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不聊生】(4)推拿師傅成功轉職 醫護支援人員收入穩定

「今次政府所做的措施,無顧及到基層工人,可能他們家中無人從事基層工作,所以不明白。」53歲的溫小姐從事推拿行業7年,早在疫情爆發初期便轉職到公立醫院任職醫護支援人員,雖然認為自己比很多人幸運,能夠有一份全職而收入及穩定工作,但過去一年其實生活十分艱苦。

原本從事推拿按摩的溫小姐,為求有穩定收入而轉職到公立醫院工作。
原本從事推拿按摩的溫小姐,為求有穩定收入而轉職到公立醫院工作。

社會運動期間收入大減

溫小姐過往主力透過上門為客人進行推拿按摩,紓緩痛症,高峰期收入超過3萬元,她亦曾參與過不同地方舉辦的推拿技能比賽交流技術,獲獎無數。身為家中經濟支柱,她既要供養父母,亦要供樓及負責家中開銷,擔子不輕。

生活原本算穩定,但2019年底社會運動開始令她生計受損,憶述當時市面經常出現堵路致交通癱瘓,令她接不到生意:「曾經因為交通影響,令我遲大到,之後便失去這個客戶。再後來有些客戶怕我途中出事,亦不想我來。」她當時收入已大幅減少至約10,000元,甚至有段時間因客戶「臨時甩底」,為了不讓父母擔心,照常出門「扮開工」,其實是到圖書館坐。

只要準時出糧都去應徵

政府為防疫,多個行業被勒令停業。
政府為防疫,多個行業被勒令停業。

其後內地開始零星出現疫情爆發,溫小姐當時已擔心香港會受影響,加上收入持續下跌,便決心開始找其他工作:「因為我收入減少,手停口停,所以便找其他工作,那些工種收入可以勉強支援到目前生活,可以準時出糧,我便寄信去應徵。」不過,即使獲得面試機會卻不獲聘用,令她感到很徬徨:「當時沒有收入,又沒有客戶,惟有靠食老本,因為供樓很貴,又要食又要用,父母有長期病患要額外照顧,已靠積蓄消耗了幾個月。」

為了生活,她試過在街頭派傳單,幸好她持有醫護支援人員證書,曾到老人院兼職,亦因為這張證書,最終獲公立醫院聘用,去年2月中正式入職,月薪15,000多元。她坦言為了生活,為了收入穩定才做這份工作:「個名好聽叫醫護支援人員,實際上是清潔工人,幫病人清潔身體,協助病人排放小便以及清潔消毒、運送文件物品等工作。」

入不敷出為家人節省度日

眼前的溫小姐面容憔悴,臉頰瘦削,與2019年獲推拿獎項時神采飛揚的樣子判若兩人。溫小姐說,在公立醫院工作至今11個月,已消瘦了大約10公斤。她一時感觸,語帶哽咽地說,是為生活擔憂,因為收入與支出不平衡,她唯有在衣食住行上節省,穿二手衫、行路上班,留下家中「餸頭餸尾」帶飯上班,只有住屋不能節省:「真是慳得一亳得一亳,因為我能省下一毫,家人便可用多一亳。」

對於將來,她不敢抱太大期望:「我對內地疫苗很有信心,亦相信疫情一定會過去,但不會很快,相信還會有第五、第六波,沒完沒了,要視乎政府所採取的措施。」

5145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