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壇奇兵】目標25萬黨員 不考慮政治背景 紫荊黨總裁黃秋智︰藍黃都可以愛國

選舉委員會及立法會選舉將分別於今年9月及12月舉行,成立逾一年的紫荊黨對這兩個選舉似是蠢蠢欲動。紫荊黨總裁黃秋智接受《堅雜誌》訪問時表明,該黨目前超過100名黨員,當中有「黃」亦有「藍」,他認為不論「藍」「黃」都可以愛國。
黃秋智在訪問中直認該黨已獲得中央「祝福」,對於參選仍在「策劃中」,但會爭取所有機會 「可以參選就參選」,全力以赴,希望能夠「全方位參與」。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黃秋智希望在未來的選舉中,
紫荊黨能全方位參與。
黃秋智希望在未來的選舉中, 紫荊黨能全方位參與。

去年(2020年)12月,有傳媒報道,由全國政協委員李山、中國移動多媒體廣播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黃秋智、卓越集團主席陳健文牽頭的紫荊黨,已於去年5月低調成立,直至今年4月,該黨官方網站才向公眾曝光,交代該黨於去年3月1日,「在維多利亞港一艘『紫荊』號遊船上宣告成立」。而該黨的主張,是要為香港爭取「一國兩制、百年不變」。

「政治素人」拒讓極端政客騎劫

近年香港受不同政治風波影響,社會撕裂。
近年香港受不同政治風波影響,社會撕裂。

作為紫荊黨總裁,黃秋智向《堅雜誌》介紹該黨的源起。原來,他們當初有13個人想成立政黨,大家都是「政治素人」,想找一個具代表性,能夠代表香港的名字:「紫荊勳章是對香港有貢獻的人一個很大的榮譽,以紫荊作為黨徽,就是我們要為香港作貢獻。」洋紫荊亦是香港的花,故他們都認為用紫荊做黨名「天經地義」。黃秋智承認他們對香港政治不了解,他和其他黨友亦沒有從政經驗,但2019年的反修例動亂令社會嚴重撕裂,他們覺得作為香港人、一個既得利益者,應該站出來負起責任,搞好香港,不要讓少數政客「騎劫」香港的民主自由及前途。

「好多香港人好像我們這樣的,都忽略了,香港是很現實的地方,我們要搵食,常常要飛來飛去,大部分時間都不在香港。回歸時說舞照跳、馬照跑,樣樣事情維持現狀。我們假設香港OK,只不過過了這麼多年,發現香港是不OK,所以作為香港人真的要出來把關,要做些事情,不可以樣樣靠政府。」

無懼被標籤海歸派、地下黨…

由於李山、黃秋智同屬內地出生,以及二人海外名校畢業回流返港等背景,紫荊黨一出來即被標籤為「海歸派」、中資機構人士、「新香港人」政黨,甚至形容該黨是共產黨在香港的地下黨。

「一開始我們的確被別人說是地下黨,又說我們是港漂黨,諸如此類。對我們來講這些不太重要,到最尾就真金不怕紅爐火。」黃秋智解釋紫荊黨就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政黨,有不同階層和背景人士,有本土香港人、新移民;又有「海歸族」、外籍人士。觀察目前申請入黨人士的背景,就說明紫荊黨是國際化及多元化的政黨。黃秋智認為開頭被標籤不等於將來也會被標籤,相信日後能夠得到市民支持。

身兼政協委員的李山兩會期間獲領導人接見。
身兼政協委員的李山兩會期間獲領導人接見。
陳健文亦是紫荊黨牽頭人之一。
陳健文亦是紫荊黨牽頭人之一。

以市民利益為中心的「行動黨」

成立初期,紫荊黨就定下招收25萬黨員的目標。然而,目前立法會擁有最多議席的民建聯,會員人數亦只有46,000多人。紫荊黨憑甚麼可以吸納這麽多黨員?黃秋智這樣說:「香港是自由和百花齊放的地方,任何人都可以選擇任何黨。紫荊黨是愛國愛港、建設香港、以香港市民利益為中心的政黨,是一個『行動黨』,光譜很闊,不會理政治背景,只要遵守一國兩制原則,都可以成為一分子。」黃秋智認為,紫荊黨可以吸引很多過往沒有加入黨派的人士參加。

既然吸納黨員不考慮政治背景,那黨內有沒有「黃絲」黨員?黃秋智爽快回應︰「當然有啦,怎麼會沒有?『黃』都可以愛國。」現在黨內有「黃」有「藍」,他聲稱大家都相處很好。

「香港有750多萬人,有加入政黨的只有10多萬人,還有700多萬人,都可以加入我們。」不過,黃秋智亦承認與其他建制派「相同之處大於區別」,而紫荊黨的成立也不是為了與其他黨競爭,而是希望合作,團結不同黨派去解決問題。

直認有中央「祝福」尋求市民支持

很多人認為,紫荊黨想在香港政壇有所作為,其中一個關鍵是要得到中央的「祝福」。黃秋智說,他們成立政黨之初,並沒有知會過任何人,但經過「歲月的考驗」,該黨做的事都能代表香港人,香港人對他們亦都理解和受落。李山在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時,更得到領導人的接待,雙方有深刻交流︰「我們是有中國的祝福,我們是有政府的祝福,我們是有中央的祝福,這是我們完全感覺到和可以講出來的。為甚麼我們有信心?因為我們做的事都為香港好……有沒有祝福及支持已經是定了,接下來我們要考慮做些甚麼可以『省鏡』,可以令市民更加支持。」

全方位參與未來不同界別選舉

問到紫荊黨有何鴻圖大計?未來選舉會否派人參選?會否與建制派在選舉上協調?黃秋智表示,該黨目前約有100名黨員,在會務發展、對外聯絡、政策研究等各方面都有分工,未來會加強對外宣傳,讓普羅大眾認識該黨,並會「落區」與各階層人士交流。對於未來的選舉,該黨亦在策劃當中。他說,黨員中有很多都有能力可以去參選,黨亦會「全方位參與」,立法會三大界別都希望有人參選。

「從理念來講,我們一定會爭取所有機會,可以參選的就參選;不可以參選的,也會支持可以分享我們理念的人去參選。我們當然會全力以赴。」黃秋智重申,紫荊黨會「積極參與」選舉,雖然未來如何安排仍未有答案,但會作出周詳計劃,亦願意與任何黨派協調,更不排除為任何黨派站台。

淡化「顏色」爭取下個50年不變

訪問中,黃秋智多次提到,希望未來的選舉,以至社會上,都可以把政治顏色淡化:「以前習慣不是黃,就是藍,這個習慣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希望我們的出現,可以改變別人的想法,凝聚大家,講下建設,講下怎樣對香港好。」

紫荊黨主張為香港爭取「下一個一國兩制50年不變」,整個黨將圍繞「一國兩制,百年不變」為核心。然而,部分港人認為一國兩制已經變形走樣,甚至社會上出現了「移民潮」,紫荊黨又如何說服港人、一國兩制可以百年不變呢?黃秋智解釋,正正因為如此,該黨才以爭取一國兩制下一個50年不變為目標,希望市民相信香港長遠有前途,到時會較容易凝聚大家一起去發展香港,解決香港的問題,包括經濟、教育、房屋、與內地融合等等。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論壇,亦提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為本港帶來無限機遇。(中新社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出席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論壇,亦提到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為本港帶來無限機遇。(中新社圖片)
大灣區發展迅速。(中新社圖片)
大灣區發展迅速。(中新社圖片)

《國安法》對症下藥消除極端分子

黃秋智認為,一國兩制中「兩制」是指「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香港至今仍是奉行「資本主義」,只是《基本法》實施過程中出現了漏洞,「應該做的事情沒有做到」,才令香港出現2019年的社會暴動,讓部分想分裂國家、搞顏色革命的人脅持了沉默的大多數。他相信,《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以及新選舉制度的確立,可以對症下藥,將一些極端分子消除。

對於有指《港區國安法》及選舉制度的修改,扼殺了香港的民主自由,黃秋智並不同意,亦沒有接觸過有這樣想法的人。他認為這種想法是對法例有誤解︰「如果你去造反、煽動當然沒得講,除此之外你有甚麼不能做、不能講?你駡誰都可以。」他認為《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社會平靜了很多,接下來就是要呈現出香港未來的發展藍圖,回復市民對香港的信心。

黃秋智慨嘆,新加坡政府現時已經考慮到未來50年之後,他們的國家會怎麽樣;中國政府每5年都有個「五年計劃」,清清楚楚列明未來如何發展;甚至深圳市政府都有關於2035年的藍圖:「深圳2035想做甚麼?他們想Double 他們的 GDP,深圳 GDP 其實已經超過香港。試問一下,香港有誰在想2035應該要怎麽樣?」他認為中央已經為香港創造了環境,之後如何發展,就要靠香港人自己。

政府不應只做「物業管理者」

紫荊黨認為政府應該對香港的未來有長遠、周詳的計劃。
紫荊黨認為政府應該對香港的未來有長遠、周詳的計劃。

在黃秋智的理解之中,香港回歸前的殖民時期,只是一個「管理型政府」,而非「策劃型政府」,當年港英只希望維持現狀、平穩過渡,一直採取所謂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所有潛在問題一直沒有人注意。回歸至今廿多年,很多原本不是問題的,亦隨着社會改變,積聚成一個大問題。

「今日見到很多問題,其實是經過很多年聚積下來。」黃秋智認為要解決香港的問題,不能只要求政府去做,而政府亦不應只甘於做一個「物業管理者」,應該要有周詳的計劃,為香港打拼,為香港前途鋪路。紫荊黨亦希望能把有能力的人推薦給政府。

紫荊黨期望為香港做三件事

黃秋智強調紫荊黨不是會退縮的政黨。
黃秋智強調紫荊黨不是會退縮的政黨。

既然香港問題多多、困難重重,又如何能夠解決?黃秋智希望紫荊黨可以為香港做三件事,第一就是令香港經濟「起番身」,解決房屋、教育、貧窮等幾個深層次問題;其次是為香港擴闊發展機會,利用大灣區機遇,使香港扮演領頭人角色,把大灣區塑造成新的國際都市,同時讓香港年輕人得到發展機會;最後就是繼續鞏固香港作為中西之間橋樑的角色,消除內地與國際間的疑慮,促進中西方合作:「這個功能全世界只有香港才做得好。」

黃秋智又提到,2019年發生的事,最大怨氣、最不開心的是年輕人。香港下一代缺乏向上流的機會,造成他們不滿社會現狀。紫荊黨的成立就是為了下一代,黃秋智歡迎年輕人加入該黨的平台去發聲。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