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實際操作起來「黃極有限」,例如一間餐廳,食材大都來自大陸,何況根據他接觸,商界八成都是藍,「黃色經濟圈」只是發白日夢!他戲言:「我夠想遇到白雪公主啦。」施永青希望社會無分黃、藍,自由經濟最好。

「黃色經濟圈」討論得越來越激烈,有人忽發奇想,構想開設「黃色銀行」及研究「黃色虛擬貨幣」。施永青笑說:「諗之嘛,唸邊個唔識諗呀?我都諗好多嘢,發夢吖嘛,我夠想遇到白雪公主啦。」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實際操作起來「黃極有限」。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實際操作起來「黃極有限」。

施永青解釋,人可以多發夢,發夢可以得到日間得不到的東西,但是不能「將夢境當作現實」,事情想實現,就要考慮現實。

施永青認為,貨幣的價值,來源於具備通用性,黃金之所以成為貨幣,因為無論中國人、日本人、印地安人都接受,具備世界性:「你整啲(黃色)貨幣出嚟,有無人受先?有幾多人受?或者受了之後只能去黃店買嘢,咁就少好多購買對象。你自己印張陰司紙,要人哋受,點得㗎?所以我話佢發夢咁解。」

網民發起黃色經濟圈。
網民發起黃色經濟圈。

「黃色經濟圈」避不開大陸

「黃色經濟圈」的構想, 在衣、食、住、行上均開始成形,例如罷搭港鐵、取消中資銀行戶口,甚至為支持一間黃色冰室,不惜千里迢迢大排長龍等幫襯。施永青笑說:「我相信他們無諗清楚,間餐廳分分鐘買大陸菜,買大陸副食品,起碼調味料都係大陸啦,唔通買意大利調味料煮粵菜?所以你黃極都避不開,你避唔開就麻煩。」他說,曾經有人發起要抵制李嘉誠旗下商舖,說只要與李嘉誠有關的都拒絕幫襯,但最後:「食又無得食,行又無得行,所以是分不清楚的。」

有店舖大排長龍。
有店舖大排長龍。

商界老闆八成都藍

「如果你以老闆來決定黃店、藍店,你就邊度都唔使去。」施永青笑說,自己所接觸的商界,差不多八成都藍。多數人區分店舖顏色是看老闆而不是看伙計。施永青認為現在香港又不是打仗,黃、藍毋須分得咁清楚:「越是多限制,經濟就越發展不起來,生活就越差。呢一套(黃色經濟圈)在戰爭年代就話啫,敵國你要全部抵制,因為佢賺你的錢買武器來殺你,但在正常、和平年代就不應該如此。」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只是在發白日夢。
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接受《堅雜誌》專訪時表示,「黃色經濟圈」只是在發白日夢。

自由選擇是經濟基礎

施永青不贊成將社會政治化,簡單地區分黃色、藍色,有些人可能又不是黃色又不是藍色。提倡「黃色經濟圈」或者「藍色經濟圈」的人,基本上都是政治考慮多過經濟考慮,而政治考慮的壞處是撕裂社會,要社會分開兩個敵對陣營,互相爭鬥、互相針對,對社會沒有好處。施永青說,根據鄧小平的設想,香港實行資本主義,資本主義即市場經濟,而市場經濟的基礎就是自由選擇。人在自由選擇的時候,通常會有共同經濟利益考慮,但政治利益就很難共同。

「我評論『黃色經濟圈』的一些理論,同樣適用於『藍色經濟圈』。依家人地(黃營)劃(黃色經濟圈),你就要模糊化,好過劃得咁清楚,藍嗰邊唔好搞咁多。」這樣社會才有可能慢慢恢復。

除美心,吉野家外,中原地產都成為黑衣的破壞目標
除美心,吉野家外,中原地產都成為黑衣的破壞目標

美食之都聲譽難保

根據自然法則,弱肉強食,留下來的都是好的。施永青擔心,若政治考慮多於經濟,最大的壞處是會造成「弱種流傳」 ,不好吃的餐廳可能因為政治立場鮮明,而形成大排長龍的現象。

「經濟上,例如你去食嘢,你會選擇價錢便宜、味道好、服務周到、裝修舒服、乾淨衞生,你去食嘢的時候會做出自由選擇。這種選擇,除了你自己得益,社會都得益,因為那些不好吃的就會沒有人去吃,就會把服務不周到、衞生條件不好、價錢貴、味道差的淘汰。但若然越黃的越多人幫襯,越藍的越多人幫襯,咁就反而造成弱種流傳。」施永青認為,這種情況若持續下去,香港美食之都的美譽會不保,因為大家不是選擇美食。

施永青擔心,若政治考慮多於經濟,最大的壞處是會造成「弱種流傳」
施永青擔心,若政治考慮多於經濟,最大的壞處是會造成「弱種流傳」
24755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