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佔領中環、 2016旺角暴動,以至今時今日的反《逃犯條例》衝擊,一幕幕市民與警察衝突的畫面,固然令人痛心,更值得深思的是,為何挑動市民上街的「幕後黑手」,不斷慫恿別人的子女參與所謂的「街頭抗爭」,最終受傷、被捕、被判刑,但他們的子女、甚至再下一代,卻都置身事外,逍遙自在?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6月9日, 政客牽頭反《逃犯條例》遊行,但未見他們的下一代參與。
6月9日, 政客牽頭反《逃犯條例》遊行,但未見他們的下一代參與。

近日反對派力阻港府修訂《逃犯條例》,除了「佔中」黑手戴耀廷和陳健民正在獄中服刑外,當年活躍於佔中的一眾搞手,又再頻頻曝光。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和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日前兵分兩路,到美國和德國會見當地政要,串連外國勢力抹黑修例、「唱衰」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到FCC演講做「和唱」,散播「白色恐怖」,還帶隊遊行。公民黨創黨黨魁余若薇和主席梁家傑則高調挺身,參與法律界舉行的黑衣反修例遊行。

這些年來,不少年輕人和大、中學生,都受到這班政客薰陶,成為了抗爭先鋒。年少氣盛總是最易被煽動走在最前線。在612衝擊中,他們成為了「爛頭卒」,以身阻擋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嗅盡了催淚煙。但一路以來,卻不見那些抗爭運動搞手,會帶自己的下一代出來積極投入。既然他們覺得是對的事,關乎香港存亡,為何不叫子女一起出來打埋一份?

本刊曾以書面形式向他們查詢:「你的下一代有沒有就《逃犯條例》遊行抗爭?有沒有參與佔中?在家裏有沒有和子女討論?有沒有游說他們支持你的立場?」結果全部人都不予回覆。

他們推別人的子女出去「送死」,卻保護自己子女去享福,這班人最大的共通點,就是把子子孫孫都送到外國留學、離開香港過安居樂業的上等人生活。

以下各位街頭抗爭幕後黑手的子女,不要說是搞社運,根本連政治都沾不上邊。這些以搞「抗爭」為榮的人,卻不讓子女來「傳承」自己的「偉業」,這又是何道理呢?當然了,社會上有千千萬萬的爛頭卒願意隨着他們的指揮棒去送死去犧牲,他們自己的子女身嬌肉貴,辛辛苦苦供書教學長大成人,又怎捨得讓他們毀掉大好前途呢?

黎智英
黎智英

當中,黎智英可謂其中的表表者。他一家包括他自己、前妻所生的兩子一女、以及現任妻子所生的兩子一女,除了未成年的小兒子外,七人均擁有英國護照,並在英美讀書或發展。萬一香港亂了,隨時有出走的後着。

陳方安生三代英國精英

陳方安生(左)
陳方安生(左)

陳方安生有一對子女,長女陳慧玲畢業於英國蘇格蘭愛丁堡大學,兩名孫女亦在英國讀書;兒子陳鴻偉則於英國倫敦大學畢業。

戴耀廷不准子女參加佔中

陳健民(左起)、戴耀廷、朱耀明的子女都沒有參與佔中。
陳健民(左起)、戴耀廷、朱耀明的子女都沒有參與佔中。

至於仍在獄中的戴耀廷,2014年7月佔中爆發前,出席過一場公開論壇,說過以下一番話:「我們是全家總動員討論誰去參加佔中行動,當然我未夠18歲的子女不准參加。」自己的子女不能參加,但別人的子女就可以,原來作為一位港大法律系的副教授,可以這樣雙重標準。

戴耀廷身在美國修讀碩士的長女曾以筆名「湯也」寫了封信給父親:「爸爸是我一輩子最崇拜的偶像,最尊敬的英雄。有這麼一個為了社會未來如此默默付出,無私無畏的爸爸,能讓人不自豪嗎?」既然女兒這樣崇拜父親,頂多也只是躲在異地寫封信打氣,為何不敢以真名示人呢?為何父親不裁培她做新一代「民主女神」的接班人?

梁家傑一女兩子粒粒皆星

梁家傑(中)
梁家傑(中)

梁家傑膝下一女兩子,學歷也不遑多讓。長女在在英國劍橋大學讀政治、心理及社會學系,畢業後更獲牛津取錄讀法律,之後到外國的舞台劇團做演員。大孖(大仔)在美國佛蒙特明德大學攻讀環境政策,細孖(細仔)則在英國聖安德魯斯大學修讀英國文學,粒粒皆明日之星,又怎可自毀前程,獻身做「暴徒」?

余若薇女兒出身英美名校

余若薇(左三)
余若薇(左三)

余若薇也不弱,她的三名女兒均出身自海外名牌大學,長女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來又到柏克萊加州大學取得生物化學博士學位,之後加入美國一間大藥廠,從事極冷門的尖端生物化學科技「再生能量研究」。次女畢業於英國名校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而細女亦負笈英國,位位前途無可限量,媽媽又怎捨得愛女做「革命烈士」?

陳健民女兒摺黃傘精神支持

同在服刑中的陳健民,其化名「山山」的獨生女兒在父親裁決前夕,被送到外國升讀大學。5年前佔中運動發生時,只有11歲的她沒有參與過運動,但用紙摺了70把黃傘給爸爸以表支持,真是誠心。別人的子女也應要向她學習,不用上街衝衝衝,摺摺紙傘,精神上支持就好了。

朱耀明牧師不准兒子走最前線

還有朱耀明牧師,自己身為佔中發起人之一,也曾叮囑兒子朱牧華不要走在民主運動最前線。於是9.28佔中啟動那天,朱牧華只能在教會唱詩歌,淚流滿面心裏記掛父親。崇拜後,教友來詢問父親狀況,他亦只能無奈地回答「未知道」。

李柱銘獨子永不碰政治

李祖詒
李祖詒

李柱銘獨子李祖詒跟父親一樣是大律師,12歲便到英國讀書,畢業後返港執業,年前並成為新興化粧品業鉅子的女婿 ,曾說過永不碰政治的他,不知法律界遊行當日,有否參與其中?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