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聊生】(3)機場地勤設備司機 被炒後搵工全部「等通知」

「一句說話:聽天由命。我們不能夠將事情扭轉,但政府支援不到工人,我們得不到飽飯食,令到我們沒有工作。」在機場工作達30年,現年59歲的葉先生慨嘆,從沒想過一場疫症,能夠拖垮機場,最終令他失業。

受到各國收緊入境限制,機場航班疏落。
受到各國收緊入境限制,機場航班疏落。

未想過一場疫症拖垮機場

葉先生捱了 9 個月放取無薪假後,最終12 月被裁。
葉先生捱了 9 個月放取無薪假後,最終12 月被裁。

一直在機場工作的葉先生,本身持有重型貨車牌,過去5年在機場地勤設備服務有限公司任職司機,專責將完成維修的升降台車,駕駛給處理飛機的部門使用,月薪約14,000元,另有勤工獎及獎金。
葉先生形容工作忙碌但穩定,尤其是過時過節,飛機升降數量多的時候:「最忙時做到無得停,車輛完成維修便要交出去,很多時段都很忙。」

2020年1月疫情爆發初期,他完全沒想過事情的嚴重性:「以前有班人搞機場(反修例運動期間),我當時還認為他們搞停機場已經很厲害,但估不到這場疫症可以影響全世界,連機場也拖垮。」其後政府採取多項收緊入境措施,他的工作量開始逐漸減少:「沒有飛機來,沒有遊客,沒有旅遊,很多事受到牽連,我們的維修亦減少。」

航空業掀減薪裁員潮

航空業首當其衝,掀起減薪裁員潮,葉先生亦逃不過,去年2月開始被要求每月放7天無薪假,收入大減約3,000元,令他大感「肉赤」。其後有員工不滿公司安排,幾經爭取後,到4月開始便減至每月放4天無薪假:「一個月減約2,000蚊,還剩約12,000元。」

家住油塘的葉先生,太太一直有做兼職,但子女仍然在學,被迫放無薪假後要更加節省開支,但往返機場交通不能省;每月約3,000元的租金更不能省,每日上班已帶飯,只有盡量減少外出節省開支:「我還要照顧母親,要供養她,真是要『死慳死抵』!」

報讀課程為轉行做準備

葉先生認為,政府抗疫工作做得不足,採取的措施亦未有理會基層市民生活:「甚麽保就業,政府只是給錢公司,但支援不到我們工人。」終於在12月9日,他接獲「大信封」,成為被裁一員。雖然心中有數,但葉先生因未能在機場工作至退休,有點悲從中來:「我在公司並無大過失,病假亦很少放,勤工、獎金又取足,想也想不到會被選中。」

失業一個多月後,葉先生面對現實,不斷找司機相關工作,但一直都只獲回覆要「等通知」。
「找過多份工,最初想做回以前拖貨的工作,都是等通知,可能要待農曆新年過後會好些。」他明白受到疫情影響,各個行業都正在「休息」,唯有趁這段時間增值自己,報讀保安及平安卡等課程,希望有助轉行。

葉先生形容過去一年是艱難度過,但亦寄望疫情早日過去:「希望疫情快些好轉,機場恢復飛機升降,全世界不再這樣,希望每個行業都好啦!」

5145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