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國際關注的美國國會法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人權法),已先後獲美國參眾兩議院通過,並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正式生效。到底這項法案,對香港和美國有何影響?

文:潘翠華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今年6月,由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和聯席主席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分別提出,當中本港公民黨大力「撥火」,還到美國進行游說。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直斥公民黨賣港,指對方發信給美國國會領袖,促請美國國會盡快通過法案制裁香港,實際是打擊一國兩制, 直接損害港人利益。

法案旨在重申美國對香港人權、民主和法治的承諾,是一項兩黨法案,要求國務院每年評估香港能否在中國大陸管治下維持高度自治,以繼續享有與美國特殊的貿易關係和經濟利益。

此舉將會使香港長期成為中美角力的議題,美國可以威脅裁定香港自治不達標,調整《美國—香港政策法》,作為對中國施壓的籌碼。

香港人權法對香港損害甚大,不過亦有人認為法案猶如一把「雙面刃」,對美國本身都不利。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表示,特區政府反對美國國會提出有關法案,認為既無必要,也損害港美雙邊關係和共同利益。 任何外國若試圖以法案改變香港的經貿地位,也是無視《基本法》訂明香港是單獨關稅地區的事實。

香港反修例示威者關注美國會否實施香港人權法。
香港反修例示威者關注美國會否實施香港人權法。

香港人權法內容重點包括哪些?

第一,法案要求美國行政機構定時審視現有的《美國—香港政策法》,包括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評估港府在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門在維護法治和保護公民權利上達到「自主決策」,以證明仍有足夠自治去享受美國給予的特殊待遇;如果發現港府有違人權、自由和自治,可取消《香港政策法》中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地位」。

第二,法案要求美國制裁損害香港基本人權和自治的中港官員或實體。法案將對威脅移交、任意關押和酷刑等、屢次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損害美國在港國家利益,以及進行其他嚴重侵犯國際人權行為等「負有知情責任」人士和實體實施制裁,包括拒發簽證、凍結財產和追究責任。
第三,如果有香港市民因為參加非暴力抗爭而被政府拘捕,美方不會以此為由拒批出學生或工作簽證。

其餘內容還包括:要求華府制定策略,保障在港美國公民及企業不會引渡至中國內地;確保香港選民「享有對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權」;要求華府評估,香港有否切實執行美國出口管制法和制裁規定;要求美國國務卿在港府今後提出類似《逃犯條例》修訂法案時,通知美國國會;以及要求總統提交出口管制報告,評估香港政府是否切實執行美國的出口管制法規,以及美國和聯合國的制裁規定。

早前有在美華人遊行反對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中新社)
早前有在美華人遊行反對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中新社)

香港人權法對香港有甚麼負面影響?

法案通過後,香港將有機會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嚴重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及商業中心的根基。
香港或會失去轉口貿易優勢,波及香港70萬位出入口從業員的飯碗。內地亦不能再透過香港輸入高科技產品。

國際資金對長期停留在港感到憂慮,因為美國一旦對香港實施制裁,資金將蒙受極大損失。香港信貸評級有機會被進一步降級,香港企業借貸成本勢必上升。香港集資中心地位褪色,也會危及23.7萬位金融及保險從業員的飯碗。

香港人權法為修訂《香港政策法》打開缺口,屆時獲得166個國家免簽證待遇的特區護照,或將不再被美國獨立對待。長遠而言,持有特區護照的香港人出行不再如現時般方便。

公民黨要求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圖為楊岳橋(左)和郭榮鏗。
公民黨要求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圖為楊岳橋(左)和郭榮鏗。

香港人權法對美國帶來甚麼影響?

縱使法案本身並非制裁法案,卻打開改變美國與香港關係之門,並容許美國總統以更多手段對中國方面施加壓力或制裁。

雖然法案將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但也會同時影響眾多在港或在港有投資的美國企業,美資可能要被迫撤出香港,讓美國在港利益受損;日後當美國作出有關決定時,需要進行聽證會,各種可能損害美國企業利益的決定,或未必獲國會通過。

再者,中美貿易談判仍在進行中,特朗普簽署這份法案後,勢必會被中方視為干預中國內政,嚴重干擾中美貿易談判進程。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日前在北京會見美國前國防部長科恩,就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表明中方的嚴正立場。(中通社)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右)日前在北京會見美國前國防部長科恩,就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法表明中方的嚴正立場。(中通社)

特朗普不簽署法案就不生效嗎?

很多人不解,為何特朗普會毫無顧忌,在中美貿易談判期間簽署法案?當然,這純粹是選舉考慮,在美國反華情緒高漲之際,對中國越強硬越會得到選民支持。另外,就算特朗普拒絕簽署法案,但法案在參眾兩院通過後的10日後(周日除外)亦會自動生效。除非他行使總統否決權,法案才可交回國會重審。

然而,國會亦可動議推翻特朗普的否決,倘法案在參眾兩院都獲得三分之二票數支持,就能推翻特朗普的否決,總統必須接受國會決定。如果特朗普選擇否決法案,被國會反制的機會非常高。

既然在政治上可獲利,要推翻法案又不可能,特朗普簽署法案,向國內選民擺擺姿態就變得理所當然。

香港人權法實施與否,還看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取態。 (中新社)
香港人權法實施與否,還看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取態。 (中新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