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不力】(1)政府5,000元資助 不足三成申請 街市推電子支付舉步維艱

新型肺炎一直未能清零,入冬後第四波又爆發。街市曾是疫情爆發點,由於交易頻繁,若有病毒很容易傳播。港府為此提供了一筆過資助,向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轄下街市攤檔推廣電子貨幣,預計資助可惠及約12,000個檔位。原定計劃的資助申請期已完結,食環署回應《堅雜誌》查詢時表示,只接獲逾3,500宗申請。曾經爆發過疫情的紅磡街市,上下兩層逾200個檔位,只有一檔有安裝八達通流動收款機;慈雲山街市電子支付設備齊全,但用家並不受落。推行電子支付,為何舉步維艱?

文:羅偉健 圖:黃冠華

今年8月,正值本港第三波新型肺炎疫情高峰期,香港逾40個街市及市政大廈出現新型冠狀病毒個案,其中有13宗來自紅磡街市,之後更一度「封市」三日進行大清洗。

紅磡街市多個檔位連環爆發,復市後市民仍猶有餘悸,在街市內「攝手攝腳」,身體上的接觸可免則免。然而檔販要「搵食」,市民要買餸,所以無可避免地要使用那些不知被多少人碰觸過的「銀紙」現鈔。

賣雜貨的吳女士被問到,會否擔心接觸銀紙時被感染,她向記者展示她的手套:「應該唔會(感染),因為帶晒手套。我覺得而家市民保護意識好咗好多,銀紙都唔會整到好污糟。」但亦有沒有帶手套的檔販表示無有怕,比如陳先生:「街市一路以來都收現金,唔通將銀紙洗下?無理由呀。」

12,000檔位3,500宗申請

食環署向公眾街市推廣「非接觸式付款」資助計劃,於10月15日至11月30日接受申請,後來延長至12月21日,為公眾街市租戶提供一次性資助,推廣在街市檔位使用「非接觸式付款」。

食環署接受《堅雜誌》查詢時表示,資助計劃為食環署轄下街市檔位(包括熟食檔位)租戶提供每檔劃一5,000元的一次性資助,用於為街市顧客提供最少一種「非接觸式付款」方式的初期安裝、服務及其他收費。而有關「非接觸式付款」方式須經由香港金融管理局監管的持牌銀行,或儲值支付工具持牌人,或扣帳/信用卡計劃處理。

食環署又指,服務提供者會於食環署轄下大部分街市進行宣傳活動,向街市檔位租戶派發宣傳單張,預計資助計劃可惠及約12,000個食環署街市檔位租戶,然而截至12月21日為止,資助計劃只接獲逾3,500宗申請,只達預期的29%。

紅磡街市200個攤檔,只有一個有安裝電子支付設施。
紅磡街市200個攤檔,只有一個有安裝電子支付設施。

紅磡檔販:八達通街市唔啱用

記者走遍整個紅磡街市上下兩層,只有一個檔位願意安裝 。至於其它檔位為甚麼不願意安裝?是不知道還是另有原因?在紅磡街市做了近20年,七十多歲的菜檔檔主黃先生斬釘截鐵地說:「八達通,街市唔啱用。」

「唔係安全唔安全問題!」對於電子支付,黃先生一邊說一邊耍手擰頭,他認為最大問題是付款未能立即套現,可能要等上數月才拿到現金:「我日日找數㗎,日日攞貨、日日找數,要畀錢㗎,你(八達通)三個月先找數,如果批發商三個月先找數都得,咁就可以用八達通,你八達通可唔可以叫批發商三個月找數?就係唔得囉。」

語畢,剛好有生意上門,市民向他遞出一張紙幣,黃先生沒有戴手套直接收下,然後找贖。被問及會否擔心因而感染,他「瀟洒」的揮一揮手:「慣咗,習慣咗無得驚。我哋唔怕,一日到黑都係咁啦,無所謂。」

交易方式簡單方便又乾淨

街市買賣,檔販無論是與批發還是顧客,都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果要「責數」,恐怕壞了規矩。然而紅磡街市唯一安裝有八達通流動收款機的廖先生,否定了這一說法:「筆數交易完就可以過落自己戶口,可以用手機自己過數,一日一次,幾時過都得,唔會責數。得閒醒起不如過咗呢幾日數,就按幾下搞掂。」

廖先生一共安裝了兩部八達通流動收款機,每部280元,每部都用藍芽連接一部手機。他拿出手機向記者展示使用過程,那是一個專用App,點進去可以看到已連接的八達通流動收款機,直接輸入市民需付的價錢即可進行交易:「比如客人要付15元,我輸入後機器就顯示15元,客人拍卡就可以。」

輸入銀碼後客人拍卡,整個過程不過幾秒鐘,廖先生感覺十分方便:「好多客人都唔想帶太多銀紙或者散紙,公公婆婆通常就將八達通掛喺心口,直接嘟,方便又乾淨。」

交易之後, 手機會顯示交易紀錄,交易時間準確至秒數,所以不用擔心帳目混亂。自己幾點開工、收工,中間時段交易一目了然,而資料亦會顯示客人八達通號碼最後四個數字,不怕有人耍賴而「口同鼻拗」。

廖先生表示八達通流動收款機十分方便。
廖先生表示八達通流動收款機十分方便。

半年免手續費之後收1.5%

廖先生說復市不久後,八達通公司即有職員過來派通知,表示會有一個關於八達通流動收款機的講座,但最後只得幾個人去聽,所以大部分人都只是一知半解,到最後才沒有安裝。其中一個誤解係以為部八達通機要收取高昂費用,但廖先生說:「部機係八達通公司免費俾,不收錢,就算到期唔做亦不會收返,佢話你扔咗佢啦。其實部機唔壞可以用好多年都得,就算壞咗,買過部新機都係280元。」

另一個誤解就以為會收手續費,廖先生解釋:「頭半年都唔收手續費,第7個月先開始就收1.5%,即係100元才收1.5元,無最低或最高收費上限,不用擔保人亦無最低消費,不限做幾多生意,亦唔會話做唔到就收你錢,總之幾多生意都係1.5%。」

政府補貼的5,000元一次性資助,可以幫補檔販換機及支付手續費,因此廖先生認為根本不用擔心有甚麽額外支出,而且安裝了之後不代表只可以收八達通,仍然可以收現金:「唔係全部客人都用八達通,有人會覺得啲錢拎來拎去,十幾元不如就嘟咗佢啦。大額一、二百元佢可能會畀現金,我現金都接受。」

市民支持電子支付買餸

紅磡街市買賣,主要使用現金。
紅磡街市買賣,主要使用現金。

廖先生在紅磡街市做了11年,在眾多檔販中算是比較先進,下載App及網上登記資料都自己一腳踢,不用專人過來幫忙:「可能『老友記』覺得麻煩,亦可能有檔主年紀大,唔識用手機,甚至使用的都是舊式手機,所以就算數。」另外,亦一些賣濕貨的檔販,比如魚檔,他們雙手「濕濕立立」,又要戴手套,根本不方便按手機。

「不了解,不會用,嫌麻煩」,也許就是為安裝率如此低的原因。然而,從市民角度而言,電子支付是好事,八達通人人都有,只要「嘟一嘟」就可以。紅磡街坊陳女士都認為用電子支付比較好,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因為老人家對電子事物未必熟悉:「我OK,如果沒有電子支付才畀現金,盡量用支付寶或者八達通,唔使整到咁污糟,隻手又腥。」

慈雲山街市電子支付設施齊全,市民卻反應冷淡。
032
慈雲山街市電子支付設施齊全,市民卻反應冷淡。 032

慈雲山不收現金行不通

慈雲山是第三波疫情的重災區,與紅磡街市不同,慈雲山街市早在領展接手時已開始接受電子支付,街市商戶八達通、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一應俱全,每檔還有一部積分機,市民買完菜後可以在檔位用積分卡拍卡儲分,用來換取不同禮物。記者採訪當天,現場觀察市民絶大多數仍是用現金支付,但縱使這樣,他們也不忘拿出儲分卡來「嘟卡」儲分。

去年10月開業的「本灣水產」,是一間開業初期完全不接受現金的超市,場內只接受電子支付。據其官網介紹,此營運方式有助減少排隊,令市民能夠快速購物。然而慈雲山始終老人家較多,對於這種新模式難以習慣,他們經常在付款時才知道不收現金,需由職員協助及解釋。不收現金政策持續不到一年,「本灣水產」數個月前已「跪低」,開始接受現金。

莊太量: 不安裝或因不能「打斧頭」

莊太量
莊太量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副教授莊太量認為,八達通在香港其實一直在使用,還可以儲分,是可行的電子支付方案。不過,他提出了另一個街市檔販不願意安裝的原因,就是再難以「打斧頭」,或怕被人知道一天收入多少。

「為甚麼的士不喜歡裝八達通?地鐵又有,巴士、小巴又有,點解的士咁耐都唔裝?因為裝了就收不到貼士,你一定要找贖。」莊太量認為,電子收費其中一個功能,就是把每日的交易數目變得清清楚楚:「如果我是老闆,老闆最驚就係你偷錢,因為無紀錄。菜價日日不同,一日賣幾棵,無紀錄,錢自己落袋都得,但裝咗八達通就完全唔得。」

48650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