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風暴令香港多個月來烏雲密布,社會撕裂,特別是港鐵成為被毀壞目標後,市民生活大受影響。在將軍澳服務12年的區議員方國珊說:「一生中我從未有過這樣的折磨與悲哀。撇開顏色立場,我相信沒有一個香港人開心。最近,我站在將軍澳港鐵車站大堂,看着上班一族匆匆而過,他們的眼神呆滯無神,而這種日子到底幾時才會結束?」

文:周 萱 圖:黃冠華

方國珊形容將軍澳是一個孤島,長期依賴5個地鐵站與外界連結,坑口、寶林、將軍澳、調景嶺及日出康城。如果港鐵站關閉,居民就完全沒車搭,而她也無法想像,如果將所有居民轉去乘搭巴士或其他交通工具,如何能解決問題?將軍澳港鐵線在被毀壞最嚴重的6天內,居民出入不便,方國珊每天早上看見居民辛辛苦苦,用盡各種方法上班,這種「交通斷絕」的日子,實在叫將軍澳居民情何以堪!

訪問這天,與方國珊在將軍澳站匯合,車站仍未復原,站內燈光暗淡,圍欄用白布遮蓋,從陽光燦爛的室外走進來,驟然有一種悲情籠罩。車站砸得這麼爛,對將軍澳50萬居民的交通影響可想而知。

方國珊說,砸爛的還不止這些硬件,整個社區的家庭也面臨嚴重撕裂。一對中年夫婦,兒子20多歲,有一天兒子竟然對父母說願意去擋子彈,父母不理解因而引起了爭執,媽媽痛不欲生,心想用一生的時間去栽培兒子,竟換來這樣的結局。也有街坊得知子女被捕,第一時間想衝上警車搶回仔女,但已經不可能。方國珊呼籲,刻下做父母的,一定要多陪伴子女,要有更多溝通。反正港鐵這段時間都提早關閉,反而有可能給予家庭多點見面時間,彌補關係。

方國珊說要重新出發,將軍澳一定有美好的明天。
方國珊說要重新出發,將軍澳一定有美好的明天。

堅決反對暴力「打家劫舍」

說到最近的局勢,方國珊立場堅定:「我堅決反對任何暴力,這包括黑社會暴力,以及市民或警方使用的過分暴力。如今香港暴力隨處可見,必須要解決。」她認為,政府要主動釋出善意,拿出最佳解決方法。

對於在這個政治風暴中,到目前為止已有二千多人被捕,方國珊贊成成立特別法庭集中處理,畢竟,被捕的人相當大比例都是年輕人,因此,如果不是涉嫌嚴重的刑事毀壞,可否考慮從寬處理、盡快處理。目前案件不斷累積,長時間的訴訟和法庭程序令大家很折磨。方國珊強調,她無法容忍打家劫舍的行為,儘管表面上是用打爛東西的方式來表達訴求,但背後引致的打劫行為則絕不能容忍。

方國珊老父中風三次,需要她長期照顧。
方國珊老父中風三次,需要她長期照顧。

關心中年一代重新置業

一直注重民生的方國珊,留意到特首林鄭月娥最近的施政報告中,放寬首次置業人士9成按揭樓價限制到800萬,令年輕人可以更快有自己的物業。不過方國珊則留意到另一個族群,她估計至少有過百萬香港市民,他們大多是中年人,年紀在40歲以上,他們未有置業,只是租樓住。事實上這批人有很好的資歷及能力,是香港社會的中流砥柱,但遺憾的是他們經歷過金融海嘯及沙士後備受打擊,不是失去物業就是負資產,政府卻忽略了他們的利益與福祉。政府既然出手幫首次置業人士,其實更應該幫這班社會棟樑重新上樓及置業。方國珊認為派錢沒用,這批人如果沒有優惠政策,將永遠無法置業。

在將軍澳站停用期間,大部分居民需徒步15分鐘往調景嶺轉車。
在將軍澳站停用期間,大部分居民需徒步15分鐘往調景嶺轉車。
港鐵車站晚上提前關閘,方國珊團隊派發轉車攻略協助居民。
港鐵車站晚上提前關閘,方國珊團隊派發轉車攻略協助居民。

批評納米樓刻薄香港人

說到置業,方國珊大力抨擊近年市面上出現的納米樓。她說,香港自2000年以來,近20年間都沒有出現過甚麽令人覺得很出色的人和事,反而最出色的就是納米樓!這狹小的空間完全惡化了港人的生活質素,壓縮的空間令生活毫無情趣,生活壓力加大,令人愈加不開心。香港政府在這方面做的最不好,一直都不管發展商,簡直就是刻薄香港人。

方國珊批評發展商,只強調幫市民置業上樓,但特意設計小單位細價樓,但這根本違反了一個人卑微的生活標準。她說,其實不論去大灣區或者是歐美國家,一個標準4人家庭,怎樣也會有80平方米左右的居住空間,就算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幾乎都是按這個基本標準。這種面積的物業在亞洲一般只需要200-300萬港幣,就算歐美發達國家可能也只需400-500萬港幣,但這個要求在香港已經要超過1,000萬港幣,這令年輕人無法上樓而中產階層也無法改善生活,政府忽略了這個結構性矛盾實在非常不智。

呼籲有關方面交代將軍澳車站修復的時間表。
呼籲有關方面交代將軍澳車站修復的時間表。

改善社區工作重建家園

隨着11月來臨,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正密鑼緊鼓進行中,在將軍澳打拼近12年,方國珊說,她一直以來都是以民生為主,而今年處於特殊而艱難的時刻,倍感工作壓力巨大。

方國珊說,目前社會環境已經去到政治蓋過一切民生的局面,令人很傷心及難過,但她慶幸居民在面對當前亂局之餘,仍能堅守社區,希望區議員可以帶動一些改善社區的工作,復原自己的家園。

尤其在交通方面,將軍澳居民的意見是希望不要只倚重港鐵,因為當港鐵有甚麽閃失,將軍澳會立即變成一個孤島,如沒有巴士接駁及其他交通選項是不可思議的。其實早在10年前,在方國珊建議下,政府將會在將軍澳隧道兩旁開闢一個巴士小巴轉乘站,每邊可以容納5部車,當區居民可以在此轉乘公共交通工具接駁去較遠的地方,比如機場、沙田、荃灣等地,車程不超過一小時。這個轉乘站今年年底會正式使用,目前西貢區議會更建議讓小巴也可在此停泊,方便市民轉乘。

與政府工程顧問,視察斜坡鞏固工程,防止山泥傾瀉。
與政府工程顧問,視察斜坡鞏固工程,防止山泥傾瀉。

交通基建為將軍澳找「出路」

另一方面,政府投入接近100億元興建的將藍隧道,以及耗費50億元興建的跨灣橋,完工後將由日出康城出發,12分鐘去到西九龍,這些工程兩年之後也會竣工。她形容將軍澳是東九龍的一個孤島,只能依靠這些交通基建設施與外面聯通,並緩解區內嚴重的塞車狀況。

另外,她也曾在2016年向政府反映,50萬將軍澳居民每日回家都要付3元隧道費,也捱了30年堆填區,這些對將軍澳居民都很不公平。但值得慶幸的是,政府近年已從善如流,向市民發放交通津貼。

專業團隊提出建設方案

方國珊所屬的「專業動力」是一個民間組織,集結了不少專業人士,包括社工、律師、建築師、工程師及城市規劃師等,她認為這是該組織的強項,可以在工程及城市規劃等各方面,對區內有所貢獻。她舉例說,137區的規劃是他們第一個去建議改變土地用途,不要用來放垃圾及泥頭,這建議得到政府接納,令137區以後得以發展。

方國珊強調,她的團隊與其他政治團體不同,因為擁有比較闊的政治光譜,所以會特別強調以專業的意見,提出建設性的方案給政府改善民生,不會為反對而反對。像137區發展、巴士轉乘站接駁方案等都屬於這一種。特別是爭取了5年的轉乘站安排,啟用後就可立即讓將軍澳在近期的港鐵災難中,避免成為孤島的命運。

方國珊坦言,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中,只能更謙卑地加倍努力去做好民生工作,她一直都非常感恩有市民支持,給她的參選帶來動力。方國珊深信,努力累計會創造奇蹟。儘管她對這一屆區議會選舉的惡劣政治氛圍感到遺憾,但她有堅強的心態,在接觸街坊時獲得正能量,那種滿足感很大。

她知道現在香港有很多人生活得不開心,尤其是年輕人。但她希望支持者接觸到她時,就會生出一種堅守社區,重燃希望的心態。因為,選民或許活在恐懼之中,但如果他們知道方國珊也堅定站在那裏,堅守社區與他們同步,相信將軍澳會慢慢復原。

方國珊服務將軍澳12年,與居民風雨同路。
方國珊服務將軍澳12年,與居民風雨同路。

薪火相傳容納不同政治光譜

方國珊說,儘管這次選舉是前所未有的艱難及嚴峻,她也許會被對手抹黑,但事實就是方國珊從來都沒有依靠任何政黨,她已經證明可以不依靠政黨,真的屬於香港市民。她相信有很大部分的選民並不喜歡政黨,因此「專業動力」有這個空間,以比較寬闊的政治光譜來打動選民。她介紹團隊中有4位現任區議員,今年會增加三位年輕人,一共7位參與選戰。她希望每位成員都能打贏選戰,並衷心為市民服務。

方國珊團隊的政治立場並不一致,其中三位新加入的年輕人,包括海晉區的林樂儀、寶怡區的黃向賢、澳唐區的林素蔚,他們都是政治素人,年齡由24到30歲不等。方國珊希望團隊能吸引到不同立場的年輕人參與,日後可以薪火相傳,繼續為市民服務。

方國珊希望重燃社區的希望。
方國珊希望重燃社區的希望。

政治素人不同取態共同作戰

林樂儀將出選海晉選區,她表示自己與普通年輕人的訴求相同,都是認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她認為本身率直的性格及真誠能夠打動區內的同輩人 。她說在運動中也有陪伴年輕人到前線,聆聽他們的聲音。林樂儀所參選的是新區,有許多民生議題需要落實,所以,她定位為社區燃燒生命。

林素蔚本身是社工,在將軍澳中心及唐明苑有6年社工經驗,她表示反對各方面的暴力,希望能站在中間調停不同意見,減低社區撕裂。

黃向賢則表示自己選區現任的區議員年紀都比較大,他希望為當區的年輕人在議會中發聲。他理解年輕人與老一輩的人思想出發點不一樣,希望香港社會能正視年輕人的聲音,在風雨飄搖之際堅守香港核心價值,與香港人站在一起。

方國珊的競選團隊以專業人士為主。
方國珊的競選團隊以專業人士為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