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苦】(1)基層沒有電腦 何來網上學習 「停課不停學」自欺欺人

新型肺炎在港肆虐大半年,全港學生「停課不停學」,迎來網上教學「新常態」。隨着第三波疫情逐漸緩和,教育局終於宣布9月23日復課,學生的學習生活有望回復正常。網上教學看似是未來教學大趨勢,但從過去半年經驗發現,不少基層家庭資源匱乏,連基本電腦、上網等設備也沒有,子女學習進度落後,成績大倒退,家長感到無奈。有協助基層家庭團體認為,在疫情新常態下,政府及學校應要靈活變通,採取不同方法支援基層學童,讓他們也有正常學習的權利。

文:陳 明 圖:黃冠華、受訪者提供

今年升讀小四的明仔,過去大半年只靠用媽媽的手機在網上上堂。
今年升讀小四的明仔,過去大半年只靠用媽媽的手機在網上上堂。

自今年一月底本港爆發新型肺炎以來,教育局便宣布全港學生「停課不停學」,不但莘莘學子自此開展學習「新常態」,足不出戶地對着電腦接受「網上教學」,家長亦要分身成為「陪讀」、「家教」,輾轉至今長達大半年,壓力大增。

一部電話兄弟二人兩份用

柯太(左)認為,視像上課其實與沒有上堂亳無分別,兒子完全不能吸收知識。
柯太(左)認為,視像上課其實與沒有上堂亳無分別,兒子完全不能吸收知識。

因應第三波疫情爆發,教育局8月初宣布全港學校可按擬定日期「開學」,但所有面授課堂繼續暫停,只能繼續採用網上教學。不過隨着確診個案數字拾級而下,教育局在開學日前夕決定,在9月23日及9月29日分兩階段復課。育有3名子女的柯太得悉復課消息後,鬆了一口氣:「可以返學當然開心,他們開心,我們也開心,可以輕鬆得多。」

柯太的長子明仔10歲,今年升讀小四,二子希仔今年4歲,升讀幼稚園K2,幼女只有10個月大,一家五口租住深水埗一個小單位,只靠任職裝修的柯先生每月萬多元收入支撐全家。柯太表示,受到疫情影響,丈夫開工減少,收入僅夠開銷,難以負擔購買電腦,兩兄弟一直只靠她的手機上課,必要時更要犧牲弟弟,讓哥哥優先上堂。

柯太說,希仔第一堂9時半開始,明仔9時40分上完第一堂,才將手機轉交希仔:「一定要讓哥哥上,弟弟只是幼稚園,爸爸說反正他也學不到甚麽。」柯太認為,希仔只是幼稚園K1,根本不明白網上教學內容:「始終是用電話,他根本不知做甚麼,只是自己跟自己玩。」

用手機上課難集中精神

明仔指,用手機上課除了聽不清楚老師講課外,弟弟亦經常在旁搗亂。
明仔指,用手機上課除了聽不清楚老師講課外,弟弟亦經常在旁搗亂。

升讀小四的明仔向記者示範,過去半年如何在狹少的客廳中,將手機放在小摺枱上進行網上教學的情景。他說呆在家中對着手機上課,至今仍不太習慣,最不方便是每次按密碼登入要等數分鐘,網絡又不暢順,還有是弟弟在旁經常搗亂,令他不能集中精神上堂:「很麻煩,網絡有時會卡,老師講課有時聽到,有時又聽不到……常識堂,每次都聽不到。」

明仔又說,每次老師教完書後,會提供功課答案叫他們寫下再提交,課堂一夠鐘,屏幕畫面便斷線:「老師講完書,然後講功課,講完就寫答案在書上,上完堂便用電話影相,再發給老師。」記者問他小三下學期成績如何?明仔說每科都較正常返學時退步,全部不合格:「英文廿幾分,中文都係廿幾分,數學差兩分,常識差3分。」

明仔十分渴望重返學校:「可以與同學一齊上堂,在電話入面老師講不清楚,返到學校,老師講得清楚。還有作文可以在課堂做,老師會教我們,但在電話入面派的作文,老師不會教,要自己做。」記者問他日後如何追回分數?他說:「認真上堂囉!」

網上教學家長責任更大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在停課期間提供託管服務,並借出電腦讓學童上課。(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提供)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在停課期間提供託管服務,並借出電腦讓學童上課。(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提供)

開學日前夕,明仔獲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捐贈一部手提電腦,兩兄弟在開學日終於可以同步上堂,但柯太卻形容情況十分混亂,自己難以應付:「哥哥不太識用新電腦,弟弟上堂中途畫面又中斷沒了聲,妹妹又不聽話在哭。很亂,哥哥也不能專心上堂。」

柯太原先以為網上教學只是短時間,但至今竟長達大半年,她認為長遠來說,這種教學模式根本令學生完全吸收不到知識:「說得好聽是可以視像上課,但其實跟沒有上課沒有分別,反而令我們很麻煩,要專門預備部機給他,一日到黑要看着他們。」柯太說弟弟就讀的幼稚園除了要網上教學,又要家長到學校取功課回家做,每月仍要支付1,500多元學費:「一疊功課拿回來做。做甚麽功課?又是畫畫,我也不太理。」

成績大倒退仍勉強升班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自今年3月起,獲各界捐贈大批電腦予有需要的基層學童。(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提供)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自今年3月起,獲各界捐贈大批電腦予有需要的基層學童。(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提供)

眼見哥哥成績大倒退,柯太無奈地說:「都無辦法,他好像沒有上堂一樣。沒有返學,你責怪他也沒用。」柯太抱怨,學校對他們這類基層家庭欠缺支援,對明仔的學習進度及成績不聞不問。原先,她甚至打算讓明仔留級再讀:「其實哥哥3年級都好似沒讀過,原本打算讓他留班讀多個學期,但爸爸又認為大個仔留級不太好,最後讓哥哥繼續升4年級。」

面對疫情反覆,柯太認為不可能要等到零確診才可復課,只要疫情緩和,個人及學校做好防疫措施,亦可復課:「學習好重要,一直拖下去,哥哥小三已學不到甚麽,小四又跟不上的話,到升中學時會很麻煩。」

施麗珊:數百家庭未有電腦

施麗珊認為,政府在停課期間推行網上教學,應要確保每個學童有電腦設備。
施麗珊認為,政府在停課期間推行網上教學,應要確保每個學童有電腦設備。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表示,現時貧窮線下的基層學童約有23萬人,類似柯太這類資源匱乏的基層家庭,估計最少有數萬個,不少連書枱、電腦、上網等基本設備也欠奉,網上學習出現極大困難:「現時最慘是就業情況不好,收入又減少,部分還有欠租,你要他們拿筆錢去買電腦,真是連食也不夠,那裏再有錢去買?」

自學校推行網上教學開始,施麗珊已接獲近2,000個家庭反映,子女欠缺網上教學基本設備。社協自3月起聯絡不同界別人士,為基層家庭捐贈了逾千台電腦及上網數據卡:「見到很多學生反映,學校沒有電腦申請使用,所以我們自3月起已呼籲,要向基層家庭送上網卡、電腦等等,但到今時今日還有數百個家庭沒有電腦。」

關愛基金資助缺靈活變通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向基層學童送贈電腦及上網卡。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向基層學童送贈電腦及上網卡。

政府一直聲稱透過關愛基金,向中小學推出資助清貧學生購買流動電腦裝置的計劃,但施麗珊卻表示,其實申請時校方要寫明有關電腦是在學校使用或是學生帶回家使用,而過往很多參與計劃的學校,寫明電腦是在學校使用,因此在這情況下,學生不能借電腦回家使用。她認為,政府及學校應要靈活變通,在這種情況下,若學校未能提供電腦予學生上課,便應考慮容許學生作個人申請:「因為在疫情下,不知何時又要網上上堂,加上學校長遠或要學生做網上功課,我們認為學生資助除了要涵蓋上網費津貼外,亦應涵蓋電腦。」

施麗珊又質疑,政府早前既然計劃9月開學時要繼續網上教學,但卻不與學校合作,確保每個學生家中也有電腦可用:「個別有些情況,家中書枱也沒有,或者幾兄弟姊妹,家中怎可可能有幾部電腦?媽媽亦難以照顧。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上堂,完全沒有效率。」社協在停課期間亦將部分活動空間用作託管服務,包括提供電腦讓學生進行網上學習,施麗珊認為學校停課期間亦可將課室開放給予基層學童,輪流使用進行網上學習:「這麽多課室,每間都可以容納數人,甚至輪流用也可以,我認為政府要考慮。」

長期停課學童身心受影響

面對專家預計疫情在冬季或會再度爆發,屆時學校又可能再次停課,施麗珊認為政府在設備、網絡、空間甚至教學上都要預先做好準備,長遠更應參考不同國家的防疫措施,制定一套融合方法主動抗疫。例如現時檢測收費可以調低至基層家庭也可以負擔,讓學生可做檢測後才返學,可讓所有學生都可以安全地返學,又或可考慮輪流上課以控制人流等。

施麗珊擔心,若小朋友太長時間沒有一個正常學習環境,會對智力、心智成長皆有影響,容易造成發展遲緩:「一旦出現確診個案,便躲在家中,這樣是不行的,短期可以,長年累月這樣真是不可行。」

41354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