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風雲】延後立法會選舉 12名參選人被DQ反對派Plan B無力 公民黨幾近「滅黨」

7月31日本是立法會換屆選舉提名期最後一天,選舉主任卻在提名期截止的前一天,即7月30日,宣布包括公民黨等12名反對派參選人的選舉提名無效。儘管特區政府後來宣布因疫情嚴峻,押後立法會選舉,但眾人被DQ的原因,相信對今後的選舉,影響深遠。

文:潘翠華

DQ之後,公民黨接近崩潰。
DQ之後,公民黨接近崩潰。

公民黨有4人被DQ

這次被裁定提名無效的12個立法會選舉參選人,包括公民黨4名現任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新界東)、郭家麒(新界西)、郭榮鏗(法律界),以及該黨東區區議員鄭達鴻。選舉主任這次決定,令公民黨幾乎「滅黨」,現任該黨立法會議員,只剩下九龍東的譚文豪,以及香港島的陳淑莊二人,而陳淑莊因為曾被判刑,本屆無資格參選。

「抗爭派」成功爭取「攬炒」

被裁定提名無效的參選人還包括競逐會計界連任的專業議政梁繼昌、參選香港島地方直選的南區區議員袁嘉蔚、有「四眼哥哥」之稱的熱血公民鄭錦滿、梁晃維,參選九龍東地方直選的前香港眾志黃之鋒、參選新界東地方直選的劉穎匡及何桂藍,以及參選功能界別區議會(第二)的荃灣區議員岑敖暉。縱使這些人在報名參選之時均聲明「忽然愛國」,但最終仍過不到選舉主任這一關。

另外,有消息指原本被DQ的還有5人,包括3名競逐連任的立法會議員,即民主黨許智峯、人民力量陳志全、土地正義聯盟朱凱廸,以及社民連岑子杰、張崑陽,但據聞由於選舉主任未及下最終決定,政府已宣布押後選舉,5人才避過被DQ一劫。

選舉主任:他們非真誠擁護基本法

政府表示,選舉主任在其理據中明確指出,在決定選舉提名是否有效時,核心問題是有關人士是否符合《立法會條例》中,有關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須按照法定提名程序,在提名表格簽署聲明,表示明確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要求。

政府續指,支持港獨、以民主自決或港獨作為自決前途選項來處理香港體制;進行尋求外國政府或政治組織干預香港事務;原則上反對《港區國安法》在港公布實施;表明意圖在確保於立法會佔多數後,行使立法會議員權力,無差別否決任何政府提出的立法建議、任命、撥款申請及財政預算案,逼使政府接受政治要求;拒絕承認中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使主權,以及香港是作為中國一個地方行政區域的憲制地位等行為,均不可能是真誠地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會議員職責。

黃之鋒多次對外唱衰香港。(中通社)
黃之鋒多次對外唱衰香港。(中通社)

黃之鋒勾結外國勢力 鄭錦滿明撐港獨

明顯地,一眾「抗爭派」如黃之鋒、鄭錦滿、岑敖暉等人,經已符合以上DQ條件,政府絕對DQ有理。譬如黃之鋒高調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唱衰」香港,鄭錦滿曾於2016 年發表有關「繼續支持港獨」、提倡「香港建國」等言論。而2019年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中,被選舉主任認為主張港獨裁定提名無效的劉穎匡,今趟亦再一次被踢出局。

楊岳橋「案底論」令人嘩然

公民黨自反修例風波以來的言論,更是難以令人信服該黨黨員明確擁護《基本法》和效忠國家的志向。例如身為大律師的該黨黨魁楊岳橋,曾公開向年輕人表示「留案底會令人生變得更精彩」;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更曾在大學對談會上,聲言「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violence may sometimes be the solution to a problem)」,成為黑暴名句。而唯一相對立場較為溫和的梁繼昌,因曾要求美國制裁香港而被DQ。

身為大律師的楊岳橋曾稱「有案底會令人生更精彩」,令人嘩然。(楊岳橋FB圖片)
身為大律師的楊岳橋曾稱「有案底會令人生更精彩」,令人嘩然。(楊岳橋FB圖片)
梁家傑說,暴力有時可以解決問題,成為黑暴中的「名句」。
梁家傑說,暴力有時可以解決問題,成為黑暴中的「名句」。

Plan B寂寂無聞新人出選

本來經過「初選」後,反對派各界別的參選名單已塵埃落定,卻遇上這次大規模DQ,結果剩下僅一天的提名期,即湧現18個團隊合共20人報名,當中除了法律界派出疑似「Plan B」的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比較有名氣外,其餘界別一時之間都無以為繼,只好派出無參加初選、不見經傳的人報名「填數」,包括曾在初選落敗的公民黨李予信參選港島地方直選,代替被DQ的鄭達鴻;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及區議員陳嘉琳則參選新界西地方直選,代替被DQ的何桂藍、楊岳橋;楊子俊、賴綺雯同樣出選港島,取代被DQ的梁晃維、袁嘉蔚。可能反對派真的以為派任何人出選都能勝出。

被DQ後難重獲參選資格

今次的大規模「DQ」,配合《港區國安法》的落實,看得出中央對維護香港社會安定、維護國家安全的決心堅定不移。未來立法會選舉入閘門檻,必然只有不斷提高,而這12個喪失參選資格的候選人,未來一年能否「重獲新生」,讓人信服他已「改邪歸正」,恐怕仍是未知之數。大多數意見認為,他們既已被遞奪參選資格,即使未來如何宣稱自己已「痛改前非」,亦不見得會令選舉主任相信,他們已真心擁護《基本法》和實意推動「一國兩制」。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