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英雄】封城76日 駐武漢經貿辦守護四千港人 馮浩賢難忘戰疫

2017年起,政務官馮浩賢出任香港特區政府駐武漢經濟貿易辦事處主任,兩年多來工作尚算順利。就在調職回港之前,今年初竟遇上武漢爆發新型肺炎。
面對嚴峻疫情,他考慮了短短三、四秒後便決定留守,想不到卻令自己陷入幾乎缺糧的窘境。馮浩賢當時以為封城最多十來天,沒想到竟持續近3個月,合共76天。
封城措施嚴謹,當地猶如戰時狀態,他及駐武漢辦團隊,不眠不休處理數以千計湖北港人求助個案,更成為了他們的「出氣袋」。直至今年10月,馮浩賢終於可以卸下駐武漢辦主任一職回港,他感慨地形容,駐外代表的工作猶如港人的「大保姆」。

文:馮惠詩 圖:黃冠華

馮浩賢在疫情期間見招拆
招,用盡人脈關係,令武漢
辦能得以維持正常運作。
馮浩賢在疫情期間見招拆 招,用盡人脈關係,令武漢 辦能得以維持正常運作。

結束為期3年的駐武漢辦任期,馮浩賢在9月底離任酒會後隨即回港,並接受14日隔離檢疫。他接受訪問是在完成隔離檢疫後的第3天,見他精神爽利,笑容滿面,甫坐下來就笑說不想說太多關於駐武漢的經歷,怕說得太多顯得「矯情」。

馮浩賢1989年加入政府當政務主任,如一般政務官一樣,歷任多個政府部門。2017年出任香港駐武漢經貿辦主任之前,曾任職於民政事務局4年,出任首席助理秘書長;亦曾任職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旅遊事務署。可能是喜愛與人溝通,馮浩賢過往曾多次獲邀派駐外地,惟當時家中一對子女年紀尚幼,故一直未有成事,直至3年前,他才首次駐外,目的地正是武漢。

12月底首聞病例 決定留守武漢

武漢經貿辦1月起做好防疫措施,職員零感染。(馮浩賢提供)
武漢經貿辦1月起做好防疫措施,職員零感染。(馮浩賢提供)

談起武漢新冠肺炎疫情,馮浩賢說早於去年12月底,已聽聞當地醫院收到有不明病因的發燒及「肺花」病例。2003年沙士一疫,令馮浩賢有所警惕,當時仍在香港放聖誕假的他立即致電武漢辦同事作準備,亦購買了防疫物資,元旦翌日就乘飛機返回武漢。

「成個1月做了好多準備工作,不知會發生甚麽事,但我們敏感度比當地市民高。最初說是有問題,輕微人傳人,但不會太嚴重,可防可控,但至1月20日形勢就變了。」

當日,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公開表示,已有醫護人員受感染,肯定病毒可人傳人,並呼籲盡量不要前往武漢。

馮浩賢說,原本當地市民都不戴口罩,他之前要求武漢辦職員戴口罩量體溫等做法,備受同事質疑。到了1月20日後,當地掀起抗疫物資搶購潮,當時武漢辦同事都慶幸早1星期前已做好了準備。

放棄回港度歲 應對封城危機

為了方便消毒清潔,馮浩賢3個月來都穿同一件羽絨外套外出。(馮浩賢提供)
為了方便消毒清潔,馮浩賢3個月來都穿同一件羽絨外套外出。(馮浩賢提供)

武漢由半戒備進入高度戒備狀態。23日凌晨,中央宣布當天早上10時起「封城」。馮浩賢說,當時就有人致電給他告知封城消息:「我個腦好快做出決定,閃咗3幾秒,封城咪留低囉!」

原本已買了當天機票,打算回港與家人共度農曆新年,但由於要封城,馮浩賢決定留在武漢。他說當時想到的是作為香港駐武漢代表,照顧當地港人的責任就在自己肩膊上,這種時候不應該離開。就如一艘船出事,船長沒有理由丟下乘客,自己先走。

生活條件惡劣 「食飯都有困難」

馮浩賢當初以為只會封城十多天,作出決定前沒有與太太商量,甚至「冇乜諗過」有染疫可能,但隨着當地措施越來越嚴格,他開始感到有點緊張︰「後來事情發展開始偏離我的想法。」他形容2、3月是最艱難時期,生活條件越來越惡劣,原本預備的物資亦越見緊絀。當地猶如死城,每個小區都被圍封及有人駐守,目的是減少人流,防止疫情擴散,900多萬武漢人形同「集體坐監」。

「最初是城市邊界被圍封,後來區與區之間都不准通行,漢口不能過武昌,因為長江大橋封了;漢陽亦不要想過漢口,因為江漢橋也封了,橋和隧道都封,區與區交通切斷,連所有(售賣)生活必須品的舖頭都封閉,無餐廳、無外賣,連超市都被封,買食物都有困難。」其中一名駐武漢同事居住的酒店,被徵用作醫療隊臨時宿舍,同事頓時無家可歸,馮浩賢要急急陪他找地方「落腳」。

疫情期間購買食物及生活用品困難,馮浩賢只能隨便弄一頓吃一頓。
疫情期間購買食物及生活用品困難,馮浩賢只能隨便弄一頓吃一頓。

用盡人脈關係 擔任「後勤大隊長」

當地居民一般居住的小區,有區委統籌居民日常生活,但馮浩賢及他的同事有些住在酒店,有些住在服務式住宅,可謂無人「認頭」。為了解決最基本的食飯問題,他要「見招拆招」,用盡了在武漢建立的人脈關係,幸而他一位朋友所屬的集團,旗下有開設超級市場,於是給他介紹認識超市經理,協助他及其他武漢辦同事購買糧食及日常用品。有人接濟,大家開心到好似「有金執」一樣,馮浩賢亦當起了負責團購的「後勤大隊長」。其後有在當地開餐廳的港商,願意為他們提供外賣服務,同事上班的午膳問題總算解決。

3月包機疏散港人  電話被「打爆機」

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左二)與馮浩賢(左一),3月26日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與正在等候上機的一個來自恩施的家庭交談。
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左二)與馮浩賢(左一),3月26日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與正在等候上機的一個來自恩施的家庭交談。

困守武漢的900多萬人中,除了武漢居民外還有數以千計港人。當時就有武漢港人向立法會議員及香港傳媒求助,社會上亦有要求港府派包機接載滯留湖北港人的聲音。港府在武漢封城1個月後,2月24日才宣布決定派包機接載當地滯留港人,3月初才真正派出首輪包機。港府當時被炮轟歎慢板,置處於水深火熱的湖北港人於不顧。

被問到疫情期間,有沒有甚麽事讓他覺得處理不好、感到遺憾的地方?馮浩賢說,當初以為封城只封武漢,自己可以「頂得住」,但後來發現並非封城,而是「封省」,整個湖北省都封了,他開始擔心了。

「成個省咁大,無可能做得晒。」雖然駐武漢辦有20多名同事,但處理港人求助個案,負責接聽電話的,主要是6、7名被派駐當地的香港同事,而求助個案在政府宣布派包機後,急升至「打爆機(電話)」狀態。在涉及4,200多人、約2600宗個案中,有不少都並非在武漢,而是散落在全省各鄉鎮。

派送藥物受限制 「一路做一路畀人閙」

武漢辦負責把物資統一收發
予湖北港人,辦事處有如集
運中心。(馮浩賢提供)
武漢辦負責把物資統一收發 予湖北港人,辦事處有如集 運中心。(馮浩賢提供)

求助個案中有人因滯留而出現經濟問題,亦有帶着嬰孩需要奶粉的父母,還有孕婦、長期病患者及有情緒問題人士,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搵外援『幫我哋』幫香港人」。武漢辦要不斷聯絡外事辦或各地鄉鎮政府,協助當地港人的起居飲食,甚至要找當地的非政府機構,為滯留港人提供經濟及情緒支援。

馮浩賢說,送藥是最棘手的問題,除了最常見的降血壓藥,亦有癌症藥物、精神病科藥物、愛滋病藥物等,因藥物在內地受管制,故需要中聯辦協助疏通,兩地海關配合,才可將藥物經深圳送至武漢,再由駐武漢辦統一收發,連同其他物資一起處理。

但由於封城,部分地區速遞公司無法前往,於是他們又要聯絡湖北省港澳辦「出手」,安排中國郵政作特別派遞。

「其實咁轉折,過程要花好多時間,我一路做一路畀人鬧。物流受限制,因為封省,省入面每個地方都封,你要攞好多『路條』(通行證),逐區逐區咁過。」幾經辛苦,十多批藥物才最終送到300多名港人手中。

嚴防「走失」 怕成千古罪人

及至港府決定安排包機,馮浩賢更是不斷捱駡。

「有人話要優先走,有人話要偷偷走,要政府發『路條』,讓他們可以偷偷走。如果有人染疫後偷偷走去另一個省,我就變千古罪人。不可以隨便應承,於是又被人鬧。別的省已經警告過我們,不可以放人出去。」

最終馮浩賢沒有讓人「走失」,全數安排車隊、司機,送往機場搭乘包機回港。因為疫情,很多司機擔心染疫不願接送,於是他又要大費周章安排。

「星期一做到星期七」 大家已盡力

馮浩賢說在處理求助個案
時「一路做一路畀閙」,
猶如港人「出氣袋」。
馮浩賢說在處理求助個案 時「一路做一路畀閙」, 猶如港人「出氣袋」。

然而,焦急的市民未必能理解他的難處,馮浩賢與同事只能乖乖成為「出氣袋」︰「試過有個個案,拿起電話就說打咗好耐,終於接通。對方知同事識講廣東話,開始鬧你,他不是有甚麽要求,只係想鬧你,這類個案屢見不鮮。」他與同事忙於處理個案,由1月封關至4月解封,「星期一至七係咁做」,他說大家已盡力,但始終沒有辦法百分百滿足各人需要。他說如果再來一遍,人力資源確實應該增加。

不過,他還是慶幸可以順利完成任務,因為當時不少國家都有派專機撤僑,有個別國家的領事先行乘包機返國,剩下當地領事館職員「執手尾」,最後出現「走失」情況。

歐美防疫投鼠忌器 港府已經「好企理」

相比歐、美,甚或香港,內地疫情緩和得較快,控制得較好。馮浩賢說,雖然全世界抗疫都是用類似的「圍堵政策」,但並不如內地做得徹底︰「歐、美國家搞極都搞唔到,他們所謂的封城係『封啲唔封啲』,有人示威抗議,政府就投鼠忌器。武漢政令嚴格,市民亦好合作,大家一齊捱,但事後睇番,捱嘅日子係值得。」

社會早有聲音要求封關,惟港府至3月下旬,始實施非香港居民從海外國家或地區乘飛機抵港不准入境的措施,但由內地、澳門或台灣抵港的香港和內地居民,只是需要接受強制檢疫。問到香港是否應該仿傚內地做法,馮浩賢認為兩地客觀環境和條件不同,因為根據《基本法》,港人如持有身份證就不可拒絕其入境,香港在這個問題上已處理得「好企理」。他反問︰「咁係咪已經封關?就算不是百分百,我覺得都95至98%封咗。」他認為加上強制檢疫措施,政府該做的都已做了。除了封關與否,市民防疫意識亦很重要。

表揚抗疫貢獻 獲授獎狀嘉勉

隨着武漢解封,內地疫情受控,馮浩賢亦結束了派駐武漢的3年任期。他說駐外是很獨特的經驗,不僅是特區政府代表,在當地工作、讀書的香港人,有困難都會找他幫手。

「你就好似大管家或大保姆去照顧他們,要為他們爭取權益。」就如疫情過後,內地健康碼只供有內地身份證人士使用,港人因為沒有健康碼,因而要限制出行,他為此也有幫港人出聲。他說,內地有自己的官僚架構及法規,要他們「轉身」接納要求,亦需要一些時間,而他正正可以成為當中的一條橋樑。

今年10月1日,特首公布授勳名單,馮浩賢赫然在列,原因是他在應對2019年冠狀病毒疫情工作方面貢獻良多,獲頒獎狀以示嘉勉。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