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前二二八事件基金會執行長廖繼斌召開記者會,他以播出蘇貞昌在立法院的答詢做開場白:「有些罪惡,天地不容。……當着母親的面,將孩子的頭砍下來,滾到水溝,天地不容」。接着他指證,10月25日蘇貞昌任命的二二八事件基金會執行長楊振隆,就是58年前當着全班同學的面,用利斧兩斧砍斷導師頭顱的周振隆。

當天楊振隆回應,坦承他就是周振隆,據《聯合報》報道,楊振隆表示:「自己做錯事就該承擔,當時未成年思想較偏激,做法不對該受懲罰,因此被以殺人罪判了15年,服刑七年多,1976年夏天假釋出獄。」

在蘇貞昌是天地不容的事,到了楊振隆就成了17歲的少年「思想較偏激」,好像雨果《悲慘世界》小說裡犯了「錯誤」,偷了塊麵包的尚萬桑一樣,服了七年多的刑,已經付出了代價。

不過楊振隆倒點出了問題的原點,仍據《聯合報》同一報道:「至於他該不該、適不適合擔任這個職務,就讓長官及二二八的受難家屬來做判定,他也坦然接受。」擺明了他不會為17歲犯下的「天地不容」罪主動請辭。

長官蘇貞昌之所以會「容」這位犯下「天地不容」罪行的周振隆,而且在行政體系中還給以部長級的官階。說白了,就是楊振隆這位藥商執行長「政治正確」,在職權範圍內專門對付不支持民進黨的二二八受難家屬。在蘇院長看來,當然「適合擔任這個職務」。

蘇貞昌用楊振隆來轉型一切「正義」,在「正義」前面,所有二二八受難家屬都只能支持民進黨,因為民進黨才是「正義」的化身,是民進黨在為二二八受難家屬伸張「正義」!

至於支持民進黨的二二八受難家屬,現在知道他就是高二時執利斧砍斷導師頭顱的周振隆後,會不會繼續支持他?今天在這個被民進黨攪亂了是非,混淆了對錯的社會,不敢妄斷。

不過放眼全球,除了民進黨,大概沒有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執政黨會請一個用利斧斷過導師頭顱的人來負責「正義」的轉型,並給以部長級官職。蘇貞昌說的是「天地不容」的罪惡,做的是「天地」至今只容他做的事。

至今斷導師頭的周振隆仍化身為部長級的楊執行長,或許蘇貞昌再也找不到第二位能像他那樣對付不支持民進黨的二二八受難家屬的執行長。因此只認現在說自己已經認錯「向上」的楊振隆,不認那個凶殘的周振隆。從這個二二八事件基金會執行長的任命看,不怕「天地不容」,台灣還有個蘇貞昌「容」。

國民黨副秘書長蔡正元說得好:「蔡英文和蘇貞昌不但沒有提名歷史學者出任二二八紀念館館長,卻提名一位藥商擔任這個極具象徵性的職位。而這位藥商又是當着全班同學面前砍殺老師頭顱的兇殘殺手,難道蔡英文和蘇貞昌想用這個任命來突顯人性的殘酷嗎?」

文 : 福蜀濤

前台灣中國時報副總主筆

*作者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最新文章