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極力在反修例之亂中曝光,為自己套上光環,甚至頻密地在群眾中現身,博取認同。但是,在無大台,就連中學生都能就反對《逃犯條例》的歪理說得頭頭是道的背境之下,這些議員分分鐘會弄巧反拙。勇武派年輕人嫌這些議員「阻碇」,溫和派群眾卻又恨他們不譴責暴力。無論站在那一方,都必然得失另一方,可謂「兩面不是人」。

梁耀忠(白頭者)曾勸阻示威者衝擊。
梁耀忠(白頭者)曾勸阻示威者衝擊。

7月1日下午約1時半,示威者以鐵籠車不斷暴力撞擊立法會議員入口的強化玻璃,多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如毛孟靜、梁耀忠、林卓廷、許智峯、鄺俊宇、尹兆堅、張超雄、郭家麒、胡志偉、朱凱廸等,先後嘗試阻擋鐵籠車,哀求示威者懸崖勒馬。雖已軟硬兼施,惟最終都不能阻止群情洶湧的年輕示威者。其中,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更被示威者橫身抱走,有關片段在網上廣傳。

當時,梁耀忠與張超雄、郭家麒等人擋在立法會門前,欲阻止示威者破壞立法會,但遭示威者大罵「走啦,白頭佬(梁耀忠)!」其後更有人衝上前抱走梁耀忠繼續「攻門」。66歲已拿了長者卡的梁被抱走時跌倒在地,頭腫了,更觸及他頸骨移位的傷患,幸好只是輕傷。

毛孟靜溫情攻勢聽不入耳

毛孟靜聲淚俱下,欲勸退示威者。
毛孟靜聲淚俱下,欲勸退示威者。

另一個焦點,是現場唯一的女議員,香港本土毛孟靜在鏡頭前一度打「溫情牌」,嗚咽着向蒙面示威者勸告:「年輕人,暴動罪真要(坐)10年(監),諗清楚值唔值得,10年呀.……唔好,諗下媽媽先啦,唔好呀……」示威者根本聽不入耳:「係你嘅隊友出賣我哋!」

6呎林卓廷單膝跪求被噴漆

但如何搶鏡,都不及昂藏6呎4吋的林卓廷單膝下跪,捉住示威者雙手哀求:「我求下你啦,好危險呀!」但示威者沒有因此停下,更引來部分人不滿,形容林卓廷下跪是「割席」,甚至以紅色噴漆噴向他並將他硬生生拉走。示威者又斥責議員無能:「和平仲有用咩?就算有300萬人(上街遊行)又有用咩?」

鄺俊宇被駡「無用」害下一代

鄺俊宇(左一)及朱凱廸(左二)妨礙警方執法。
鄺俊宇(左一)及朱凱廸(左二)妨礙警方執法。

即使一向較為親近年輕人的民主黨鄺俊宇,當時不斷以「大聲公」與示威者交涉,呼籲他們不要衝擊:「你攻入去做乜嘢呀,(立法會內)冇人冇官冇特首,你入去做乜?」但同遭示威者反斥:「你哋立法會議員有乜用呀?你係害緊下一代呀!你哋40幾席變番得20幾席!」雙方更一度對峙,氣氛緊張。

尹兆堅老屈警察迫人跳橋

尹兆堅在社交網站煽動仇警信息。
尹兆堅在社交網站煽動仇警信息。

7月10日晚,胡志偉在油塘港鐵站外的「連儂牆」旁觀「抽水」,被市民拍片罵他「搞亂香港」,更指他在個人面書刪除不合意見的網民留言,斥其「假民主、面皮成呎厚」。

7月13日光復上水,警察清場時有青年示威者逃避警方而企圖跳橋脫身,被警方救起。事後民主黨尹兆堅先是怒斥警方無救人,被網民指他誤導公眾,後來他知道真相後,卻改口指青年是因為被警察追捕而被迫跳橋。

陳偉強:反對派分裂一向存在

這班議員七情上面、聲淚俱下,除了想得到年輕示威者的認同外,其實是希望將政治利益最大化,他們深知見好就收的道理,如果示威者真的強行攻進立法會,會令整場運動失焦,之前辛辛苦積攢的民氣就有可能被打散,非常可惜。然而,這班議員用盡方法軟硬兼施,但對方竟毫不領情,原因為何?

香港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講師陳偉強指出,這主要是傳統泛民跟本土派或勇武派之間一直存在嫌隙,並且越來越分裂,卒之透過今次反《逃犯條例》連帶的多次衝擊事件而浮面,更真實地呈現到市民眼中。

陳偉強(右)指, 泛民未能同時
獲勇武派及溫和派認同。
陳偉強(右)指, 泛民未能同時 獲勇武派及溫和派認同。

傳統泛民與激進派嫌隙擴大

陳偉強分析當前情勢,他認為:「本土派或勇武派從來不支持泛民主派,就算是毛孟靜比較接近本土派,她也勸阻不到他們。因為那班年輕人覺得(反對派)都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所做的事沒有很大效果,不可以影響政府。所以你會看到,為何在過去兩場九龍西(立法會)補選,姚松炎和李卓人會輸,就是因為沒有得到這批人的票,他們的票起碼佔兩三成。」

另一個不被年輕示威者接納的原因,是代溝:「傳統泛民通常年紀比較大,你看梁耀忠,被人一手推開然後被抬走。還有就是,他們(示威者)覺得他(梁耀忠)將立法會主席之位讓給了梁君彥,累積了很多怨氣,所以特別討厭他。」

陳偉強續說:「反對派不敢得失傳統溫和派基本盤,自然就不會認同暴力衝突,所以就頂住(立法會門)不讓他們(示威者)進入。但他們也不想失去年輕激進選民的支持,所以勸到就勸,勸唔到就算。事後,他們亦不敢譴責暴力,也不敢與示威者割席,反轉移視線,將茅頭指向政府。」

兩面不是人區選泛民危危乎

但如此一來,反對派只會陷入「兩面不是人」的死局,他們的「牆頭草」取態,亦極可能會影響今年11月區議會選舉的選情。

今年選民登記收逾35萬份申請,創04年後新高。陳偉強說:「區選是單議席單票制,參選人需得票過半數才能當選,今年突然多了很多年輕人登記做選民,包括我的學生在內,他們與泛民的嫌隙這麼大,未必會『含淚投票』給泛民;更可能會行『焦土政策』,將票投給建制派。」

激進派未必支持泛民,但另一方面,和理非或中產也不一定會支持他們:「可能會因為他們(反對派)不去譴責暴力,而不再繼續支持他們。」即是說兩邊的票都可能會落空。

民怨大政府管治有隱憂

反而建制派的選情,陳偉強審慎樂觀:「我覺得今次事件中(建制派)會失去少少淺藍的票,但基本盤仍會鞏固,如果民生做得好,其實不是外界想像中咁大件事。」

但陳偉強最擔心的,是政府仍未解決管治危機。他認為民意積聚的怨氣仍然很大,社會未來仍會不定期發生「野貓式」衝擊,可能又會圍堵政府某些地方,其實會對政府管治衝擊很大。「如果政府一直不解這個結,很多政策推行不到,只會淪為『跛腳鴨政府』。」

所以他希望政府能盡快紓解民怨,否則未來政治形勢會有很多變數:「你睇有示威者講明願意做死士,可以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民意會隨時逆轉。」

13570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