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苦難言】(2)為防疫訂立「特別要求」 僱主有歧視外傭之嫌

本地外傭看似十分吃香,但協助外傭的非政府組織「外勞事工中心」並不同意,因為外傭來港工作為賺錢養家,轉約外傭的待遇亦只屬一般,質疑「跳工」搏加薪指控並不合理,反而在疫情下外傭面對僱主很多不合理要求,為保工作亦只會啞忍。

工會指外傭來港只為打工養家,不會胡亂「搏炒」。
工會指外傭來港只為打工養家,不會胡亂「搏炒」。

唐曉昕:疫情期間外傭心理壓力大

唐曉昕指,部分僱主在疫情期間向外傭提出很多不合理要求。
唐曉昕指,部分僱主在疫情期間向外傭提出很多不合理要求。

外勞事工中心社區關係主任唐曉昕表示,由去年初疫情爆發至今,外傭在工作或生活上亦面對不少困難,例如早前很多外傭僱主需要在家工作,小朋友亦要在家網上學習,令外傭工作量大增,而政府又呼籲外傭放假時在家休息,更令她們面對更大困境:「外傭本身在僱主家中工作及居住,如何確保她們得到真正休息?其實她們亦承受極大心理壓力。」

據唐曉昕透露,部分僱主擔心外傭外出會受到感染,於是訂立了很多不平等條約,但外傭為保工作亦只好忍受,例如禁止外傭假期外出,更表明不接受便會解僱;亦有僱主會以「專車」接送外傭出外寄錢或處理個人雜務,務求掌握外傭外出的地點;甚至有僱主要求外傭只能在所住屋苑樓下的公園放假,更聲稱會隨時突擊檢查。對此,唐曉昕說:「可能外傭亦會想,我也不知僱主去過哪裏呀?這變相帶有歧視。」

不信會刻意「揀工」「跳工」

照顧長者是普遍外傭的日常工作。
照顧長者是普遍外傭的日常工作。

疫情加上社會經濟環境變差,不少外傭被終止合約。唐曉昕相信外傭現時找工作雖然不難,但待遇亦只屬一般,看不到有「揀工」情況。她解釋,外傭來港只為賺錢養家,「吊高來賣」只會令自己開支不斷增加:「如果很久也找不到僱主,住宿、生活、飲食、簽證等開支亦不少,她們是帶錢來旅行嗎?若有錢來旅行,為何要在這裏做外傭?為何要給中介費來這裏?」

唐曉昕亦質疑僱主指控外傭「跳工」的現象。何謂「跳工」?完全沒有既定標準。外傭辭職可能存在其他問題,而外傭為怕被指「跳工」亦會自我審查。入境處為打擊「跳工」,對斷約外傭轉工有嚴格審查,若未能提供合理原因或證明文件,申請便不獲批准:「『跳工』這個說法令大家對外傭沒有信心,外傭亦會認為是打擊她們與新僱主的信任。」

港府對外傭欠特別支援

政府在疫情期間雖然放寬外傭在港找工作的安排,但唐曉昕卻認為欠缺特別支援,令到很多外傭留港找工作時,需耗盡積蓄租住臨時住宿,卻又反過來被政府指這類臨時住宿環境欠佳,容易發生爆疫風險。唐曉昕建議政府與領事館合作,為外地來港外傭及在港找工作的外傭提供免費檢疫及住宿設施,減輕僱主與外傭負擔。

5816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