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間對副局長與政治助理一直無甚好感,早前有立法會議員質疑他們高薪厚職但無所作為,本刊就相關情況向多名副局和政助進行查詢,邀請他們接受訪問,分享一下工作上親身經驗和對相關問題的看法。然而,大部分副局政助玩失蹤,個個都唔願見人。看來,今次副局和政助們一齊面對「外敵」真係好「團結」!

文:郭延桐

政府自2008年增設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副局長每月薪酬由21.8萬至25.1萬元;政助每月薪酬上限約11.7萬元,最低8.4萬元。然而推行11年來一直備受爭議,有人質疑二者由政府閉門招聘,用人唯親,而且薪酬過高,但職責不清不楚,工作效率低。《堅雜誌》就相關問題聯絡了當中9名副局或政助,他們的反應拘謹害怕,只是禮貌性回應,其中有二人更是「已讀不回」,最終竟沒有一名副局或政助願意接受訪問。

問責官員出席社交場合,常有合照,圖中右前為陳百里,右後吳璟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 德權(後排右四)、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後排右二)及立 法會議員等。
問責官員出席社交場合,常有合照,圖中右前為陳百里,右後吳璟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 德權(後排右四)、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後排右二)及立 法會議員等。

當中有人向本刊透露,他們非常害怕回應相關問題,理由是畢竟政府向來講求團隊合作精神,不希望存在個人主義,就算被當眾表揚,但好有可能會變成「出頭鳥」,被其他人排斥,或被質疑炒作出風頭。

本刊經由whatsapp聯絡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政助吳璟,他卻轉用「微信」回覆本刊:「你好!我收到你的whatsapp。謝謝邀請,但需要時間考慮一下,畢竟政助較少接受訪問。」考慮至本刋截稿前已差不多一個月,仍未有回覆。

民政事務局政助黎穎瑜則如此回覆:「I got your message. Let me revert to you later. Thanks.」意指多謝你的訊息,稍後回覆。

勞工及福利局政助馮興禮回覆說:「我之前已為有關政助工作的事情做過訪問,所以也沒有新的分享。」勞工及福利局副局徐英偉更指:「呢個題目講到有啲悶,不如你搵吓政制事務局,因為呢個屬於佢哋範疇」。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陳濂浩、運輸及房屋局政助符傳富更是對訊息「已讀不回」。

權責含糊不清 無助官員溝通

特區政府於2008年設政治問責制,增設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兩層問責制架構,但這一制度推行至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在整個政府的管治架構中,發揮甚麼樣的作用仍然含糊不清,他們沒有特定工作範疇、沒有訓練,每個政策局各司各法,甚至將他們投閒置散。副局與政助無特定渠道與社會各界及政黨之間溝通,更加未能以政治手腕提升政府管治能力。

早前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思代表當日抱恙的黨主席葉劉淑儀,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要求政府定期檢討副局、政助職責及工作效率等問題,惹來跨黨派議員一齊開腔怒斥一眾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無作為。當日人人踴躍發言,恍如一場批鬥大會,令副局及政助問題再一次引起公眾關注。

容海恩表示:「不好意思都要講,財經事務及庫務局2017年十月至今有18條條例草案,要向我們游說,但葉劉淑儀和我都未接過任何副局長或政治助理的電話或短訊。」


徐英偉(右)建議本刋訪問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徐英偉(右)建議本刋訪問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黎穎瑜(右)回覆指稍後回應本刋查詢, 但沒有了下文。
黎穎瑜(右)回覆指稍後回應本刋查詢, 但沒有了下文。

議員異口同聲 齊轟不知所謂

工聯會新界西議員麥美娟說:「有位副局長積極參與業界活動,一晚出席四至五場業界的典禮。不過說到局方要推銷一項新政策時,你問業界副局長有沒有聯絡你們,是沒有。他的工作主要到不同的典禮,包括就職、紀念(典禮)幫手拍照、自拍。」

公民黨九龍東議員譚文豪說:「在我選區九龍東有一塊海濱用地,改做職業訓練局,居民很大反應,打給局長又回到政治助理回答。他居然跟我說:『你不是持份者。』政治助理現時權力是否大過局長?是否已代表局長,做推走議員、破壞行政立法關係的動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作出官腔答覆:「每個政策局內,政策範疇內容都有不同,部分可能比較技術性,部分可能政治性,部分可能民生工作比較重。實質上溝通過程、磨合過程,在處理每件事的過程中,總可以汲取經驗,如何做得更好。」他建議議員如有意見,可以直接向相關的司局長提出。

陳浩濂對本刋的查詢,「已讀不回」。
陳浩濂對本刋的查詢,「已讀不回」。
陳百里說,他常出席活動,與業界人士交流。
陳百里說,他常出席活動,與業界人士交流。

「自拍副局」 死撐係政策交流

對於有議員批評指有副局或政助只懂在社交場合自拍,矛頭更指向商務及經濟局副局長陳百里,陳百里這樣回覆:「大部分照片都是應業界朋友要求合影留念。重點是大部分時間也是在交流,業界人士亦會把握機會向我反映意見,這些都是我們的工作。」

他續說:「Alice(指出有副局自拍的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和其他很多議員,尤其商界代表的幾位議員,與我亦同場參與過很多活動,相信他們也看到我主力是與在場人士作政策上交流。」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邵家輝曾在立法會上維護「自拍副局」,指出該位官員每晚跑幾場,其實相當盡責,身體力行撐業界。

馮興禮表示沒有新的分享。
馮興禮表示沒有新的分享。
本刊記者與馮興禮的 whatsapp 對話。
本刊記者與馮興禮的 whatsapp 對話。


吳璟儁以《微信》答覆本刋查詢,對訪問的邀請,表示要考慮。
吳璟儁以《微信》答覆本刋查詢,對訪問的邀請,表示要考慮。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