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恆久以來梁啟超先生的《少年中國說》對國人影響至深,青少年一直都是社會上備受關注的群體。
香港共有14個青少年制服團體,歷史最淺的是「香港青少年軍」。建軍以來,他們一直以中式隊列步操;升旗儀式和軍體拳都是以解放軍為藍本。這些基礎訓練,都要靠駐港部隊解放軍官兵來傳授。

文:周萱 圖:黃冠華

香港青少年軍是香港最年輕的制服團體。
香港青少年軍是香港最年輕的制服團體。

其實香港青少年軍和其他13個青少年制服團體的培訓,基本上都大同小異、殊途同歸,都是為了培育青少年人更有自信、更有能力、更有責任感、更懂得團隊精神及回饋社會。但他們之間還是各有特色,以香港青少年軍為例,他們一直以來都是以解放軍的中國制式訓練為基礎,而這些基本訓練都是由駐港解放軍傳授。

「我們的隊列步操、軍體拳及升旗禮都是駐港部隊教的。當他們教會我們的教官後,我們再由教官傳授出去。當然,我們有時會到駐港部隊營地接受培訓,期間可能是儀仗班、加強的正步班、升國旗班等等。在軍營裏駐港部隊的確幫了我們不少忙。」香港青少年軍高級培訓主任陸海豪說。

青少年軍成立之初,香港已經回歸祖國18年,社會上普遍年輕人都希望香港能有中國特色的青少年制服團體,在一些社會領袖充分了解及討論後,亦順應了這個訴求。2015年1月,香港青少年軍正式成立。

在機緣巧合之下,做了36年警察的陸海豪剛好在此時退休。陸Sir說:「做警察時大部分時間都是打擊罪案、抓賊人。我退休之日,正是香港青少年軍成立之時,所以我覺得非常有緣份。當時有其他公司招聘我做保安工作,但我覺得做青少年工作是一個新挑戰,於是想嘗試一下。我相信如果青少年工作做得好,無論對香港社會、對祖國都好。」

陸海豪進一步解釋說:「我相信梁啟超先生所講,他的《少年中國說》:『少年強則國強,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少年勝於歐洲,則國勝於歐洲,少年雄於地球,則國雄於地球。』我想我們中國人,我們香港人能夠做到這件事。」

陸海豪是退休警察,他堅信梁啟超的少年說可以強國。
陸海豪是退休警察,他堅信梁啟超的少年說可以強國。
陸Sir(右)如父親般愛惜青少年軍的團員。
陸Sir(右)如父親般愛惜青少年軍的團員。

建軍4年 由零開始上軌道

然而萬事起頭難,青少年軍剛成立時,根本沒有訓練場地及教官,最困難就是怎樣找到教官。於是由零開始,當時以觀塘的海濱公園、天橋底作訓練場地,因而時常被路經的市民投以奇怪目光。教官於是要教導團員,要以自己參加的制服團體為榮,後來大家都習以為常。

陸海豪說,經過幾年的營運、努力,甚至碰壁,嘗試不同的方法,最終香港青少年軍走上了軌道。

「作為最新的制服團體,我們每日都反思,每日都觀察其他制服團體的訓練模式、運作模式、營運模式等。我們希望,能夠從別人身上學到東西。陸海豪十分感恩解放軍駐港部隊的幫忙,才能建立起團隊的模式和訓練基礎。有時,他會要求駐港部隊為學員舉辦軍事講座,增強青少年的國防知識及國家情懷。當這些團員了解到內地部隊及香港駐港部隊的編制、國防任務之後便來了興趣,有些團員甚至成為了軍事迷。對部隊有了更多了解,有學員更詢問他可否往內地參軍,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

香港青少年軍堅持中式步操。
香港青少年軍堅持中式步操。

六大目標 團員實現成長 蛻變

陸海豪介紹,只要是香港居民,符合年齡條件,通過面試便可以參加香港青少年軍。目前團員除了地道的香港人之外,也有一些少數族裔和外藉人士參與。學員來自不同家庭,草根階層、富二代、中產階級都有。香港青少年軍是有教無類,目的在融合各方青年,希望他們能夠把握今天、發掘自我,懂得承擔和感恩。而對於陸Sir來說,能夠見到學員有改變就最開心,這是用金錢也買不到的滿足感。

香港青少年軍的活動有六大目標:自強、自律、自信、承擔、領導、服務。當每一個青年團員入團後,都會給他們灌輸這些概念。陸Sir相信,教會他們怎樣自強自律之後,他們就可以更順利走自己的路。這些年來,他已見證了無數團員的成長和

個案一: 怒氣少年 變陽光領袖

駐港部隊軍營中,團員將要接受連續14日的訓練。阿文(化名)首天入營就遲到了超過一小時,不少教官都覺得要懲罰他,但陸Sir卻靜靜觀察了他幾天,感覺上他身有一股怒氣,在學軍體拳時,阿文的踏步大力得似乎要把地面也踏穿。他的行為表現並非一時之氣,而是日積月累而來。阿文來自一個破碎 家庭,父母離婚後他跟着姑媽成長。

訓練第四天,陸Sir特意請阿文做班長,帶領其他團員。阿文很疑惑地望着陸Sir,考慮了很久之後終於答應!當晚,他將頭髮鏟青,之後非常努力地承擔各種責任,訓練結束時更當選為最佳男隊員。

陸Sir說,訓練營畢業之際,發現很多團員都不邀請父母來參加畢業禮,於是他逐個打電話邀請家長前來觀禮。阿文只有姑媽最親,陸Sir建議姑媽買花送給他。畢業當日,阿文帶領隊員精神抖擻地步操出來,叫着口令走過主席台,完成畢業禮回到位子上,見到姑媽捧着一扎花等他,他激動得淚盈於睫,但卻堅持不哭出來,場面令人感動。阿文的姑媽及學校校長都說,他有好大改變,這樣陽光正直的形象,他們以前想都未想過。

學員們受訓期間都需要按照要求坐言起行。
學員們受訓期間都需要按照要求坐言起行。

個案二:孤僻少女 晉升少尉教官

靖雯十分着迷軍旅生活,但卻倔強孤僻,不苟言笑。陸Sir說,她剛剛加入香港青少年軍時,從未見她笑,她只喜歡與駐港部隊的戰士打交道,不理會其他人。不過,靖雯對自己要求十分嚴格,可以說是到了非常狠的程度,每次訓練都要求自己達到最高要求。

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及磨練後,長官看到靖雯的潛質及天賦,於是交給她更多責任,不但要她負責帶隊,更任命她為教官,派她出去考察學習。

在參加活動及與人相處的過程中,靖雯逐漸學會與人溝通,臉上開始有笑容。雖然訓練時她仍然要求嚴格,但休息時,她會關心照顧小團員,與他們談心。現在,被她訓練過的小團員,不時會在節假日給她寫心意卡,表達對她的尊敬及仰慕。從此,靖雯真正學會用心與他人交流。最近,她晉升為少尉級教官。

陸Sir滿足地說,讓每位團員都有改變,不怨天尤人、不隨意放棄及懂得感恩,這就是香港青少年軍工作的意義。

不少女孩子也十分熱衷參加這些軍體拳的訓練。
不少女孩子也十分熱衷參加這些軍體拳的訓練。

給團員愛護與關顧 駐港部隊不神秘

陸Sir說,大部分香港市民都沒有接觸過解放軍,覺得解放軍很神秘,又或者是很難接近、很兇猛,完全不會覺得解放軍其實是我們的子弟兵,他們的職責除了保衞國家之外,更會保護我們。

「駐港部隊協助我們上課、訓練,又帶我們去營地參觀。每年的領袖訓練營及大學生軍事生活體驗營,都是希望可加強團員對解放軍的了解。」陸Sir說,很多學員第一天訓練後,誇張點說連想死的心都有了,想離營,因為他們大部分都是溫室內長大的普通香港學生,頂唔順這種訓練模式,耐不住寂寞,覺得訓練太艱苦。

「但第二天就開始熟絡,解放軍官兵恍如大哥哥大姐姐,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訓練雖然很辛苦,流很多汗,或者肌肉很痛,曬得很黑,可能某一個學員動作不對,全班要重頭做過,每樣事都要有規有矩。然而艱苦的同時,團員也享受到解放軍的哥哥姐姐在生活上對他們的關心照顧。他們從未想過,與他們素不相識,為甚麼他們要為自己付出這麼多,甚至不休息,不厭其煩的講解來平衡學員的心理。每次到最後畢業,他們都會十分不捨,甚至及擁抱流淚。」

10多天就培養出這樣好的感情,證明他們流的汗及曬的太陽,行軍時腳的泡,都是值得的,因為他們認識了真正的戰友及知己。

據了解,香港青少年軍建軍4年來,共有11名團員成功考獲香港紀律部隊,包括警務處四名警務督察、三名警員、一名輔警,入境處兩名入境主任及懲教處一名二級懲教助理。

參觀駐港部隊了解國家的軍事體系。
參觀駐港部隊了解國家的軍事體系。

推廣中式步操 是責任更是使命

踐行中式步操也是一種使命。
踐行中式步操也是一種使命。

陸海豪相信,現今是歷史上一個最為複雜的大時代,要順應世界潮流發展,香港青年人更要裝備好自己,不論在學術上、國際視野上、人脈關係上、大局意識上都要加強。要多關心和留意祖國的事情,年輕人必須努力,因為成功是屬於有準備、肯努力和願意堅持的人。

或許香港青少年軍不是最頂尖的制服團體,但與其他青少年制服團體各有優劣,大家的目標都一樣,訓練青少年守紀律、守法,能夠有自己獨立思想,會感恩回饋社會,這個不但是香港青少年軍的目標,相信也是全港14個青少年制服團體的終極目標。

香港青少年軍最大特色是堅持採取中式步操,因為這對他們來說別具意義。
陸Sir強調:「香港回歸已經22年 ,為甚麼不能用我們自己的中式步操,進行我們的隊列展示

?香港既然已經回歸就屬於中國地方,必須有責任、使命推廣中式隊列步操以及中式的升旗禮,因為這才是我們國家升旗的方法。」

知多D: 香港青少年軍縱隊編制

第一,地區縱隊:小學三年班就可以入隊及到中學為止。在學校收團員,又或者地區集合了團員後形成地區縱隊。

第二,青英縱隊:在學校以外的地方所收的團員,年齡11-18歲。

第三,教導縱隊:基本上由17歲到35歲,但有例外,許多教官甚至已超過60歲。他們有能力去教授及簽署證書,具備考核團員專業資格。其中不少教官是紀律部隊退休人員及其他制服團體的人員。

報名資料:
電話:(852)2357 0555
傳真:(852)2771 7933
電郵:info@hongkongarmycadets.org
網址:www.hongkongarmycadets.org

每個週末青少年軍總部都有訓練課程。
每個週末青少年軍總部都有訓練課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