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暴持續至今逾4個月,仍未有平息跡象,示威者在各區大肆破壞、縱火、堵路,戰線由街頭一直伸延至港鐵站、商場店舖甚至住宅區,負責維持港鐵車站服務的前線人員及維持商場、住宅治安的保安員,首當其衝慘成事件中的「磨心」,接連發生被示威者包圍聲討,甚至襲擊受傷等事件,淪為「政治犧牲品」。

有港鐵職員申訴前線員工在車站內被示威者圍堵時,飽受驚嚇及侮辱,質疑「點解有訴求嘅人要落喺我哋身上去負責找數呢」?甚至要面對因汽油彈攻擊而無路可走的危險。
保安業界更指,前線保安員慘受示威者、住客及警方三面「夾攻」,更要冒着孭上阻差辦公罪名風險,打工變得亳無保障。

文:陳 明  圖:黃智峯(部分)

示威者連月大肆破壞港鐵站。
示威者連月大肆破壞港鐵站。

警方在港鐵站執法引起市民不滿, 不時出現車站職員被包圍聲討事件。
警方在港鐵站執法引起市民不滿, 不時出現車站職員被包圍聲討事件。

「以前話地下鐵路話咁快就到,個個好信任我哋公司,可以預到時間,但係呢次,搞到乘客大失預算,我哋又唔好意思,但係又好無辦法……點解香港會發生啲咁嘅事?自己香港人去對付香港人!」港鐵石硤尾站站務主任Winnie向記者坦言,任職40年來從未遇過這種事。她認為,示威者可能認為港鐵偏幫警察,但其實警方是絕對有權進入站內執行任務,《港鐵附例》亦清楚寫明。她慨歎:「差人做咗佢哋(示威者)出氣對象,整整下連我哋都拖埋落水!」

葵芳站:長時間被困站長室無廁所用

Winnie慨嘆港鐵職員成了磨心。
Winnie慨嘆港鐵職員成了磨心。

本身是港鐵員工代表之一的Winnie,由示威者在港鐵發起不合作運動,至近期嚴重破壞車站設施,不斷有同事向她講述遭遇及訴求,從中感受到同事飽受驚嚇及壓力:「因為突然之間有好多人入嚟個站,蓄意去做一啲令同事措手不及嘅動作或行為,最初真係估唔到咁混亂,嚇得同事好緊要,有啲話唔想返工,真係好大壓力。」

其中葵芳站在「8.11衝突」中,有警員在站內施放催淚彈,引起市民不滿,事後數百人一度包圍車站控制室要求站長交代,事件擾攘至深夜。Winnie指,事後有站內員工向她表示,當晚所有同事被困在站長室內,長時間缺糧缺水,最慘是站長室未有連接洗手間,令被困的同事不能上廁所:「男同事可能搵啲樽都搞得掂,女同事忍得好辛苦,卒之要搵個垃圾桶嚟搞掂。」她哽咽說:「我覺得好唔開心,好肉痛啲同事受到咁無情嘅侮辱,有無咁嘅必要先?咁多個鐘頭去唔到廁所真係好慘。」

黃大仙站:職員返工抬沙包阻隔積水

車站內的客戶中心被搗亂。
車站內的客戶中心被搗亂。

而位於戰區核心的黃大仙站,本月初有示威者堵塞龍翔道後,扭開路邊的消防水龍頭,讓水柱直噴入黃大仙站,令站內水浸。該站同事向她說,翌日返工要抬30個沙包阻隔積水:「佢同我一樣做咗40年,未試過咁樣,無論上上下下都好辛苦。」

至於她工作的石硤尾站,受到的衝擊則相對較少,較為驚嚇的一次,是一班示威者在深水埗做完行動後,礙於深水埗站已封站,遂走到石硤尾站乘車離開:「佢哋由頭黑到落腳,成班咁衝埋嚟,好似啲軍隊咁,啲細路仔都嚇到喊,有啲客就唔敢同佢哋一班車,寧願落車搭下一班。」

還有一次發生在本月初,她看到一名中學生跳閘逃票,上前查問卻不獲理會,逃票者更隨即乘電梯往月台離去,她惟有叫該名學生下次要記得購票入閘:「公司叫我哋要安全第一,太多人就唔好走埋去,因為有咩衝突都係我哋唔着數。」

港鐵發獎金難補職員創傷

近月市民不時到車站要求與站長對話。
近月市民不時到車站要求與站長對話。

Winnie慨歎港鐵職員成為事件「磨心」,直言同事日日返工「都唔係幾想笑」,士氣亦較為低落。雖然公司本月底向前線員工發放每月2,000元「特別嘉許獎」激勵員工,但她形容這項獎金只是「苦中一點甜」:「好多同事話寧願唔要呢啲獎金,令到香港平息晒一切就最好。」

儘管前景仍未明朗,但她仍樂觀地認為事件總有一天會完結,只希望滋事者可退一步反省,為市民大眾設想:「如果有列車事故,我哋當然抱歉啦,但如果因為呢啲事件令到列車有事,我哋就覺得好冤枉,亦對唔住普羅大眾,希望生事既朋友諗深一層,香港而家個狀態已經非常唔好,希望佢哋明白。」

設施被破壞維修員心痛

魯志薪對示威者破壞港鐵設施感到心痛。
魯志薪對示威者破壞港鐵設施感到心痛。

港鐵員工對外要應付示威者衝擊,對內亦要照顧被示威者破壞得體無完膚的設施。在銅鑼灣站負責車站維修的香港鐵路員工總會理事長魯志薪,眼見朝夕相對的設施被打爛感到心痛:「我哋梗係好唔開心啦,我哋不停維修,你就不停破壞,個設備無罪㗎嘛,佢哋唔應該將呢啲嘢發洩喺設備上囉!」

30年來一直負責車站維修的他,指自己「對機器多過對乘客」,較少直接遇到示威者正面攻擊,只試過在站內檢查被破壞設施時,有人專登走到他面前質問他,為何要幫港鐵修復設施,他只沉默地做好自己工作便離開。

銅鑼灣站:關站落閘鐳射筆照面

大批出入閘機損毀。
大批出入閘機損毀。

由於銅鑼灣站位處核心戰區,過去數月經常爆發示威衝突而要封站,魯志薪在9月15日便「站在最前線」。

當日大批示威者未有理會警方反對在港島區發起遊行,至傍晚多區出現示威者縱火、堵路,又破壞及堵塞多個港鐵站,港鐵宣布多個港鐵站封站,其中銅鑼灣站E出口原本已落閘,但被示威者強行拉起鐵閘,職員未能再次成功落閘,當時站長要求他與另一同事到場協助,期間不斷被示威者用鐳射筆照射:「當時有30至40個警察喺出口位做人盾,我哋走上前幫手落閘,最後都成功,事後睇片先知被人用鐳射筆照住塊面。」

後備零件用盡或再無設施可用

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曾到港鐵請 願,不滿示威者攻擊前線員工。
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曾到港鐵請 願,不滿示威者攻擊前線員工。

魯志薪多次以「你破壞,我維修」來形容近期的工作,加班亦有增加。他解釋由於人手及後備零件只按正常保養計算,在示威者連月來破壞下,後備零件已越來越少,維修亦越見困難:「如果咁嘅破壞性行為持續,卒之係會有一日無晒零件,乘客無得用設備。」而將軍澳線部分車站已出現這種情況,擔心破壞持續,影響會越趨嚴重。

他指,港鐵純粹為市民服務,現時卻成為「出氣袋」:「我哋係想做好我哋嘅運輸工作,唔想牽涉其他嘢落去。」他希望事件能盡快平息,重過正常生活,讓香港繼續向前行:「其實經過好多代鐵路人先有而家嘅鐵路,你破壞佢嘅話係會倒退,香港倒退緊,我哋應該向前望唔應該倒退。」

破壞港鐵行為損人不利己

林偉強認為示威者的破壞行為是損人不利己。
林偉強認為示威者的破壞行為是損人不利己。

香港鐵路工會聯合會主席林偉強亦批評,示威者連月來的破壞行為,是損人不利己,為破壞而破壞:「點解有訴求嘅人要落喺我哋身上去負責找數呢?呢個對我哋鐵路從業員係好唔公平!」

他指,現時港鐵員工成為事件「磨心」,壓力亦越來越大,但同事問心無愧,維修同事仍會盡力修復:「可能要3部機嵌埋一部,或者5部機嵌埋一部,但盡量嵌得一部得一部,work得一部得一部,我哋最大嘅挑戰係暴徒,如果佢哋繼續破壞,真係有朝一日我哋嘅設備未必可以追上佢破壞個速度。」

透過破壞爭取訴求「唔馨香」

他指,由示威者發起不合作運動開始,公司每星期都會收集工會意見,加強與員工溝通,在運作上作出配合,以及提高前線員工的保障,包括增購頭盔、口罩及眼罩等裝備。

他促請示威者盡快收手,應用適當途徑爭取訴求:「如果透過呢啲破壞可以成功爭取到佢哋嘅嘢,其實都唔馨香,將你自己嘅成果建諸人哋痛苦身上,呢啲係民主咩?呢啲係法治精神咩?」他希望目前情況可盡快完結,不論黑衣人或白衣人亦可和平共處,回復以前的生活狀況。

20222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