對於極端伊斯蘭的渲染,都讓大家望而卻步。」楊興文強調,真正的伊斯蘭愛好和平。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到訪清真寺與教長及 穆斯林領袖會面,詳細解釋警方行動。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到訪清真寺與教長及 穆斯林領袖會面,詳細解釋警方行動。

反修例運動造成對立分裂

「每個家庭對伊斯蘭投入的時間和精力都不一樣,我們家庭投入很多。」楊興文的爸爸在山東穆斯林清真寺當教長,小時候就常常教育兒子唸經文。楊興文出生於1967年,剛剛是文化大革命開始,當時宗教是被禁止的,清真寺要全部關閉。

「父親對宗教的信念非常強烈,他覺得無論時代背景怎樣改變,伊斯蘭信仰永恆不變。這是人生的正能量。」父親教導兒子要有一顆慈悲心,要多行善,多做好事成為一個好人。楊興文記得爸爸經常說:「和平、平安是伊斯蘭最核心的價值,不是自己平安,也要給身邊人帶來平安,給社會帶來和平。」

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文革時被拆掉的清真寺都蓋回來,現在中國有四萬多座清真寺,社會一片和平繁榮的景象。

楊興文總結,在香港整個反修例運動中,穆斯林按照伊斯蘭教導,一直扮演和平角色,如果有可能,他希望可以在中間起到調節的作用。

「現在香港變成一個對立狀態,在我們伊斯蘭看來,對立只會加劇矛盾,是失衡的。」

3234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