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暴開始後,某些商店老闆或公司董事發表親政府或撐警言論,後來被示威者杯葛,甚至大肆暴力破壞。另一邊廂,有商店表明支持示威者,不時施飲贈食,當中主要是小店,後來甚至將店舖獲得的盈利購買物資支援示威者,這些「黃店」逐漸形成了一個所謂「黃色經濟圈」。經過網民群起炒作,「黃色經濟圈」這個概念在香港炒得沸沸揚揚。

空姐Annie開了家牛肉飯店,忽然有一天被歸類為藍店,店舖員工甚至被人用雷射筆照射。為此,店舖幾乎要倒閉,幸好後來有警察踴躍支持,生意才轉危為安。「黃色經濟圈」是否真的威力無窮,商舖不加入就注定倒閉?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實際操作起來「黃極有限」,商界八成都是藍,「黃色經濟圈」只是在發白日夢。

文:郭延桐 圖:黃冠華

所謂「黃色經濟圈」,對飲食業影響最大,「黃店」看似門庭如市,相反那些所謂的非黃店就門可羅雀。位於深水埗的「空姐牛肉飯」被網民劃為「藍店」後,生意額三日內急跌五成,幸得警察群組大量訂飯,才逃過關門倒閉的命運。空姐老闆Annie感歎:「香港目前經歷一場空難,希望香港人可以為吃而吃,而不是為了顏色去吃。」

空姐牛肉飯老闆Annie
空姐牛肉飯老闆Annie

「事源突然有一晚,一個Facebook朋友,他也是做食肆生意的,share了一個post給我,一邊是黃色,一邊是藍色,佢就話,恭喜晒你,榜上有名。跟住我就話咁大鑊?」

Annie知道自家小店被劃分成「藍店」後大為驚訝,其實牛肉飯店,顧客一直都以年輕人居多,Annie深知「這一劃」對食肆的生意一定大有影響。結果不出所料,最受影響的時候,即是最初「上榜」的三日內,牛肉飯店生意額跌了三至五成,最差時甚至跌了六成,眼看即將面臨到虧本狀態,店舖有可能結業。

被不同政見人士肆意攻擊

被劃為藍店的都會被攻擊。
被劃為藍店的都會被攻擊。

「一個女人仔開間舖頭仔,大家都見到有幾大啦,你都要欺負和攻擊,真係好徬徨。」Annie說。「空姐牛肉飯」位於深水埗西九龍中心8樓美食廣場,面積很小,裏面站兩名員工就佔滿地方,顧客購買牛肉飯後可在美食廣場「堂食」或拿走慢慢享用。

自從被劃為藍店後,「空姐牛肉飯」在網上被攻擊得很嚴重,在Facebook被批判到體無完膚:「有啲年輕人得閒行過就講下粗口,問我哋幾時執笠。最離譜一次,對面(黃店)射雷射筆攻擊我同事,他們敵意非常重。」

警察群組義助逃過一劫

光頭劉Sir都支持空姐牛肉飯。
光頭劉Sir都支持空姐牛肉飯。

當時Annie心情很差,不知道如何是好,於是在Facebook上分享了自己遭遇和慘況:「無生意呀,大家來支持我啦。」Annie的痛苦哀號終於引起關注:「好多警察傳訊息來傾偈,他們私底下問我生意如何,我照直講,告訴他們賣剩好多飯盒,他們好心痛好肉緊,call齊兄弟在群組發訊息,叫大家去撐空姐。他們力量好勁,一叫就幾十個飯。」

Annie非常感動,她說警察真的很好,在群組呼籲後,有人一日訂了80盒飯,甚至有人特意由東涌開車出來幫襯;又有「粉絲」從天水圍出來,還特意給她寫心意卡和送禮物,她覺得好窩心,店舖亦避過「執笠」危機。

中大畢業員工突然消失

很多年輕人加入破壞藍店食肆行列。
很多年輕人加入破壞藍店食肆行列。

「空姐牛肉飯」目前只聘有兩名員工,但有一件事令Annie非常傷感:「8月前我有一個男仔員工,做夜班,二十多歲,還是中大畢業,他之前做M記高層,我哋關係本來好好,突然間有一日消失了,他同我早班的同事講,他表弟被人拉了,要保釋表弟。但之後他就再無出現過,我估被人拉了的應該是他,連糧都無出。」

Annie請人有一個重要原則,就是對方是否支持暴力。她不奢望員工支持警察,但不能去搗亂,不要犯法。 Annie現在新請的員工,都說自己是中立,不支持暴力:「我哋間店支持警察,亦有好多警察幫襯我哋買飯食,我無可能請反對嘅人喺度做,一陣(在食物中)做咗手腳,咁我就慘囉,警察就慘囉。」

三年租約期滿被加租

空姐Annie開了家牛肉飯店,忽然有一天被歸類為藍店,店舖員工甚至被人用雷射筆照射。
空姐Annie開了家牛肉飯店,忽然有一天被歸類為藍店,店舖員工甚至被人用雷射筆照射。

Annie的店舖2016年10月開張,早前(2019年9月)完成三年租約,但令Annie大惑不解的是,現時香港經濟不好,生意難做,外面減租甚至免租,但她卻被加租:「我無考究業主究竟係黃定藍,我只知道,他很堅決地要加租。業主是黃還是藍,我答不到,因為我不認識業主,店舖通常同租務部傾,不是同業主傾。」

經濟環境差先要保護自己

空姐牛肉飯小店位於深水埗。
空姐牛肉飯小店位於深水埗。

Annie做過空姐,後來經營這家「空姐牛肉飯」小店,祈求安居樂業。她形容,香港目前大環境經濟轉差,很多食肆面臨嚴重財政危機:「大家都走不掉,無論黃、藍都好。無可否認香港的經濟真是差得好緊要,海洋公園咁大個樂園入場人數大跌,很多食肆都面臨結業。所以我好坦白咁講,無論黃、藍都好,要共同度過難關先。」

Annie說,在飛機上遇到氣壓驟降時,氧氣罩會跌下來,她們的training(訓練)就是教大家首先戴好氧氣罩,然後再幫隔籬戴,她覺得今次反修例風暴都一樣:「香港正經歷一個前所未有的災難,我們首先要先保護好自己,咁你先有能力再去諗點幫其他人,再點樣搞好香港經濟。」

我的宏願是不要分顏色

空姐感激大家支持。
空姐感激大家支持。

「我的宏願是不要分顏色,不要分你我,好似以前咁,我鍾意以前,為了吃辣我今日吃辣,我不想吃辣就不吃辣;我想吃日本菜就吃日本菜,為吃而吃,而不是為了顏色而吃。明明你今日不想吃米線,呢間舖頭是黃色,所以要去支持,我要吃米線,生活唔係咁樣。」Annie語重心長地說。

24753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