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聊生】(2)美容小店一殼眼淚 物業加按再加按等運到

「真的想不到前景會如何,我們只不過希望可以維持生計!」從事美容業約27年的Venus及Shirley形容過去一年疫情反反覆覆,但美容業確診個案極少,卻3次被勒令停業「陪葬」,至今(2021年1月中)已超過120日,二人每日只能望天打卦,希望疫情早日消失。

Shirley(左)及 Venus(右)表示, 疫情反覆,對前景難有寄望。
Shirley(左)及 Venus(右)表示, 疫情反覆,對前景難有寄望。

Venus與Shirley 3年前合作,在上環開設樓上美容小店,Venus主力美容服務,Shirley主力產品銷售,Venus形容過去幾年是自己從事美容業以來生意最好、最上軌道的一段時間,但受2019年底社會運動影響,上環區不時有遊行及破壞,生意已減少達30%。

以為似當年沙士可照常營業

直至2020年1月疫情爆發,對她們衝擊更大。Venus憶述當時臨近農曆新年,已四出撲口罩及消毒產品,目的是為了清潔美容院,保障自己及客人,避免交叉感染 。按當年沙士經驗,她以為仍可繼續開店做生意:「初時並不太驚,以為像當年沙士一樣,自己做足防疫工作便可,但無想過今次疫情這般強烈、瘋癲。」

政府去年4月首次宣布美容業在內的多個行業處所停業,Shirley當時雖然感到失望,但仍未絕望,認為只屬短暫措施:「因為政府每次只說停兩個星期,我們堅信兩個星期後可以復業。」結果5月初可以重開,二人雖鬆了一口氣,但生意已暴跌9成。Venus說:「當時即使有客人預約,亦會經過篩選,因我們接觸不同客人,不知他們的背景,我們一定要保護自己才可保護其他人。」

大量美容產品轉售內地無期

美容及按摩業工會多次要求政府讓業界恢復營業。
美容及按摩業工會多次要求政府讓業界恢復營業。

到後來全球所有國家都出現爆發後,Shirley形容當時「心也實了」,加上7月第二度停業,她開始感到慌張及有壓力,因為店舖簽了3年租約,每月租金約35,000元,還有近一年才約滿。Venus補充說:「當時心想是否要結業?但結業也死,因仍揹住租約,業主有權追溯租金,我們要承受很多責任。」即使到8月底重開,之後3個月的生意已全無起色。捱至12月初第三度停業,Venus坦言過去一年業績,5月之後已全是負數,但仍要支付店舖租金,以及儀器供款、燈油火蠟等開支,店舖每月必要支出大約6萬元,全由二人分擔,她們唯有將過往賺取到的不斷補貼。

Shirley年前為開拓生意,想將日本進口的美容產品轉售至內地,已將自住物業重新按揭套現,並購入大量貨品,但受疫情影響,貨品到現時都未能運到內地,全部滯留在貨倉:「我訂購了一批洗面奶,去年2月準備運到內地,到現時已拖了近一年都未能運送,因為檢查收緊了。」面對店舖租金、倉庫租金等多項必要支出,Shirley唯有將物業再次加按:「本身生意做下去都很好,但後來沒辦法,社會運動加疫情,唯有將層樓再加按100萬元周轉,現時每月供樓、倉租連同美容院開要近5萬元。」Shirley雖有想過轉行,但社會環境欠佳,太多人失業,難有出路。

一切重頭開始看淡未來前景

Venus亦抱怨,政府每次宣布停業兩星期,令她難以去找兼職:「如果宣布一次停兩個月,我或許另有打算,但每次都說兩星期,我可以做哪些兼職?我們當然希望復業。」但她從未想過提供上門服務,認為始終存在感染風險。幸好Venus丈夫仍有收入,加上沒有子女,家中租金連其他開支約需2萬元,現時全靠丈夫支撐。

對於未來前景,二人言語間不抱任何期望。Shirley認為,即使疫情消失,估計修復期最少長達3年:「在香港居住這麽久,從未發現原來自己這麽吃得苦。一直以來我們生活都好穩定,現時沒辦法,努力吧!」Venus亦估計,在疫情加上經濟不景之下,即使復業,生意額亦未必能夠恢復,相信要重頭開始:「見步行步吧,可能到租約期滿,再計計數,看看是否可以繼續,我也不可能將積蓄用到負數。」

5145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