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波之中,全港各區牆壁、行人隧道、天橋等都有所謂「連儂牆」,有寫上反修例人士訴求的便利貼,有宣傳品、資訊,甚至警察及家屬遭起底的個人資料,都被展示在公共地方。《基本法》本賦予港人言論自由,然而在公眾地方張貼實屬違法行為,更引起衞生問題及紛爭,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直轄的食物環境衞生署早就應該依法清理,但署長劉利群一直「視而不見」,直至10.1國慶臨近,才高調清理,國慶過後,各區壯觀「連儂牆」「春風吹又生」,文宣、海報、圖像,更是鋪天漫地,令人質疑政府有沒有決心,將問題徹底解決。文:潘翠華 圖:黃冠華

在香港,最早出現的「連儂牆」,是2014年非法佔中時在金鐘及政府總部一帶,佔中平息後,當時獨孤一味的便利貼迅即被清走。

直至2019年6月12日反修例示威中,「連儂牆」不但再度出現於金鐘,其後更進一步擴散至全港九新界各區,估計已有超過100幅,不少都是在港鐵站附近,也有個別出現於學校、社區中心及私人地方。其中,大埔墟港鐵站外的行人隧道內,成為了市民大幅度張貼海報標語的地方,範圍一直延伸數百米,網民稱它為「連儂隧道」。

「連儂牆」出現迄今,已接近4個月。在「連儂牆」旁邊對罵、互毆甚至縱火的影片,近月在反修例示威的低氣壓下,幾乎天天上演,令社會撕裂的情況雪上加霜。單是7月11日一天,便曾經發生4宗因「連儂牆」惹起的毆鬥及縱火事件。

全港最大型的大埔「連儂隧道」。
全港最大型的大埔「連儂隧道」。

引發毆鬥縱火不可收拾

8月20日凌晨,將軍澳景林邨與頌明苑之間的連儂隧道內,便差點發生命案。一名懷疑曾飲酒的男子,當時詢問在場人士有關「連儂牆」事宜,忽然情緒激動大叫「忍唔住」,揮刀斬傷一男兩女,其中26歲姓黃的報館女記者受重傷,情況危殆被送院,經治理後轉為嚴重。警方最後在羅湖拘捕該名50歲疑犯。

9月15日晚上,港鐵粉嶺站對開天橋的「連儂牆」,三男一女疑政見問題,與20名市民爭執,拗至面紅耳赤之際,遭其中6名男子揮拳施襲,「混戰」期間有4人 受傷,其中姓康男子更被人用黑色油漆噴向面部及眼部,兇徒其後逃去。

「連儂牆」猶如計時炸彈,不知何時又會爆發衝突,市民經過時都顯得份外小心。警方發言人指,截至9月20日為止,與「連儂牆」相關的刑事調查已有40宗,並拘捕了57人。

有市民自發「清牆」期間,遭人剃去頭髮,事主坐地痛哭。
有市民自發「清牆」期間,遭人剃去頭髮,事主坐地痛哭。
在北角,有穿藍衣市民組義工隊清理「連儂牆」 ,與反修例人士發生衝突。
在北角,有穿藍衣市民組義工隊清理「連儂牆」 ,與反修例人士發生衝突。

陳肇始「人肉錄音機」推搪責任

早於7月11日,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出席活動後,已被問及清理「連儂牆」的問題。當時她曾以英語回答稱:「食環署正在檢視各區的環境衞生,如果收到任何投訴,你知道,(連儂牆)會引起環境衞生問題,食環署職員會評估並跟進。」

但2個多月過去了,各區「連儂牆」仍原封不動,反而反修例人士不斷更新。9月21日,當陳肇始現身活動後再度被問及同一問題時,回應仍然是:「食環署同事都有留意是否有嚴重衞生問題,如果有的時候,他們會做清潔工作。我在此重申,當中沒有任何政治考慮。」

局長一再強調只處理衞生問題,然而「連儂牆」已經不再是單單環境衞生問題,更是社會安寧及市民安全的問題,更涉及法治問題。作為面對公眾的問責局長,居然抱持如此放任態度,不免令人感到她是「避得就避」,更或是縱容違法行為。

陳肇始對「連儂牆」採取
縱容態度。(中通社)
陳肇始對「連儂牆」採取 縱容態度。(中通社)

劉利群被質疑袒護丈夫偏幫示威者

有人就質疑,食環署署長劉利群的丈夫,正是社聯總幹事蔡海偉。蔡海偉過去一直傾向「黃營」,在反修例示威中,曾開放社聯設施給包圍警總的示威者休息,因而被定為站在示威者的一方。此舉難免令人懷疑,劉利群之所以對「連儂牆」一直採取包容態度,是受到丈夫的政治立場影響。

劉利群掌管下的食環署,遲遲不移除連儂牆。
劉利群掌管下的食環署,遲遲不移除連儂牆。
劉利群丈夫是社聯總幹事蔡海偉。
劉利群丈夫是社聯總幹事蔡海偉。

食衞局:只負責政策事宜不回應執法

《堅雜誌》分別再向食衞局及食環署以書面方式提問,包括為何對「連儂牆」置之不理,局方和署方有甚麼對策?以及執法上是否有政治考慮?兩者不約而同在相若時間以書面回覆,內容如出一轍:「近期有市民在公眾地方貼上便利貼等,食物環境衞生署會留意各區張貼招貼的情況,如引起嚴重的環境衞生問題,本該署會處理,在過程中並沒有任何政治考慮。」並沒有就問題逐點回應,避重就輕。

本刊記者亦曾致電食衞局新聞處,對方回應稱:「食衞局只負責回應政策上的問題,有關執法的問題,你們應該去問食環署,我們不會作回應。」甚有卸膊意味。事實上,食環署乃由食衞局掌管,下屬辦事不力,上司哪有卸責空間?

市民貼上的部分政治宣傳品,遮蓋原有的廣告板。
市民貼上的部分政治宣傳品,遮蓋原有的廣告板。
黃大仙港鐵站外的連儂牆蔓延到地面和樓梯。
黃大仙港鐵站外的連儂牆蔓延到地面和樓梯。

警察出手清理被嘲「撕紙狗」

其實這些「連儂牆」不是未有清過,但與食衞局與食環署沒有多大關係。7月1日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後翌日,政府曾派出工人清理「連儂牆」。惟示威者在清理過後更落力修復,使「連儂牆」的範圍越來越大。及後,警隊亦曾出動防暴警察在大埔墟的「連儂隧道」撕掉少量紙條,當時被示威者嘲笑是「大材小用」、「撕紙狗」。

市民自發「清牆」釀流血衝突

警隊尚要幫忙「撕紙」,可是食環署卻一直袖手旁觀。有市民終於按捺不住,開始自組義工隊四出「清牆」,卻屢次與在場「當更」看守「連儂牆」的示威者發生口角,部分更演變成流血衝突。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於9月21日發起全港18區清潔「連儂牆」行動,卻同時引發「連登」網民號召上街,稱要與義工隊奮力相搏。何君堯在考慮市民的安全風險後,活動終告取消。但活動取消後,何君堯仍有在多區幫手清理垃圾,也有零星市民自行在各區「清牆」,然而有人因為「清牆」而遭淋潑液體和剃頭,結局令人慘不忍睹。

有地區的連儂牆便利貼散落一地,影響衞生。
有地區的連儂牆便利貼散落一地,影響衞生。

學者:「連儂牆」造成社會撕裂

理大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認為,政府若再不清理「連儂牆」,依賴市民自己去清理,未來或會有更多衝突場面發生,更多市民受傷的畫面出現,將會一次又一次激化社會情緒,加劇社會撕裂。

陳偉強坦言,不明白陳肇始為何不處理「連儂牆」問題:「她根本不需理會貼東西的人是甚麼政治立場,純粹以法律角度看,市民胡亂張貼就是違法。從衞生角度看,亦已影響市容和衞生,就應該要依法清理,這是尊重法治。如果硬要找個藉口給自己,說這些是政治問題,不是衞生問題就不去做,那就是失職。」

陳偉強指,連儂牆不斷加深社會撕裂。
陳偉強指,連儂牆不斷加深社會撕裂。

剝奪政府向市民傳遞訊息權利

除了衛生問題,陳偉強指一些本來讓政府張貼告示,向市民傳遞訊息的地方,亦給「連儂牆」遮蓋上,是剝奪了政府向市民發放訊息的權利:「譬如旺角道連接火車站的天橋,本來有很多油尖旺區議會的告示板,現在都被這些政治宣傳品遮蓋了。」

油塘港鐵站因連儂牆問題引起爭執。(文匯報)
油塘港鐵站因連儂牆問題引起爭執。(文匯報)

移除標貼不等於打壓言論自由

陳偉強強調,清理「連儂牆」並非代表打壓言論自由:「當然任何人都可表達言論,問題是表達的時候影響到其他人,而這件事本身是違法行為,政府就應該要去執法。」他建議,政府不如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讓人們去貼,而且像現在般「任你貼」。

陳肇始沒做好本份應即下台 

他續指,陳肇始沒有好好執行職務,特首林鄭月娥亦責無旁貸:「按道理,她(林鄭)其實可以責成陳肇始去做,但現在連她(林鄭)自己也懶懶閒不理。」他認為,在中央眼中,任由市民張貼港獨等標語,這個局長已經不合格,應要請她下台:「因為她自己都沒做好份內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