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舉行的美國總統選舉,不少人都在問「特朗普能否連任﹖」這個問題除了看特朗普本人,還得看對手是誰。民主黨有意參選的有前副總統拜登和資深參議員桑德斯,不過最終「出線」的可能另有其人。來自麻省的參議員華倫,今年70歲,只做過7年參議員,從政資歷不高,但在首場初選電視辯論後迅速冒起,支持度更冠絶全黨。然而,華爾街(金融界)視華倫為眼中釘,一早放風說,若華倫當選美國總統,股市會跌25%,油價會升破歷史高位。

外界開始想像,華倫是否有可能成為挑戰特朗普的「真命天女」?究竟她為何會令一眾「華爾街狼人」聞風喪膽?她會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嗎?

文、圖:本刊記者、互聯網

華倫被視為下任美國總統「黑馬」人選。
華倫被視為下任美國總統「黑馬」人選。
華倫專攻非裔選民。
華倫專攻非裔選民。
前總統奧馬巴在任時, 對華倫﹙左﹚器重。
前總統奧馬巴在任時, 對華倫﹙左﹚器重。
藍色為民主黨黨色,但華倫偏愛共和黨的紅色出席各場活動。
藍色為民主黨黨色,但華倫偏愛共和黨的紅色出席各場活動。
華倫發表「沒有人是靠自己致富」的言論,引起關注。
華倫發表「沒有人是靠自己致富」的言論,引起關注。
華倫有機會勝出民主黨初選。
華倫有機會勝出民主黨初選。
華倫舉起拜登和特朗普的合成肖像,指2人沒有兩樣。
華倫舉起拜登和特朗普的合成肖像,指2人沒有兩樣。
華倫發表演說,前國務卿希拉莉在後拍手。
華倫發表演說,前國務卿希拉莉在後拍手。

9月中,12位宣布參加美國總統民主黨初選的候選人,聚首俄亥俄州﹙Ohio﹚威斯特維爾﹙Westerville﹚進行首場電視辯論。賽前焦點集中在大熱門、前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上屆也有份角逐提名的資深參議員桑德斯﹙Bernard Sanders﹚兩位長者身上。怎料辯論開始之後,被圍攻的不是他們二人,而是另一位長者,今年70歲的麻省(麻薩諸塞州 /Massachusetts)參議員伊利沙伯.華倫(Elizabeth Warren)。

毋懼圍攻辯論後人氣急升
在一次電視辯論中,華倫就美國全民醫保問題,被兩名對手,分別是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市長布特基治(Pete Buttigieg)和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羅布徹(Amy Klobuchar)左右夾擊,因而人氣急升。
在另一次辯論中,華倫支持向有錢人加徵額外稅款的「財富稅計劃」,她認為向身家超過5,000萬美元和10億美元的美國人,分別徵收3%和1%的富人稅,收入可用作讓年輕美國人多一點上流機會,此舉招致富豪級參選人,年輕企業家楊安澤(Andrew Yang)的攻擊。

年齡是各年輕候選人攻擊年長對手的武器,除了76歲的拜登和78歲的桑德斯兩位熱門「中箭」外,70歲的華倫也被「波及」。她被問到有調查指,四成民主黨選民認為,若候選人70歲以下,會有更大機會擊敗73歲的特朗普時,她充滿自信地回應:「我會外勤、我會組織、我能戰勝任何人,這是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所做不到的。」

初選支持度3%急升至28%
華倫在辯論中成為眾矢之的,但也正因為她在辯論中的出色表現,改變了選民對她的觀感。今年2月9日,華倫宣布參加總統選舉,並尋求民主黨提名時,當時民調只得3%民主黨人支持,被拜登、桑德斯和賀錦麗(Kamala Harris)遠遠拋離。但到了7月獨立紀念日之後,華倫人氣開始爬升,到了9月電視辯論後,在數個民調中反先拜登,10月已和這位前副總統叮噹馬頭,互有領先。

CNN分析員艾頓(Harry Enten)對民主黨內的選情這樣分析:民主黨初選和大選一樣,候選人在一個州的初選或黨團會議勝出,該州的所有代表便可到黨代表大會投票。各州初選投票日子不同,投票期長達四個月。CNN認為華倫在率先投票(明年一、二月間)的州份,如艾奥瓦(Iowa)和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支持度都超越拜登,華倫有可能在初選先拔頭籌,為勝選奠下基礎。另外,艾頓又認為華倫得到越來越多非洲裔選民支持。

任金融改革顧問針對有錢人
事實上,華倫的冒起以及她的左派政治理念,連繫着非洲裔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她在2011年宣布參選麻省參議員後,更出任了奧巴馬政府的白宮金融改革顧問,有一次在安多弗(Andover)家訪時,她發表的言論引來廣泛關注。當日她提到稅收問題,她認為要求有錢人交更多的稅,是一種「階級福利」,因為沒有一個在美國發達的有錢人,不是依靠由社會其他人付鈔興建的基本建設致富。

「這個國家沒有人是靠自己致富,沒有人。你將貨品送到市場,路是由其他人付錢建成;你聘請由其他人付錢教育出來的人……你建起工廠,把它變成了很棒的東西,或一個好主意,上帝保祐,生意興隆。但部分潛藏的社會契約是,你令工廠強大後,就要為一窮二白的下一代小孩付鈔。」

以上的說話,被當時的總統奧巴馬,在競選連任的活動中公開引用,以《你沒有建造這東西》為題,抨擊商界和企業家,指成功的美國公民,他們的部分成就是來自公共基建以及政府開支,他們應當為公共設施提供融資。

自命「飽受折磨的中產階級」
2012年時,奧巴馬和華倫都需要參加選舉,一個選總統,一個選參議員。奧巴馬的選舉工程不僅明顯受到華倫思想影響,事實上選前他已對華倫欣賞有嘉,讓她當上自己的金改顧問。不過,華倫對金融界的嚴厲,令她遭遇商界強烈的不滿和反對。就在華倫首次參選參議院時,美國商會(United States Chamber of Commerce,USCC)猛烈批評她,指「沒有一名候選人比華倫教授對企業自由有着更大的威脅」。

不過,在強大的華爾街金錢帝國打壓之下,華倫竟然籌到3,900萬美元選舉經費,成為各候選人之冠。華倫在沒有得到華爾街支下對抗大銀行,並戰勝對手,因此人氣大升,更得到了2012年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黃金時間發言的機會。華倫把自己定位為一位飽受折磨的中產階級,對華爾街毫不客氣:「華爾街的CEO們正摧殘我們的經濟,毁掉數以百萬計的工作。」

重奪民主黨參議院重要議席
經過一番角逐後,華倫終於重奪原本屬於民主黨資深參議員愛德華‧甘迺迪(Edward Kennedy) 在麻省的席位。愛德華‧甘迺迪當年輸給共和黨人布朗(Scott Brown),布朗2009年因病去世,隨後席位落入其他共和黨人手中。華倫重奪席位,對民主黨意義重大,事實上,華倫對華爾街的「關注」已有多時。

1949年出生的華倫,原姓Herring,華倫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她11歲時因父親無法償還債務,要到親友的餐廳當侍應。學業成績優異的華倫1970在侯斯頓大學畢業後,當了一年殘疾兒童教師,再到新澤西州羅格斯法律學院(Rutgers Law School)攻讀法律,之後留在大學教書,並在1995年加入哈佛大學成為教授,主力研究破產和遺產法。

專研破產法與華爾街對着幹
華倫早年的研究深受時興的「法律經濟學」影響,也令她對影響經濟的法律改革尤其關注。她後來從事反對《限制金融機構客戶宣布破產》的立法工作。2002年,身為哈佛大學教授的華倫,就此議題攻擊法案的支持者,其中一名被攻擊對象,就是時任特拉華州(Delware)參議員的拜登,她批評拜登支持由共和黨提出的破產法。

法案最終還是在2005年獲得通過,但華倫並沒有因此放棄對金融業的監察。2006年至2010年,她出任政府機構「聯拜存款保險公司」一個委員會的委員,她也是獨立機構國家破產會議的委員,為破產法問題向眾議院提出建議。

2008年金融海嘯,成為華倫政治生涯的轉捩點,亦使她正式和華爾街對着幹。她先獲委任為《監督問題資產處理計畫》(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am,TARP)的國會監督小組主席。2010年她更獲奧巴馬任命為總統助理,負責和財政部長一同籌組消費者金融保護局 (CFPB),保護局是根據《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及消費者保護法案 》而成立的機構。

助奧巴馬出手整頓金融業
該法案因應08年金融海嘯而生,被認為是20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改革力度最大、影響最深遠的金融監管改革。法案直接打擊金融界瘋狂推出高杠桿投資衍生工具,引致不少散戶破產的狀況,改善金融體系問責制和透明度,促進美國金融穩定,解決金融機構「大而不倒」問題,以保障納稅人和消費者利益。

華倫在民主黨中屬左翼,政治傾向維護小眾利益,倡議均富社會,傾向為中產階級打拼。她認為大型金融機構透過不同投資計劃,讓一般散戶墮入高風險投資圈套而輸身家。她對大型科技公司的批評毫不手軟,指這些公司在經濟、社會和民主上掌握的權力過大,使競爭環境向自己一方傾斜,變相打殘小企業,扼殺創新事業。

若當選會強拆科技大公司
華倫早已表明,如果當選會提出拆分Google、Amazon和Facebook等公司,並設立監管機構,撤銷一系列收購,包括Facebook收購即時通訊應用平台WhatsApp以及社交平台Instagram;Amazon收購連鎖超市Whole Foods和購鞋網站Zappos,Google收購導航軟體Waze和網絡廣告服務商DoubleClick。

隨着華倫參選總統聲勢日漸高漲,華爾街亦開始擺出架勢,發動文宣戰攻擊華倫。著名對沖基金經理Paul Tudor Jones早前出席一個投資者會議時就表示,假如華倫成為美國總統,標普500指數會下跌25%。另有分析指,由於華倫表明,如果當選會禁止新的沿岸及聯邦政府所有土地的石油鑽探計劃,更公開抨擊開採頁岩油的「水力壓裂」技術高度污染,未來要完全禁止。分析指如果她兌現承諾,美國石油供應會大幅減少,油價可能爆升至每桶150美元,破歷史高位。

華倫從政生涯不足10年,只做過不到兩屆的聯邦參議員,更沒有當過州長、市長以及州、市議員,她的強項只在法律、教育和財經方面,內政、外交毫無經驗。有人認為她的履歷不足以勝任美國總統職務,但反觀奧巴馬和特朗普,兩人選舉總統時的從政經驗亦強不了多少。相較之下,華倫如能成為美國史上首位女總統,也毫不稀奇。

特朗普自認面對華倫勝算大
尋求連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自己面對華倫比面對拜登的勝算較大,因為華倫的經濟政策相當激進,極有可能會遭遇富人階層與大企業的強烈抵制,也未必得到中間選民青睞。事實上,華倫的確與過去民主黨的主流政治人物有極大分別,以往無論是克林頓、戈爾、奧巴馬或希拉莉,他們與華爾街及各大高科技集團的關係都非常友好,也正正是在這些財閥的支持下,他們才能在政治生涯上登頂,成為美國政壇上舉足輕重的人物。華倫是一個奇葩,在選舉前已經將這些民主黨傳統盟友得罪得體無完膚,若她能成功挑戰大位,必然會掀起一場美國社會,也包括了民主黨自身內的巨大風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