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通社)
(中通社)

佔中九男女分別被判「串謀作出公眾妨擾」及/或「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等罪名成立,大快人心,法官將會於本月下旬宣判他們的刑期。其實,食得鹹魚抵得渴,既然公然犯法,造成法治的破窗效應,也預料要今天為惡行「找數」,喊都無用,說好的「找數」幾乎變了「走數」,假惺惺的眼淚也洗滌不了他們的罪孽。

九男女卻好像自己「嗰頭近」,在刑前已分別交代身後事,有人遺下著作,有人不續約教席,有人替「風雲計劃」遺留言論,有人到教會「作道別式」,亦有其他政客已為下屆議席的選情作準備,可見眾人已心中有數。

個別被告想取社會服務令但遭法官拒絕,須知道是次審理的案件控罪不輕,而眾人所犯下的罪行也對社會影響深遠,法院審訊可不是「過場」的戲碼,而是嚴肅的法律程序,從部分被告的陳情,可見他們未有悔意。「違犯佔中」是有策劃、有預謀的犯法行為,他們從來都不是英雄;相反,他們只是慫恿他人參與犯罪行為的惡魔。

審訊依法進行,有理有據,不存在選擇性檢控或政治打壓,卸下學者、議員或牧師的皮囊,換上棕色的囚衣,造型更勝在電影院熱播、飾演囚犯的一眾明星演員,至少惡形惡相也是真情流露。那句「佔領中環,正式啟動」,準是很多人噩夢的關始。回顧五年前,金鐘交通癱瘓,店舖生意冷清,上班上學一族須奔走額外的路程,更有少男少女都騙到「佔領區」帳篷終生抱憾,「違法佔中」罪行,罄竹難書,是次審訊可謂是遲來的公義。

「違法佔中」遺禍甚深,對法治已造成不可彌補的破壞,可是,歷史卻不能「回帶」,否則「佔中三丑」已被鞭屍得體無完膚了。「公民抗命」不是抗辯理由,這可是來自法官的金口,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作為法律學者,更是無地自容。若政棍稍對現狀有任何不滿,則動輒「佔領」,若又要蹲着點名,又要吃雞脾,豈不是要搞一場「佔領赤柱」不成?

「和平佔中是謠言,圖窮匕見陰謀現」,「違法佔領」的下場,發起人及部分共犯,淪落到鋃鐺入獄,若任意違法,破壞社會法治安寧都可任意扭曲解讀為「公民抗命」,是侮辱了印度聖雄甘地和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政客的自私,想在歷史留下紀錄,他們做到了,卻是遺臭萬年的醜事!

學者其身不正,敗壞學術,荼毒學生,種下惡果,議員身份也不再是犯罪的護身符,同樣要受刑贖罪,既然老牧師不想臨年老才受囚獄之苦,則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違法佔中」天怒人怨,「佔中九男女」落得的如此下場,只怪自己行差踏錯,希望日後他們能洗心革面,不做妖言惑眾的事。

文 :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會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理事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