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由6月至今已持續燃燒逾三個月,香港各區暴力示威衝突仍不斷上演。要「止暴制亂」,面對一次又一次腥風血雨,總是只有香港警隊冒着生命危險,忍受着被粗言辱罵、網上欺凌的壓力,流着血與汗,在戰場上奮力單打獨鬥,甚至家人資料也被人起底。那邊廂,特首和一眾高官卻彷如活在「平行時空」,毫無對策一味譴責,在這時刻,市民不禁要問:尊貴的高官們,到底去了哪兒?

文:潘翠華

反修例示威持續多時,林鄭月娥與一眾司局長口講「譴責」,實際上毫無對策。(中通社)
反修例示威持續多時,林鄭月娥與一眾司局長口講「譴責」,實際上毫無對策。(中通社)

反修例風波發酵,蔓延至全港每個角落。示威者多次不分晝夜違法堵路、破壞公物、縱火,警隊也就不分晝夜站在最前線維持治安,只求趕在黎明到來之前驅散示威者,回復社會安寧。

早前一張照片在網絡上瘋傳,照片顯示,在一次荃灣的警民衝突之中,所有記者鏡頭都瞄準因為生命受威脅而舉起手槍的警察,這張照片更見警察孤軍作戰的無奈。

誠然,這場運動的規模之大、範圍之廣,絕非單純由警隊一方可以解決,需要政府各部門協作,共度時艱。可是,這三個月以來,無論是政府高官或公共機構,都抱着「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態度,一邊將「止暴制亂」掛在口邊,一邊卻由得警隊孤獨賣命,不但向示威者節節讓步,更甚者對他們的暴力破壞視若無睹,鮮有事後追究,以免自己成為下波被針對對象。

梁振英抨楊潤雄(圖)「姑息養奸」。
梁振英抨楊潤雄(圖)「姑息養奸」。

暑假前已經有部分學校舉行反修例罷課,教育局不以為然。9月開學後,罷課浪潮一發不可收拾,部分愛國學校也遭殃,學生在校外玩人鏈、叫口號,更有為人師表者公然發布仇警言論,事後竟獲校方包庇,保留教席。有警員子弟被網上起底「欺凌」,家長天天提心吊膽帶子女上學,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口講關注,但實質上又做了甚麼?日思夜想,就只想出那些不着邊際的所謂「開學指引」嗎?今後,如何杜絕學生在校內不會受到激進教師的荼毒,也沒聽聞教育局提及。

校園內政治氾濫,教育局不管。
校園內政治氾濫,教育局不管。

民政局:劉江華有掌握民情嗎?

事實上,政府可以做的事實在太多。先講民政事務局,根據官方網頁簡介「民政事務局政策範圍廣泛,包括公民教育、青年政策、地區及公眾關係、體育康樂,以至文化藝術等」。由6月起因反修例而激發的群情洶湧,劉江華局長早就應該掌握好民意,而不是民憤爆發後仍無反應。

食衞局局長陳肇始未有派出相關部門清理連儂牆。
食衞局局長陳肇始未有派出相關部門清理連儂牆。

食衞局:陳肇始放任連儂牆製造紛爭?

又譬如街上到處可見的「 連儂牆」,或港鐵太子站外悼念所謂「831死者」的祭品,其實都觸犯了《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如果張貼警員的「起底」資料,更是觸犯了《私隱條例》。這些不是食物環境衞生署該派員去依法清理的嗎?為何容許示威者持續犯罪,只得普通市民有勇氣走出來,撕掉那些政治宣傳品?食環局所隸屬的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去了哪兒?簡直是一派事不關己的態度。

區區連儂牆,食衞局不管。
區區連儂牆,食衞局不管。

運房局:陳帆關注過機場之亂嗎?

香港機場作為全球最繁忙的交通樞紐之一,被示威者數次堵塞,無數乘客被滋擾,香港國際形象大幅下滑,近30多個國家和地區向香港發出旅遊警示。有機師和空姐高調參與政治運動,甚至裏應外合在機場發起各種「不合作運動」,連國家民航局都忍不住要親自出手制止,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和機管局到8月中才向法庭申請禁制令,會否太後知後覺?政府似乎只是見招拆招,沒聽聞政府部門與機場管理局開會商討對策。

商經局:邱騰華有計救經濟嗎?

反修例示威在全港各區「遍地開花」,飲食、零售、旅遊、服務業等一蹶不振,有學者憂慮本港經濟比「佔中」和「沙士」時更差。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可有想出甚麼實際的應急措施去支援在瀕危邊緣、叫苦連天的中小企,以及遭受重創的旅遊業?

李家超是修訂逃犯條例的 關鍵人物,如今卻「潛水」不問責、不下台。
李家超是修訂逃犯條例的 關鍵人物,如今卻「潛水」不問責、不下台。

保安局:李家超的問責呢?

追溯到最初,一手一腳弄出個《逃犯條例》修訂的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現在去了哪兒?作為關鍵人物,不問責、不下台、沒擔當,這是當今為官應有的作風嗎?

暴徒連日來連串暴力行為,警隊孤軍作戰。
暴徒連日來連串暴力行為,警隊孤軍作戰。

政府施政如一盤散沙!

應該做的還有很多。當醫院拒絕甚至阻礙警察執法時,醫院管理局有個說法嗎?當暴徒破壞各種交通工具時,運輸署在哪兒?當外地源源不絕輸入頭盔、面罩、裝甲等各種物資時,海關在哪兒?當政府需要宣傳政策、澄清外界不實報道時,每年花費逾10億元公帑的香港電台又在哪兒?

誠如不少政界人士提醒,政府必須設立靈活機制,就反對《逃犯條例》衍生的種種問題作適時應變。回顧03年沙士危機,時任特首董建華也成立專責小組每天開會,調動不同部門人手,作應變及商討對策。政府明明是一個整體,但如今卻像一盤散沙,你有你做佢有佢做互不干涉,「團隊精神」去了哪兒?

政界中不時有人問:「特首,你一個人,你做得晒嗎?」然而事到如今,除了那個有姿勢但仍未知有沒有實際的「對話平台」之外,政府的施政仍未見到有令人放心的轉變。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