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業界近年出現不少陋習,服務質素飽受詬病,嚴重打擊的士業界甚至香港形象。對此,政府一直無所作為,港人怨聲載道。
被市民鬧得多,早前政府終於「的起心肝」,急就章推出一個「優質的士」計劃,正式名稱即是所謂「專營的士試驗計劃」,打算引入三個專營權,每個專營權可同時營運200輛專營的士(下稱「專的」)。有關條例草案已於今年5月8日在立法會首讀及二讀,但的士業界及交通專家對此群起反對,指政府未經詳細考慮市場需要及對業界影響,得益的只是財團而不是市民,傳統的士業界更會受到致命打擊。

文:陳明、李向榮   圖:黃冠華

運房局介紹「專的」服務時指出,三個專營牌照會以試驗計劃形式推出,為期五年,不設轉讓及不能續期,若營辦商及其司機未能達到專營權所訂的服務水平或標準,政府可對營辦商施加罰則,甚至撤銷專營權。「專的」司機需經特別培訓,主要客路為消費力較高的乘客,起錶價比傳統的士貴五成,並可引入手機召喚服務(call的士app)應用程式。 另外,政府更將為「專的」設立特別的士站。

香港的士業議會聯同多個的士商會及的士業團體聯署,要求政府撤回專營的士計劃。
香港的士業議會聯同多個的士商會及的士業團體聯署,要求政府撤回專營的士計劃。

現時全港共有18,163部的士,由約8,000名車主持有,撇除大集團車行後,約有7,000多名「單頭」車主,大部分只持有一部的士並兼任司機。香港的士商會目前約有1,000名會員、大部分為單頭車主,主席黃保強對「專的」的可行性大唱反調。

黃保強認為,「專的計劃冇得做」,因為投資成本太高:「單頭車主梗係唔會試﹙投牌﹚,亦都無咁嘅財力,『專的』收費多過我哋50%都係會蝕本,因為佢用嘅車同埋燃料,經營成本好貴。」

雖表面上營運「專的」無利可圖,但商會副主席張志鈞則憂慮,政府會因此強力壓低牌價,降低「專的」投資者的成本,吸引財團投標。張志鈞分析說:「佢要做200架車,每一個牌都投資唔少,如政府將個牌價壓低,咁成本咪低囉,佢成本低,我哋成本高,就對我哋唔公平,佢可能畀一百幾十萬就攞到200個牌。」

他又指,「專的」收費較普通的士高50%,政府亦容許「專的」承辦商以僱傭制或出租制營運,在現時業內司機短缺下,「專的」營辦商可以高薪或以平車租搶人,造成普通的士車主更難找到司機,最終得益的只是財團,市民不會受惠。

「專的」專用的士站不公平

香港的士商會大部分會員為單頭車主。
香港的士商會大部分會員為單頭車主。

黃保強說,政府計劃為「專的」設立專用特別的士站,對業界又造成另一種不公平:「點解你又係的士司機,佢又係的士司機,點解佢又落得,你又唔落得呀?呢啲咪唔公平囉﹗」

推出「專的」政府說可提高的士司機服務質素,亦可透過營辦商監管司機。黃保強對這種說法極度不滿:「根本呢啲係痴人說夢話,呃人都無人信啦!點解你1,500個司機多啲人工、多啲收入,就會影響我哋4萬個司機嘅服務態度變好呢?」

他表示,現時業界已可以做到在車廂內提供wifi、叉電裝置等設備,商會及車主亦各有規管會員及司機的制度,認為只要政府改善現時的士司機經營環境及待遇,包括開放禁區及巴士專線、設立隧道回程收費等措施,令司機收入增加,相信服務質素亦會隨之改善。

政策老套學者仗義執言

其實過去的士業界都有成立車隊,推出類似「專的」優質服務,包括星群、XAB等,但因欠缺政府支持,即使收費和普通的士一樣,但全部都蝕本,黃保強建議政府應支援現有優質的士車隊,讓這些車隊可繼續運作,不用蝕本經營,商會亦正約見立法會不同政黨表達意見,希望政府不要一意孤行,硬推「專的」計劃。

「點解要另外發牌?點解要額外提供的士站?點解不讓現有的營辦商去做?這讓做公平嗎﹖」以義務身分擔任的士業議會主席的學者熊永達表明,自己和的士業界沒有任何利益,但認為政府政策老套,故仗義執言。

政府說現有的士司機的服務難以監管,因為在的士牌發出的時候,並沒有施加監管司機發牌條件:「那麼為何不讓現有的牌主換牌呢?由普通的士牌換成「優質的士」牌。為何紅Van轉綠Van就做得到,的士就做不到﹖」熊永達說,政府「專的」建議無助改變現況﹕「你﹙政府﹚怎樣拖動現有18,163架的士的司機改善質素﹖政府這樣是割離了他們。」

預計大批司機退出的士業

黃保強(右)認為「專的」計劃只會造成不公平,不會改善現職司機服務態度。
黃保強(右)認為「專的」計劃只會造成不公平,不會改善現職司機服務態度。

熊永達指目前的士行業競爭其實相當激烈,的士司機其實是短缺,目前至少有多達1,000部的士「無人揸」。按政府計劃,新增的士可能需要1,500名新司機,故引入「專的」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研究香港交通多年的熊永達估計,政府希望現時租車的士司機,加入獲得牌照的專營的士公司出月薪:「但政府無睇清楚,現在租車的司機根本不希望被人知道實際收入。」熊舉例政府推動的士以八達通收費,面對重重阻力,推動失敗的原因,是司機不希望有交易紀錄,說穿了希望交少些稅﹕「原本政府對司機報稅是隻眼開隻眼閉,如果政府一意孤行要他們成為別人的僱員,肯定會有大批司機索性退出的士行業。」

又何須政府教人做生意

熊永達(左二)批評政府推出「專的」對業界不公平。
熊永達(左二)批評政府推出「專的」對業界不公平。

政府的「專的」大有變相將的士「車隊化」的意味,熊永達認為想法「好老套」,「完全係上世紀5、60年代的思維」。熊說市場其實早以車隊化方式運作:「使唔使你教人點做生意呀?」熊說,目前的士call車應用程式已經做到車隊應有角色:「你問我他們算不算車隊我會說『是』。就算是八折黨,他們用手機對講機程式通話接客,都係好系統化,司機間亦有規矩要遵守。你有無聽過有人投訴八折黨司機態度差﹖」

熊永達認為,政府要搞優質的士,根本不需要另外發牌,而是要給現有的士牌主,以換牌的方式先行:「如果單頭司機﹙即擁有的士的司機﹚要轉型為優質的士司機,政府為他們提供額外培訓,的士司機自我增值,都係合理。」

10330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