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救生員人手不足,本泳灘救生服務已經暫停……」、「由於救生員不足,為安全起見,主池暫停開放……」,近月幾乎每日都有泳灘、泳池發出這類廣播或告示。

救生員長期不足問題已持續多年,單是今個夏季,政府全港泳池、泳灘及水上活動中心至今仍欠缺逾400名救生員,佔整體編制達五分之一。有立法會議員點出問題癥結所在,源於救生員在政府架構上一直只屬技工職系,薪酬待遇亦較市場欠缺競爭力,加上季節性救生員合約期短,難以吸引新人入行。工會預計,隨着海洋公園新水上樂園年底落成,加上私人屋苑泳池增加,勢必掀起救生員搶人潮,政府若不正視問題進行職系改革,泳池、泳灘明年必定出現災難性關閉。

文:陳 明   圖:黃冠華

炎夏暢泳是最佳消暑活動,但要留意救生員是否足夠。
炎夏暢泳是最佳消暑活動,但要留意救生員是否足夠。

記者早前在平日中午,到屯門黃金泳灘視察,不少泳客正享受日光浴,亦有家長趁暑假帶子女來嬉水,至下午約1時的午飯時間,沙灘上突然響起廣播:「各位泳客注意,由於救生員人手不足,本泳灘現時已懸掛紅旗,並且救生服務已經暫停,基於安全理由,泳客不宜下水,不便之處,敬請原諒。」救生員一邊在欄杆上懸掛紅旗,另一邊在沙灘上拉起封鎖線,而沙灘上5個瞭望台,除了一個正在維修,僅兩個有救生員當值,而泳客對廣播似是聽而不聞,繼續玩樂。

北葵涌賽馬會游泳池多次因救生員不足要局部關閉。
北葵涌賽馬會游泳池多次因救生員不足要局部關閉。
幾乎每日都有泳池要局部關閉。
幾乎每日都有泳池要局部關閉。

除沙灘外,泳池亦經常出現救生員不足而要關閉部分泳池,其中北葵涌賽馬會游泳池在過去兩個月,多次因救生員不足要關閉主池,但有泳客照樣下水甚至拒絕離開,導致職員報警求助。

過去兩年救生員已再無發動罷工或集體請病假行動,但人手不足情況並無改善,因救生員不足導致泳灘暫停救生服務,或泳池要局部關閉的情況卻越來越嚴重。康文署轄下44個公眾游泳池中,有38個在過去3年曾因救生員人數不足而要局部關閉,日數更越多越多。其中荃景圍胡忠游泳池,局部關閉日數由2016年的32日,上升至去年的210日;葵盛游泳池的局部關閉日數,亦由14日增至205日,情況十分誇張。

每逢夏季來臨,康文署會透過招聘季節性救生員應付大量人流,但據香港政府拯溺員總工會與港九拯溺員工會早前公布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全港泳池、泳灘及水上活動中心由今年6月泳季開始至今,合共欠缺414名救生員,以旺季正常編制人手應有約2,000名救生員計算,即欠缺高達五分之一人手。

現職員工不停「賣血」頂更

鄧子安(左)與何啟明(右)均指,現時救生員不足情況嚴重。
鄧子安(左)與何啟明(右)均指,現時救生員不足情況嚴重。

跟進救生員長期不足問題多年的勞工界立法會議員何啟明直斥:「我諗無一個政府部門嘅人手係會缺成咁樣,唯獨是康文署係有咁嚴重、咁『彪炳』嘅戰績。」他指,每逢夏季便出現救生員嚴重不足,原因是請不到足夠的季節性救生員,過往會倚靠現職救生員「賣血」 頂更,即以津貼補償例假上班,以彌補人手不足,但長期下來,不少現職救生員因欠缺足夠休息而導致工傷嚴重,今年負責泳池的救生員已減少「賣血」:「呢個問題係要政府去承擔,唔應該係由公務員或者救生員去將自己嘅假期、體能不斷咁貢獻,而無辦法有足夠休息,呢個對於泳客嚟講係有風險。」

何啟明指,季節性救生員合約期一般只有數月至半年、薪酬待遇較市場欠缺競爭力,只吸引到部分學生做暑期工:「政府泳灘其實工作量係好大,相比私人市場嘅工作量、要應付客人數量,一定少於政府泳灘,而人工可能差2、3千蚊,對於想入行嘅人嚟講無咩吸引力。」

入職無前景新人卻步

屯門黃金泳灘因救生員不足架起封鎖線,但泳客照樣嬉水。
屯門黃金泳灘因救生員不足架起封鎖線,但泳客照樣嬉水。

他指,救生員人手長期不足並越趨嚴重的問題癥結,在於救生員在政府架構上一直只屬技工職系,晉升階梯狹窄,可說是「無前景」,流失率亦高。他與工會一直要求康文署進行職系架構檢討,將救生員由技工職系提升至專業職系,增加長期聘用救生員職位,改善救生員薪酬待遇水平,但康文署一直未有正視問題:「我哋呢兩年不斷搵民政局去幫忙、去介入處理,希望個局見到呢個情況,督促個署去處理。」

除了現行公務員職系架構未有視救生員為專業外,香港政府拯溺員總工會主席鄧子安亦解構了政府救生員長期不足的3大主因,首要主因是要入職成為救生員,必須先考取香港拯溺總會頒發的沙灘救生章或泳池救生章:「考取救生員資格需要一定成本,考一個章可能要3、4千蚊,擁有晒兩個資格可能要7、8千蚊,呢樣係第一樣令人卻步。」

頻繁抗爭影響救生員形象

工會指救生員只屬技工職系,欠缺晉升前景。
工會指救生員只屬技工職系,欠缺晉升前景。

第二個原因是,成功考取到相關救生章後出路甚廣,不一定選擇做政府救生員。鄧子安指,很多人首選到私人泳池任職,雖然薪酬與政府相若或稍低,但包飯鐘錢,工作量及入職要求較政府低,請假亦較政府容易。其次是選擇入職紀律部隊,前景遠較救生員為佳:「可能去考拯溺章嘅人,本身諗住做拯救或者體能比較好,有好多會選擇去紀律部隊,因為個前景係有影響,我哋個職位喺政府總薪級表係最低。」

鄧子安又指,部分持有救生章人士會再考取游泳教練資格,可以教游水,時薪由百多元至300元不等,高於政府救生員約90元的時薪:「人哋做2、3個鐘等於你企足8個鐘,咁點會揀做政府救生員呢?」而最後一個原因,他認為是過往救生員經常以罷工或集體請病假抗爭,拖垮救生員形象,新人因而不想入行。

入職門檻要求越來越高

泳灘的瞭望台只有部分有救生員當值。
泳灘的瞭望台只有部分有救生員當值。

鄧子安表示,泳池因機制清晰,一旦救生員數目低於規定,主管可因應情況局部關閉部分設施,但泳灘若救生員不足,卻不能關閉泳灘,按署方規定只會懸掛紅旗提醒泳客,而今年屯門區的泳灘開始實施廣播及設立封鎖線措施,以加強向泳客作出警示。他強調,泳灘在救生員不足時宣布暫停救生服務,並不代表沒有救生員當值,在場的救生員全部按照更表工作,有事發生會如常進行拯救。

他指,工會一直要求康文署就沙灘個別崗位制定最低人手標準,特別是瞭望台,因為救生員可在瞭望台上監察整個沙灘情況,預防意外發生或有事時可即時通知拯救。

鄧子安又指,現時救生員的職責已遠高於考取救生章的要求,包括政府要求救生員潛水能力較高,拯救程序亦有不同,負責沙灘的救生員更要熟悉駕駛機動車、滑浪板、獨木舟、水上電單車、快艇等,甚至需要使用水肺潛水協助搜救、設置浮波等,還要協助執行法例,勸喻泳客不要進行違法行為。

康文署應自行培訓救生員

午飯時間是泳灘懸掛紅旗的高峰期。
午飯時間是泳灘懸掛紅旗的高峰期。

他認為,要解決救生員長期人手不足,除了職系架構檢討外,亦應由康文署自行訓練救生員 ,既可作最後把關,亦可確保救生員的水平可應付到實際工作需要。他指,由署方自行訓練救生員,可將現行必需持有救生章的門檻可降低,只需通過體能測試,便可入職接受訓練,通過訓練後才成為正式救生員,變相可增加求職者來源。工會期望政府今年內可提出解決方案,否則年底海洋公園新水上樂園落成,加上私人屋苑泳池增加,需要大量救生員,政府泳池及泳灘在明年泳季定必出現災難性關閉。

康文署回應指,由於季節性救生員工作屬短期性質,員工流動性較公務員為高,署方在本年度已開設80個公務員救生員職位,取代80個季節性救生員崗位;另增撥資源招聘40名非公務員合約全年全職救生員,成立一支「特別支援隊」,目前已聘了20人,以紓緩泳池及泳灘突發性人手短缺情況,減輕執勤救生員的工作壓力。

15617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