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年青人怨氣多,的確有其根源,要發洩。有人說他們受人唆擺,找錯對象。香港這些年已經進入一個不問真相只問立場的世界,吳桐山就嘗試反其道而行,不問立場只問選擇,嘗試不預設立場地分析香港當前問題,分析各種做法的可能性。

香港人不滿什麼?不滿政治現狀。的確是值得不滿的,我大概兩年前已經在其他媒體講過「一國兩制」的確有問題,值得檢討。建制內也有人知道現行制度的問題,但基於身份問題,「一國兩制」就像一塊招牌,不能否定。但我只是一介草民,不妨暢所欲言。

為什麼要「一國兩制」?為了政權交接後順利過渡,向香港既得利益者說:放心!回歸之後不會動你們的奶酪。其本意就是維護既得利益,順利過渡合理,但長此下去有問題。簡言之,只能守成不能發展。

年青人不滿「一國兩制」,合理的,但背後的邏輯是如何呢?維護既得利益者代表新人難有出頭的機會。你看看香港過去20多年,富豪榜上的人毫無變化;哪怕被稱為「權貴資本主義」的內地,過去20多年的富豪榜都換了很多新面孔。香港呢?鐵板一塊。港青的確是沒希望。

「一國兩制」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區隔了市場,偏偏過去20多年全球進入互聯網經濟,大就是美,小中介玩完。「兩制」將香港變成一個細小市場,在互聯網時代沒得玩,所以就算在香港起家的新經濟,例如大疆、順豐這些,全部回深圳去了。

粵港澳大灣區,似乎是想邁向統一市場,但有點晚,香港大勢已去。再加上,維護既得利益的小圈子,還是沒有破。

在大家一起圍毆特首的時候,我講句公道話:其實特首的權力還不如黎智英大,後者好歹掌握了「真理部」。特首有什麼權?選舉特首的選委會全部是香港的既得利益者,一個也不能得罪;在立法會協助施政的建制派,不掌握在特首手上,而是掌握在西環手上;還有泛民或說民主力量,就因為特首是阿爺委任的而竭力攻擊特首。這個位置無論誰做,都是四面楚歌,不要說做事,做鬼都不靈。

這個局是誰布的?不是特首自己,是中央,解鈴還須繫鈴人,政改是的確緊迫的,問題是如何改?

人大831出來之後,泛民說要「真普選」,究竟何謂「真普選」。我翻譯一下其實是這樣的:中央要的普選,是確保由「愛國愛港者」執政的普選;泛民要的普選,是可以讓泛民(包括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上台執政的普選。你覺得雙方的底線有得退嗎?

如果中央退,就等於只是名義上擁有香港治權,實際上等於沒有,是完完全全「港人治港」,底線變成別把「香港」前面的「中國」兩字去掉就行。如果中央不退,那麼就必須全面檢討「一國兩制」,思考治港之策,負起責任來。至於泛民,如果沒有「真普選」,那麼就是「永遠的反對黨」,只管「為反而反」就可以了,反正我永遠不會上台,這個道理也很簡單直接。

政治體制,我說過,西方那一套,言論自由、司法獨立、普選、政黨輪替,四頭馬車、相輔相成,缺一不可。香港是畸形,有前兩者,普選有部分,政黨輪替是無。這是殘缺的體制,註定不可能。所謂爭取「真普選」,就是要補足後面兩隻腳,讓四隻腳穩定下來。大家也可以看到,四隻腳的前兩者,也就是言論自由和司法系統,實際上也是一直在爭取補足後面兩隻腳,自我實現。

應該如何?政治上沒有應該與否,只是看實力。不要指望我有答案,因為我沒有立場。但道理就是,你要麼四隻腳都有,要麼四隻腳都沒有,香港的政制現狀,是不可能穩定的。

文:吳桐山

學研社成員,穿梭港深兩地的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