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律政司內部竟然會發出一封「匿名公開信」,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曾指出,該封信的最大問題是違反了公務員,特別是檢控人員必須有的政治中立。他認為,檢控官不但要恪守中立,更要有「看得見的中立(be seen to be neutral)」。當他們指控律政司作政治檢控時,已充分暴露了他們同情示威者的立場,社會亦會質疑檢控官的個人意見會否影響檢控工作。

江樂士亦指,他們將來在參與和《逃犯條例》事件的有關的檢控工作時,例如不檢控一個疑犯,或只起訴較輕的罪名,就會被警察及其他人認為不公正。

馬恩國亦認為,這班公務員以一些「暴徒式詞語」寫匿名信,如「警黑勾結」、「與市民同行」等字眼,明顯是政治上同情示威者所為,偏離了政治中立的原則,故此才會對相關的檢控工作感到壓力,相信日後亦難以就這類刑事檢控上把關。後果就是將來干犯暴動罪等相關罪行的人,或會得不到應得的法律制裁,令法治崩壞,是香港司法的悲哀。

江樂士
江樂士

向政府施壓或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他續指,這封匿名信不但指控上級,更是向律政司內主要官員施壓,不但用上詆毀字眼作人身攻撃,甚至對香港法治和特區政府的攻撃,有可能已干犯了「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律政司應對此展開內部調查。
雖然信件沒有署名,但馬恩國認為,從信件底部的部門編號,相信不難找到是哪一組人所為。「叫那組的負責人出來問問,如果講不出來的話,將來牽涉遊行和暴動的案件,便整組人不用參與。」

匿名信水準低下 旨在製造事端

不過,丁煌就對匿名信的真確性存疑。他指出,若果信是真的,這就會是一封非常不專業的聲明書:「不像是檢控官所寫的字眼,如『黑警』、『暴徒』、『姑息』、『踐踏』等,這堆形容詞並無任何證據和實質意思。哪些是『暴徒』?現在案件還未開審。如何『踐踏』,是以甚麼方式?所以我很質疑這只是用書信方式來宣洩自己的情緒,多於指出問題所在和尋求解決方法。」

1562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