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肺炎肆虐全港,正當有醫護工會繼續以罷工脅迫政府「全面封關」之際,另一邊廂,卻仍有人奮不顧身,自願走入隔離病房照顧病人。在仁濟醫院做了8年支援服務助理的黃垚銓姑娘是其中之一,自告奮勇舉手加入「dirty team」,下周一(10日)便要展開為期6周、與世隔絕的前線工作。當記者問到她為何這樣勇敢,她說:「我也不知道,我只知病人很需要我!」

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在新型肺炎疫情持續下,各間公營醫院都會以抽籤形式,決定由哪個醫護進入高危的隔離病房工作。黃姑娘憶述:「當經理問有無人自願進去(隔離病房),我便舉了手。經理覺得很奇怪,我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就是很想進去,我真的覺得很需要我去幫助別人。我已經覺得我自己好好,別人都沒得選擇,本身就已經在那個(隔離)病房工作。」

本身在仁濟醫院復康病房工作8年的黃姑娘,多年來細心照顧長期病患者,每天餵食、替他們洗澡、換片和做物理治療。她坦言,這一行是厭惡性工作,不是人人都接受到,但她完全不怕:「我爸爸也曾中過風,那時候我是主要照顧者,後來爸爸過了身,我在巧合下入了這行。面試時對方第一句問我:怕不怕屎尿痰?我說我不怕,因為我照顧過爸爸,我知道。現在當我遇上這類型的病人時,我也會特別照顧他們。」

談起因醫護罷工而受影響的病人,黃姑娘數度哽咽。
談起因醫護罷工而受影響的病人,黃姑娘數度哽咽。

「如果病人是你的家人 你還支持罷工嗎?」

黃姑娘絕對不支持醫護罷工。
黃姑娘絕對不支持醫護罷工。

黃姑娘在接受《堅料網》獨家專訪時,數度哽咽落淚,她坦言不明白為何醫護要罷工,「因為我想起我爸爸……如果你們罷工的話,病人會好慘……你是有良心的,如果你換位思考,那個(病人)是你的家人的話,你還會支持罷工嗎?根本無可能放得下他們的!」她續說:「其實病人是很需要我們,他無得選擇的,沒人幫到他的,只有我們才可以幫到他。」

黃姑娘表明絕對不支持醫護罷工:「我很討厭人罷工,尤其是你做醫護,更加不應該罷工。其實生死這東西,由入這一行開始已經知道的,你如果要怕死,其實現在都可以辭工不做的,對不對?沒有人迫你的,你入得這一行,你就無得選擇。」

不怕跟家人分離 只怕新崗位不熟手

問到黃姑娘怕不怕跟家人分離?她說在自願舉手之後,也有跟家人交帶,丈夫也很支持她。「我有三個小朋友,有個女兒就問,阿媽,你為何要舉手?我就跟她說,因為在病房裡有些資深的、將會退休的同事,有些年輕的同事只得一個小朋友,他們會有家庭負擔,但對我來說我是沒有的。我的小朋友都長大了,我沒有壓力,我不怕,我可以豁出去。」

對於加入「dirty team」,黃姑娘說是對自己的一個考驗:「我想知自己做不做得到,如果做得到,我會很高興。我現在緊張的是,我怕自己不夠熟手,怕會累了別人。」

黃姑娘不怕工作艱辛,自言最高興看見病人康復出院。
黃姑娘不怕工作艱辛,自言最高興看見病人康復出院。

無視謠言滿天飛 只管盡自己職責

現時每天網絡上有很多有關新型肺炎的訊息,黃姑娘認為當中很大部分都是謠言,令本來不怕的同事都變得很害怕。「我不會聽謠言,不理出面有甚麼問題都好,總之你要知道,你的職責要做到,病人你能否離棄?」

可幸的是,黃姑娘負責的病房,這幾天都沒有同事罷工:「其實你問他們支不支持罷工,現在都有些後生的表面沒說,其實是有的。但是這一刻,他們全部都有上班。我都跟經理說,如果沒人上班,我們都可以頂替。但是在(罷工)第一天,咦?全都(同事)回來了;(罷工)第二天又全部回來了。這一刻很高興,無論你政見如何都好,起碼他們都有上班,起碼他們知道要有責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