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建議】(2)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政府只追落後,未有理會質素!」

政府預期「高齡海嘯」將於10年後急速而至,但目前仍在資助安老院舍宿位上「追落後」。安老服務協會主席陳志育批評,政府「追落後」只是追數字。隨着新一代長者教育水平提高,對安老服務期望亦有更高要求,他促請當局應同步改善安老院舍質素,並設立安老專業職系,讓港人可以安心養老。

全港有700多間安老院舍,但服務質素參差。
全港有700多間安老院舍,但服務質素參差。

陳志育接受《堅雜誌》訪問時一直強調,安老院是提供長期護理服務,但今波疫情因政府拒絕接收輕症患者,令大批確診長者滯留院舍,他形容政府這個錯誤決定,造成院舍大爆發,不少長者失救而死:「安老院的功能是提供長期護理服務,並非醫療機構,職員無心理準備要去照顧有高度傳染病的病人。院舍無論環境、設施以至人員培訓甚至裝備,都應付不了這個病毒。」

設立安老服務行業專業職系

陳志育促請政府設立安老服務專業職系,改善業界人手不足問題。
陳志育促請政府設立安老服務專業職系,改善業界人手不足問題。

陳志育認為現行安老服務有兩個根本問題,就是人力資源和土地問題,兩個問題並非單用錢可即時解決。陳志育最關注的是人力資源問題,雖然政府一直有投放資源培訓醫護人員,但當政府要求安老院舍、社區照顧服務同樣要有專業醫護人員時,不論投放多少資源仍然是供不應求。

現時安老服務行業的職業框架,由非專業一下子便跳到專業有很大難度。陳志育解釋,政府所認可的醫療及輔助醫療人員,包括護士、物理治療師等,中間欠缺了中層專業:「如果一個年輕人好有心做這個行業,但可能學校成績並不理想,難道要他20年都做基層護理工作?只因沒有一個中層階梯讓他銜接到專業。」

陳志育認為,長期護理服務與醫療是唇齒相依,若安老院舍的服務水平與醫療專業水平無法連結,只會造成惡性循環,他建議政府應設立安老服務行業專業職系,為從業員提供專業培訓及發展前景,亦可銜接醫護服務。

大房設計非新一代長者期望

至於土地問題,陳志育認為現時不少私營安老院所開設的位置,原先是用作其他商業用途,例如商場或酒樓,本身已有不少限制,加上受到租用年期所限,經營者在投資時亦要考慮回本時間,基本上沒有一個良好條件去營運優質院舍。

政府多年來強調,在增加資助安老院宿位上正在「追落後」,但其實並無改善院舍質素,現時最好條件的政府津助院舍,仍是4人至8人的大房設計,相信已並非新一代長者的期望:「將心比心,如果將來我需要入住安老院舍,最基本不是單人房也是雙人房吧?我不會想5、6個人一間房,這個問題已不是供應量的問題。」

現時內地安老院舍,環境設計標準是採用酒店標準,陳志育無奈地說:「香港這樣一個城市,以今時今日的設施,還告訴市民在『追落後』,很荒謬。」他認為要增加院舍宿位供應及改善環境,建議在郊野公園邊陲位置興建低密度安老院;亦可參考香港房屋協會「長者安居樂」住屋計劃,興建綜合式長者居所:「樓上是長者住屋,可給予能力較高的長者居住;下面設有安老院,供身體較弱的長者入住,另設有醫療配套復康設施、會所等等,這些綜合性項目在其他地方很常見。」

不應以福利角度處理安老問題

新一屆政府即將上場,新任特首李家超在政綱中只有很少篇幅提及安老政策,但陳志育認為篇幅雖短但已涵蓋多個重要範疇,已很不錯:「政綱只是一個範圍,重點是如何去落實這些措施,當中涉及很多具體工作,關鍵可能是將來出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的人選。」陳志育認為安老服務牽涉不同範疇,其實是一個跨政府部門的社會政策,政府不應單以福利角度去處理安老問題:「今波疫情後,社會已出現很多安老改革呼聲,我們不可再用小修小補方式,現時處境是需要大改革,才可繼續前行。」

80668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